1977年叔是这样考上大学的

送交者:yonegs

那是公元一九七七年,我正在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按林副主席的话来说,正在“变相劳改“。

有一天,我正在公社水库工地劳动(当时很行的,一天能挑100多担土,比农民还行,还受到了下来视察工地的区委书记的表扬),我在县医院当医生的爸爸来看我。他带我去拜访了一位在武胜县中兴隆中心小学教书的老师。在交谈中,这位老师向我爸谈到,前段时间以前曾任川北行署领导人的胡耀邦到了南充地区及武胜县,与当地干部谈了拨乱反正的事,并透露了中央要恢复高考的消息(看来,我能进入77级大学生队伍,真是要感谢耀邦同志)。听后,爸叫我留意这个消息,我在当时却没有当一回事,懵懵懂懂的,只知道在生产队老实劳动。哎,上了岁数的人还是要有眼光一些。

后来,老爸多次带信来让我把文化抓起来,说我们知青可能有机会参加高考。我当时想,复习一下文化知识也没有什么不好的。于是,也我也开始读书了。记得,当时手头只有一本美国人编的一本知识性数学书《应用数学基础》。就开时在劳动时抽时间看数了,也不系统,随便看看,而且也只是数学,其它物理化学看也没看。正好队里安排我晒谷子,我就在晒场边,做起数学练习来了。

过了不久,就有正式消息说恢复高考了,我们也有资格考。考前1-2个月,我也回县城家里,专门进行了复习。记得合川二中的教数学的陈金康老师,热心为社会青年办了一个复习班,我也去参加了,但后来参加的人太多了,挤不下,班也没有办下去。只好自己在家看书,又不知道看什么书,又不系统。物理、化学基本没有看。但我又是报的理科。总之,准备一点也不充分。

考试是在11月进行,具体什么日期记不得了。考试地点在下乡所在地万古区上进行。我住在万古中学一个老师家,他是我们队上会记的老公。考试前一天,我走了二十几里到达了区上,在这个老师的宿舍里借住。

考试时间为两天,共4科。好像第一天上午是政治,下午是数学,第二天上午是语文,下午是物理。

第一天,政治考的好像还可以,有一道题是阐述毛主席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论。亏得,从小毛主席语录倒背如流,就行《红与黑》主人公能熟记圣经一样,现在我还以能背出“老三篇”的开头几段,呵呵。所以,政治考试还是洋洋几大篇答了下来。所以,现在的五毛们,极左份子们要与老夫理论毛老太爷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论呢,什么阶级斗争一抓就灵呢,什么路线是个纲,纲举目张呢,还嫩了点。老夫被洗脑、读小红书的时候,他们还不知在哪里摸糖粑鸡屎吃也。

语文也好,有一道题是默写毛主席诗词“蝶恋花.答李淑一”,还好,有这首毛老太爷的诗词歌,神马神马“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云直上重霄九”等等的。这道题只要能唱这首歌就能做了。好像,当时考场里,旁边还有在轻声哼这首歌。如果不经意间听到几句,又可捞点分,呵呵!

记得考数学时,中午午睡起来晚了,迟到了半个小时,做题也稀里糊涂的。现在回想起来,当时做了什么题,一道都记不起来了。毕竟是37年前的事了。按道理,我中学数学成绩还算好的,应该还是得了点分数的。

最惨的是物理化学,由于根本没有复习,做起来也难,记得考试中还睡着了半小时似的。有一道题是什么一只木球掉进水里,又浮起来,要计算整个过程中的所用的时间,还有速度什么似的,哎,可苦死我了,在上面化了许多时间还是做不出来,结果其他的题就没有时间了(本来又睡了半小时),当然是一败涂地了。

在考试那两天,中午吃饭时,无意中听到了一个参加了监考的老师,在一边喝酒,一边讲述考场中考生出的洋相,把我们这帮人臭骂了一通。呵呵!

确实,我们这一代人,文化学的太少,耽误太大,第一次高考,什么笑话都有的。包括我这个后来被称为“佼佼者”也是如此,一般的同辈人更不用说了。 当年,大家在说当年我们这一代红卫兵是坏掉的一代年青人。现在,广场大妈们不顾社会公德,制造噪音。更有碰瓷的老人。又说是,这坏掉的一代变老了。我也不反驳。只是,觉得我们这一代人也不容易,是大大的受害者。大家应骂坏掉我们这一代人的始作俑者。那些始作俑者是谁,大家必知肚明,呵呵!

考试完后,估量没有什么希望,又回到生产队,老老实实干农活了。至于结果,也就没有去多想了。

又是懵懵懂懂过了若干天,到了1978年元旦节前夕,我自留地里挖了许多红苕。当然,要回家过元旦的,于是挑上一担红苕,搭上了一辆开往合川县城的货车。在后车箱里,吹了1-2小时冷风,然后到了县城。

下车后,就挑上红苕往家里走,在大街上遇上了我老爸医院的一个护士阿姨,见了我说“华林,你考中了”。我当时还不相信,就有点像范进抱着一只鸡在街上买时说他中举了的样子,呵呵,笑话。回到家里,我爸爸向我证实了上了高考本科录取线消息。当时一家人高兴的不得了。晚上,老爸与我睡在一个床上,我们都很激动,他给我讲了许多关于新生入校要注意的事(他是华西大学毕业的),好像一个晚上都没有睡着觉。

后来就就是体检、政审什么的。记得公社招办的一个老师还把我的填的政审表搞掉了,还让我补填了一份。

当时能上线的人还是不多,真有点百里挑一的味道。合川全县几万人参加高考,仅有200零几人上线。我们原来高中班60多人,仅3人上线。后来知道,其实,我当时考的成绩也不很好,4科仅200零几分,政治最好70分,语文也及了格,60多分,数学50几分,理化最差,仅20几分,呵呵。据说我当时的政治分数是全县最高的。但数理化考的太差,却是我这个报考理科生最要命的。我当时填报的重庆建院和成都电讯工程学院,这个成绩当然没有希望上这类学校。好在,填了个服从分配。

两个月后,终于等来通知。当有人有送通知来时,我高兴的不得了。但一旦拿到通知看到信封地址上写的是四川农学院时,我气的不行。你想,我上山下乡天天都是农,现在还要我学农,你说气人不气人。拆开信,看到是园艺系果树专业时,我爸说园艺专业好,有诗意。当时农学院,就是土,连入学通知书都是红色的。只是,入学通知书上的一句话,我至今还记得。叫什么“坚冰已被打破,航道已经开通”,呵呵,可能是讲四人帮倒台了,科学的春天来了。

就这么一纸红色通知书,决定了我后来人生的命运,也就是当了一辈子的农民,不管是土农民,还是洋农民,还是研究员,反正都是农民。呵呵,有什么法呀,天生就是搞农的命。

呵呵,一九七七,难忘的一九七七,居士就是这样稀里糊涂考上大学的。居士也知道,现在大家还是很崇拜当年的七七级。呵呵,其实,大叔并没有这么值得崇拜,叔只是一种传说。我们也是普通人,只不过是一群特定历史阶段的过来人。

http://www.mitbbs.com/article_t/Working/31531769.html

2 responses to “1977年叔是这样考上大学的

  1. 心有戚戚焉。

  2. 真是高考改变人生呐!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