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时候面对穆斯林世界的真相了(多图)

作者 David French,律师、《国家评论》特约撰稿人。翻译:万吉庆(2016年9月)

当任何政治家或权威人士提议对穆斯林移民——尤其是来自“圣战”冲突地区的穆斯林移民或游客——加以限制或予以特殊审查时,绝大多数左派(以及少数右派)都报以震惊和恐惧。在任何时候恐怖袭击发生时,几乎总有人拼命“洗地”,袭击者不是穆斯林且袭击与国际性恐怖活动“无关”。尽管事实是,ISIS和基地组织的策略是煽动那些“独狼”。

这里有一个朴素的、不容辩驳的事实:穆斯林移民及其“游客”在美国本土杀死的美国人,比日本帝国和纳粹德国加起来还要多。上周末两起袭击导致38名美国人受伤,看起来都是由穆斯林移民实施的。

在明尼苏达州圣克鲁市,达希尔·阿丹的家人确认,那位在商场刺伤8人,后来被便衣警官(詹森·福尔克纳)击毙的恐怖分子正是其本人。阿丹的家人说他出生在肯尼亚。在纽约,警方在一场枪战后,逮捕了一个名叫艾哈迈德·可汗·拉哈米的阿富汗裔美国人。他本人正是发生在纽约和新泽西两场爆炸案(导致29人受伤)的“嫌疑人”。

尽管,穆斯林在美国人口中只占很少一部分,但他们的恐怖行动导致的死亡数要高过任何一个美国社群。即便你用左派异常荒谬的标准——“911之后的恐怖致死人数(在核计恐怖威胁时,为何要排除掉那场最恶劣的恐怖袭击?)”——来衡量,穆斯林恐怖分子杀死的人数,几乎是其他族裔加起来的两倍。

但是,当任何政治家或权威人士提议对穆斯林移民——尤其是来自“圣战”冲突地区的穆斯林移民或游客——加以限制或予以特殊审查时,绝大多数左派(以及少数右派)都报以震惊和恐惧。在任何时候恐怖袭击发生时,几乎总有人拼命“洗地”,袭击者不是穆斯林且袭击与国际性恐怖活动“无关”。尽管事实是,ISIS和基地组织的策略是煽动那些“独狼”(译注:即独自作案的罪犯)。

对这种拼命辩解有一种简单的解释:他们害怕恐怖活动会帮助川普赢得大选。不过事实上,这种拼命辩解早在川普参选之前就存在了。这种辩解实际上源自:伊斯兰世界的一系列真相,威胁到了他们那种关于“多样性”的一整套、荒唐的意识形态——把各种不同的文化(除了他们眼中令人憎恶的基督教压迫者)视为“三色冰淇淋”——每种香味和颜色都有其独特味道,但是它们都是可口的甜点。

现实不是这样的。穆斯林世界有着严峻的问题:诸如反犹主义、不宽容以及恐怖主义。我以前用文献——采用的是皮尤基金会的调查数据——描述过[1],很明显,超过1亿的穆斯林对奥萨马·本·拉登这样的恐怖主义者或ISIS这样野蛮的圣战组织表示过同情。数以百万计的穆斯林支持实施那种最褊狭的伊斯兰教法。沙特的广播电视节目为恐怖分子的事业募集了大量资金,圣战主义者能够招募到成千上万的战士来对抗美国、以色列以及我们的穆斯林盟友。

m1

译注:皮尤研究机构统计的,不同国家的穆斯林支持对叛教者处以死刑的比例。

考虑到这些事实,为什么提议那种明显合宪的意识形态测试[2],就成了顽固不化?叫停圣战冲突地区或圣战者主导的地区的移民(美国的)行为,怎么就成了冥顽不灵?我们之前——在冷战期间——就实施过意识形态测试,当时面临着严峻的安全威胁。我们又该这么做了。

