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吃自己养的鱼

送交者: hgao

沸沸扬扬的 ” 北京活鱼下架 ” 事件有后续传来。京津两地水产市场商家透露,活鱼零售、转运商以及生产企业都有可能使用孔雀石绿。面对即将到来的国家食药监总局的抽检,一些水产品商家选择将活鱼下架。在采访中,有鱼类养殖户满不在乎地说,” 你说哪个鱼塘不用药?不用的话,还有活鱼吗?” 他 60 多亩的鱼塘,一年要使用七八次鱼药,一次就得撒下去 30 多箱。他甚至承认,没有吃过一条自己养殖的鱼,” 我们不吃自己养的鱼。”(11 月 29 日《新京报》)

虽然早在预料之中,但仍然触目惊心。从鱼苗放进去那一刻,就要撒药,中间还要投放消毒药、抗生素,隔两个月还得增加改善水质的药。一年七八次的鱼药使用,一次就得撒下去 30 多箱——如果我们清晰地知道,一条活鱼的生长过程,就是被各种有害鱼药催生的过程,在那些看起来活泼无比的鲜鱼中,却包含着有害身体种类繁多的鱼药成分,我们当会对食品安全充满更多的不确定感。在 ” 活鱼下架 ” 新闻中,这是看不见的信任流失。

但相比孔雀石绿等鱼药的使用,更触动我的,是新闻中活鱼养殖户的另一句公开陈情,” 从不吃自己养的鱼 “。为什么从不吃自己养的鱼?不过是因为活鱼养殖户知道活鱼的养殖过程,知道活鱼身体里潜伏了多少可能影响人体健康的有害成分。然而即便知道可能的后果,活鱼养殖户依旧没有犹豫地把各种鱼药打进了鱼塘,并将被催熟的活鱼送进了批发市场。一面是自身选择逃避可能的伤害,一面是把伤害毫不犹豫地输送给他人,于是,活鱼中的孔雀石绿就不可避免。

如果从更大的范围内来观察,活鱼养殖户 ” 不吃自己养的鱼 “,并非一种孤立的现象。其实不仅是活鱼养殖户 ” 不吃自己养的鱼 “,鸡类养殖户不吃自己养的鸡,甚至是苹果种植户也不吃自己树上的苹果。类似的新闻,已被媒体多次报道。而在如此新闻之后,显然是一个 ” 互相伤害的社会 “:每一个有害食品的生产者,看似可以逃脱某一类食品的伤害,却又不自觉地被更多的有害食品所伤害。没有人是足够安全的。

这般角度来说,虽然养殖户 ” 不吃自己养的鱼 ” 只是一次随意的表达,但它无疑揭示出了食品安全问题的部分由来。为什么养殖户 ” 不吃自己养的鱼 “,为什么那些有害食品的生产者都不吃自己的产品,却敢于把它们销售给市场?其中当然有侥幸的心理,但最大的缘由,仍然在于他们相信可以逃避监管,食品安全监管方面尚存在着太多漏洞。譬如具体到对有害活鱼的监管上,现在远未形成某种追溯机制,这不免给予了活鱼养殖户有害生产的空间。

何以阻止那些有害的鱼类流向市场?如何让养殖户 ” 不吃自己养的鱼 ” 的畸形心理被纠偏?当务之急,仍然是重建食品安全的监管能力。可能想见,当从生产、流通到最后的消费终端,有害食品都能被及时发现与惩处,” 不吃自己养的鱼 ” 的心理自然就会消失。社会性的食品安全问题,其实更是公共监管问题。

http://site.6park.com/life2/index.php?app=forum&act=threadview&tid=14812471

2 responses to “不吃自己养的鱼

  1. 互相投毒

  2. 还是要靠严格的检查制度,光靠道德感是不行的,总有些人会为了牟利不顾道德。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