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特殊的海上经历

送交者: bborange

1997年2月的一次特殊海上经历 -估计没多少人遇到这个

那正是二月寒冬,我坐轮船(对的,五六层高几千吨级的客轮)从北方去上海。下午上的船,一切正常,那天正好是大年十三。欢迎的广播里也一如既往热情地介绍船上提供的各类文化活动,广播时间内容,棋牌/录像安排,晚上的舞厅,食堂时间。。。

一切都热热闹闹,船员和乘客们也都沉浸在春节的气氛中。大人互相打招呼,小孩儿更是满船舷的到处奔跑。

不用几小时,海船已经驶出了很远,港口早就消失了,四面茫茫的都是水,视野尽头就是360度的天边,连点点的渔船都没有。

大概是晚饭时分,本来广播里播放的音乐嘎然而止,之后是好一阵的安静。上千名乘客估计都和我一样感到奇怪。这个情况从来也没有发生过 (俺也是一老‘船员’了)。之后一个控制着尽量低调的声音从广播里传出了。我们敬爱的总设计师逝世了。接上级指示,这次航程取消一切娱乐活动,广播只用于纪念用途。。。

整艘船上千人员全都被这个消息震惊了,本来欢天喜地的气氛一下子降到了冰点,和四周冰冷的海面一样了。

接下来的几十个小时,广播只有早晚6:30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新闻节目,其他所有一切的一切全部取消。

当时的心情真像一叶孤舟在茫茫不着边际的大海上漂荡,太阳落下又升起又落下,中途没有任何停靠,就在黄海上一路南行。大人有的在自己的客房里看看书,有的在床铺上睡觉,小孩也很少在外面看到了。 有一些估计是头一次坐海船的人在甲板上聊赖的看着海浪,有点难为他们了现在想想。

这算是一次很特殊的经历了,估计没有多少人能遇到。想想火车还能站站停靠,飞机也就是几小时的安静, 可是只有始发和终点两站,一开就是几天的远洋轮船就完全不同了。 想想也是没办法,对逝者的祭悼,以及对远离陆地船上几千人的安全起介,那种决定也是非常情况下的特殊选择, 别说大事,就算是小事发生,等周围救援赶到都可能太晚了。

那条航线 和几艘远洋船早就因为不合时代退出了人们的视野。这次经历想想也值得记录下来。

http://site.6park.com/life3/index.php?app=forum&act=threadview&tid=13830288

2 responses to “一次特殊的海上经历

  1. 十年忽悠

    总设计师?是邓小平吗?

  2. 邓小平(1904年8月22日-1997年2月19日),就是他了。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