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的滋味

【李胜今(李金胜、天月笛语)2016/4/10于上海九亭】

三月是桃花盛开的季节,万物吐绿、春意盎然。我与儿子就要进入那间小店,忽听“哐当”一声,蓦然回首,一位年近七十的骑车老人,连人带车摔倒在小店前的路边。还不待我有所反应,十七岁的儿子东泽已经冲了过去。

  老人摔倒在地,面部朝下,不停地挣扎,自行车压在他的腿上,车前轮还在飞速地旋转。东泽迅速地挪开压在老人身上的自行车,然后小心地将老人扶起。老人喘息着呻吟着,他的家人在小店主的电话通知下,也很快地赶到。在老人与其家人一连串的感谢中,东泽的脸上流露着甜甜的微笑,嘴唇噏动,仿佛在咀嚼他今天救人的滋味。那滋味是甘甜、是满足、是高兴,是我看过的也曾经品尝过的滋味。

  上世纪一九七九年的炎炎夏日,小村被垂柳掩映,坐在水塘边七岁的我,抚摸着吐着红色长舌头的自家黄狗,看着十数个比我高大的光屁股孩童,从水塘边的一处高处,奔跑,急冲,忽然向着水塘里飞跃。他们每一次飞跳和砸出的巨大水花,都在深深地吸引着我,让人羡慕至极。以至我想都没想,脱光衣服,加入他们的跳水队伍。但第一次飞跳,就让我迅速地在砸出一个华丽的大水花后,不见了踪影。因为我那时根本不会游泳,很快地沉入水底,大口大口地往肚里吞水,品尝着洪淮河黄泥土浸泡出的涩涩水味。

  在我绝望地挣扎就将命交水塘,两个大男孩其高、其潮迅速地潜水,把我救到了岸边,拍打着我的脊背,让我不停地往外吐水。而我转身向他们表示着感激感谢时,其高、其潮一脸的笑容,嘴唇噏动,仿佛在品尝他们救人的滋味。

  一九八七年四月,洪淮河漫地的油菜花开,一片金黄色下,父亲带着我到邻村售卖雏鸡雏鸭,中午刚进简寨村,明明看到数十米前正在村路行走的一高一矮两个孩童却突然不见了踪影。我和父亲急忙往前寻找,在路边岸壁陡峭的水沟里,两个小孩一沉一浮正在水里挣扎。

  四月天气转暖,但沟水还是冰凉的,我跳入没肩的水中,把两个孩子一个一个抱给在岸上接应的父亲。孩子的家人以及邻居也很快地赶到,在一连声的道谢中,在父亲的表扬声中,我的脸上也洋溢着笑容,我的双齿咬动,我在初次品尝着我第一次救人的滋味。

  一九九三年七月,上海天气炎热,我和我的表叔准备在莘庄东吴村委会南侧的水塘里洗澡,但见水塘中间翻滚着水花,我俩以为那里有大鱼沉底,便迫不及待地跳入,游往水花处然后潜入水底。但我们的双手并没有摸到大鱼,而是在突然的惊恐中摸到一个正在水底黑泥上挣扎的小孩。我俩把他迅速地抱出水面,游到岸边,才看清是浙江来沪种西瓜瓜农家的儿子。在他们的父母急匆匆地赶来,一连串的道谢中,我和表叔脸上,布满着微笑,我在品尝第二次救人的滋味。

  二〇〇五年寒冷的冬天,上海闵行吴泾镇虹梅南路的一处水塘,正在岸边玩耍我的六岁儿子东泽,不慎落水,被路过的卡车司机发现,他义无反顾地跳入冰冷刺骨的水中把东泽救起。在我们买了香烟老酒感谢之时,浑身湿透的司机却拒绝接受任何礼物,甚至连姓名都不愿留下,看着被他救起的东泽,只顾笑,嘴唇噏动,仿佛也在品尝他救人的滋味。

  那滋味是甘甜、是满足、是高兴,它裹挟着阳光般的温暖,让人感动、放心和踏实。

http://site.6park.com/life3/index.php?app=forum&act=threadview&tid=13840093

Advertisements

3 responses to “救人的滋味

  1.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2. 都是好人。

  3. 救人的滋味很好,能救人时,绝不犹豫。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