然而面对现实,我们需要谨记:尽管有效运用军力、控制边境,能够限制圣战者的威胁,但是只有穆斯林自己能够真正减弱伊斯兰圣战意识形态的影响。美国基督教的修辞、世俗的宗教争论以及文化多样性的发言,在很大程度上与穆斯林内部围绕着《古兰经》和《圣训集》的含义和解释的辩论无关。(译注:作者说得在理,对于消解伊斯兰圣战意识形态以及外部世界对穆斯林的猜忌,伊斯兰世界的革新派们需要对《古兰经》做出合乎时代的解释)

我们需要对那些已经证明可靠的穆斯林盟友加大支持,这一点非常重要。比如说,库尔德人,可能是我们在整个中东地区(除以色列之外)最坚定的盟友。埃及现政权是穆斯林兄弟会的公开仇敌,其总统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呼吁在伊斯兰内部进行一场“宗教革命”[3]。如果我们不想投入大量部队介入中东持久的地面冲突,我们需要当地的盟友。就是这么简单。

m2

译注: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Abdel Fattah al Sisi),现任埃及总统。曾担任埃及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主席、第一副总理、国防部长,2013年,以军事政变的方式推翻穆尔西政府。在中东的政治生态中,军方(世俗派)和原教旨主义者的对抗,始终是一大主题。温和的自由派在这里没有立足地,真是够悲哀的。

但是,对这些问题并没有容易的答案。政治家需要摆脱对伊斯兰世界的幻想,承认那些难以接受的事实:从圣战者控制区涌出的大规模移民——甚至是难民——蕴含着巨大的危险。与此同时,也要意识到彻底将美国与伊斯兰世界隔离,也是不现实、不审慎的。我们必须在“没有比我更好的朋友,也没有比我更厉害的对手”(No Better Friend, No Worse Enemy)的原则下,培养与核心盟友之间的良好关系。

译注:No Better Friend, No Worse Enemy,是美国海军陆战队流传的一句格言,意思是,如果把海军陆战队士兵当作朋友,他就是最好的朋友;如果把海军陆战队士兵当作敌人,他就是最坏的敌人。据说这句格言出自古罗马将军苏拉的墓志铭。

与美国真诚的结盟,将会获得介入国际事务和参与国际市场的通行证。但这不是无条件的。我们必须拒绝那些拥护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人进入美国。那些从圣战主义者占领地区来的人,在进入美国之前,必须提供档案记录,以证明自己拥护美国的价值观和利益。

这不是有意冒犯的歧视,而是基于现实证据的决策。这不是顽固不化,而是国防。“多样化”带来了死亡,是时候破除那种童话故事般的意识形态,并承认残酷的真相。穆斯林世界遇到了问题,美国是时候做出回应了。

注释:

1. http://www.nationalreview.com/article/428146/more-than-few-islamic-extremists

2. http://www.nationalreview.com/article/438536/immigration-religious-test-constitution-does-not-ban-vetting-immigrants-religion

3. http://edition.cnn.com/2015/01/06/africa/egypt-president-speech/

小编的话:照作者看,以奥巴马、希拉里为代表的左派政客,沉溺于“文化多元主义”,对伊斯兰意识形态的认识不足。不知上周末的两次恐袭是否能让他们有所警醒?!从选情上看,这似乎对川普有利。关于后续情况,且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本文译自《国家评论》,原标题“It’s time we faced the facts about the muslim world”

●作者 David French,律师、《国家评论》特约撰稿人。翻译:万吉庆(2016年9月)

来源:国家评论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Advertisements

2 responses to “是时候面对穆斯林世界的真相了(多图)

  1. 我们小土豆还在大力欢迎难民,还想给穆斯林高人一等的权利,真是疯了。

  2. 欧美不要介入穆斯林国家的矛盾,也不要让穆斯林难民大量涌入,不然的话,世界永远不得安宁,最后是欧美文明被穆斯林消灭,因为一方讲仁慈又不爱生孩子,另一方信奉杀光异教徒,自己还大量生孩子。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