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辈的爱情

(来自网络)

今年春节利用假期回了一趟老家,陪老爸回去转了转,老家又有了些惊人的变化,河堤修起来了,河边的小草坪不见了,小竹林也不见了,听说还要在河边盖凉亭,修观景长堤,真不知道现在的小河边满眼都是钢筋水泥,有什么景可以观!

回老家的火车上,老爸絮絮叨叨的讲,可惜了国庆那时的武汉之行,没能去看看长江大桥,他年轻当兵时在桥上留过影的,还有最遗憾的是没能顺路去桂林,他想让我陪他去找人,当年他在桂林服役时的恋人,他给我看过那位阿姨的照片,好小,好小的,而且已经很模糊了,但是,看起来还算长得清秀,但是,我们住在河池,从武汉返回又去桂林怎么能叫顺路!老爸真叫糊涂得可以!

从老家回来我们去了趟梧州,去看我姑父,姑父退休前是小学教师,还当过校长,姑父在他们学校人脉极好,他性格温和,又乐于助人,大事小事都肯帮,大到帮人写论文,小到帮同事小孩起名,翻黄历,算日子,什么奇门遁甲,真有点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味道。

我们到梧州时是傍晚,姑父下厨讲刚学了两道养生菜式弄给我们尝尝。厨房里油香四溢,姑父手持锅铲,戴着老花镜看厨房墙上贴的食谱,姑母走进来问:“丢你老黑,滴青菜你洗过没?”姑父慢条斯理的答:“唔好更多粗口,有吔慢慢讲嘛!”在我的印象当中,从没听姑母说过不带粗口的话,姑母没什么文化,爱斤斤计较,脾气又急,跟姑父讲话句句带骂的,没一句话是搭调的,真搞不懂这样的两个人怎么在一起生活那么多年。

吃罢晚饭,和姑父喝茶聊天,姑父问了我最近的工作生活情况,我一一作答,我也问了姑父两老的近况,姑父讲和以前一样,早上上白云山散散步,和一帮老友在半山亭唱唱歌,姑母也是老样子,除了买菜和做点家务,什么娱乐都不搞的,我问姑父半山亭上有卡拉OK?姑父从茶几下拿出几本笔记本,满满几大本的歌词,原来是些手抄歌本,中外名曲,民歌小调,红歌什么曲种都有,姑父讲他们一帮老友每天早上都在半山亭上唱歌,练声,自娱自乐!姑父的字俊秀飘逸,洒脱非凡!我想这些字姑母可能有一多半是不认识的!

姑父接着跟我讲了他们最近同学聚会的趣事,某君暗恋同窗女子多年,已是耳顺之年,总也不敢告白,姑父于是帮他写了表白的歌曲,一群白首老人,争相传唱,一群老者自己把自己感动得稀里哗啦,他拿来他写的歌给我看,歌词里的一个地名很熟悉,那是姑父跟我讲过的他当年和她初恋的姑娘常去的地方。

我小声的读着歌词,这时候,一直专心看电视的姑母说了一句:“过阵时,你经常约她在河边见面哦!”姑父讲是呀,好多年没见了,不懂得她身体怎样,去年想去看她的,因为丢不下家里就没去成,然后,姑父开始跟我讲他和她初恋女友的种种,种种,姑母不时的插话补充,表情恬淡,讲的仿佛是她和姑父的过去,我错愕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第一次听姑母这样慢慢的讲,不带粗口。

突然,姑母大声大气的来了一句:“丢你老黑郑宇,我整点糖水给你宵夜哦!”姑父慢条斯理的讲:“你不好闹更多,话好好讲嘛,你坐啦,等我来啦,你腰骨痛,唔好站更多。”趁着姑父去煮糖水,我挪揄姑母怎么让姑父当面怀念前女友呢,姑母讲:“那有什么好气的,都好几十年前的事情了,再话,他们也好可怜的,当年要不是碰上文化大革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他们也许不会散掉这段姻缘的。”姑母话音里分明含着淡淡的哀伤。

返程的火车上,我拿着姑父抄给我的他写的歌曲,反反复复的看了一遍又一遍,歌词里写的分明就是他的那段刻骨铭心的初恋。

http://site.6park.com/life3/index.php?app=forum&act=threadview&tid=13841406

Advertisements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