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见证奇迹(11)

(版权所有,转帖必究)

在三亚度过的那个春节,是她跟华强一起度过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春节。从那之后,她就没机会跟华强一起过春节了。

主要是华强的父母对春节非常重视,认为全家人必须聚在一起,不然不成其为家,所以无论他们平时多么忙,对儿子多么放任自流,到了春节都会用生活费逼着儿子回家过春节,大多数情况下,一家三口还要回老家去给爷爷奶奶拜年。

接下来的那个春节,她是跟爸爸回老家过的,那时尤护士已经生下了儿子,她爸急于带回去光宗耀祖。

她没别的地方去,只好跟着爸爸去乡下。

去之前爸爸就私下对她说:“你尤阿姨别的都好,就是性子太强了点,什么都要依她的。你弟弟明明是夏家的孙子,她偏要你弟弟跟她姓,说我已经有了一个姓夏的后代,她家得有个姓尤的后代才行。她是独生子女,所以你弟弟必须姓尤。”

她很鄙视地说:“你怎么那么怕她?”

“也不是怕,本来这个孩子就是她——挣来的名额,因为我是二婚,已经生过一胎,按说就不能再生。但她是头婚,从来没生过,所以才拿到生育指标。”

她觉得爸爸好像在抱怨她用掉了他的生育指标似的,不快地说:“你现在跟我说这些干什么?”

“就是先跟你交待一下,免得你到时说漏嘴。”

“我说什么说漏嘴?”

“我没把你弟弟跟尤阿姨姓的事告诉你爷爷奶奶他们,怕把他们气死了,我对他们都是说你弟弟叫夏旺贤。”

她想到那么个小不点,却顶着这么一个老气横秋的名字,觉得很滑稽:“怎么选这么——老土的名字?”

“不土啊,旺是祖宗传下来的,到你们这一辈,名字里都要带上旺,贤是你尤阿姨名字当中的一个字。你弟弟的名字跟你的一样,把爹妈的名字都带上了。”

“那他的真名是什么?”

“谁?你弟弟?他的户口名是尤小凯,你尤阿姨起的。”

“你别担心我说漏嘴了,我理都不理他和他妈,怎么会叫他名字?你还是担心你的——美贤吧。”

“我跟她说好了的,她在C市那边只叫你弟弟‘小凯’,不叫他尤小凯,爷爷奶奶他们会以为是小名。”

她真替她爸累得慌!这边有真相要隐瞒,那边有真相要隐瞒,时时刻刻担心说漏嘴,连带她都活得这么累,不光自己多重身份,连尤小凯也是多重姓名,想不说漏嘴,得时时刻刻提醒自己这是什么地方,自己是谁,别人又是谁。

有这份才能,真的应该去搞地下工作!

她是有过在乡下过年的经历的,所以早有思想准备,但尤护士肯定没有想到在离C市不到一百公里的夏家岗,生活条件和文化习俗跟C市竟可以有这么大的差别。

从坐上长途班车的那一刻起,尤护士的眉头就没展开过,越靠近夏家岗,尤护士的情绪就越低落,等踏进夏家老屋的时候,尤护士已经要哭出来了。

她第一次在尤护士面前有了占上风的感觉,一是尤护士现在孤家寡人了,二是尤护士不能对人说她是乡下亲戚的孩子了。

乡下亲戚虽然对夏家唯一的孙子敬若神明,但对为他们带来这个唯一孙子的特大功臣尤护士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待遇,跟对她差不多,都是女的,都是下等公民。

虽然同属于下等公民,但她好歹姓夏,没出嫁之前还是夏家人。而尤护士是个外姓人,嫁入夏家来的,还是填房,地位甚至连她都不如。尤护士作为夏家的长媳,必须承担烧火做饭侍候一大家人的任务。

爸爸只好从中斡旋,希望双方都能让点步。爷爷奶奶还指望儿子养老的,所以对儿子的要求还有所听从,但尤护士哪里受过这种待遇,到那里的第二天就发毛了。

那天爸爸很早就起来代替尤护士履行长媳的职责,给一家子做早饭,爸爸先烧了一大锅水,用个脸盆装了一些,叫尤护士端到爷爷奶奶房里,请他们洗脸。

尤护士怒了:“我在医院侍候病人还没侍候够?过年放几天假还要我侍候人?我上班侍候人那是没办法,我不侍候挣不到钱;下了班我才不侍候人呢!我这一路上又是火车,又是汽车,还走了那么远的路,累得骨头都散架了,恨不得有谁侍候我才好!”

爸爸解释说:“这不是侍候人,是这里的规矩,媳妇进门头一天,是要给公公婆婆端洗脸水的。你就端这一次,以后保证不要你端了。”

“我一次都不端!怎么着?大不了不做夏家的媳妇!”

尤护士说完就不理爸爸了,自顾自地给儿子穿好衣服,挎上自己的包,抱起儿子就出了门。

爸爸起初还要面子,不肯去追,把她叫来吩咐说:“璿儿,快去追你尤阿姨!”

她莫名其妙:“为什么要追她?”

“不追她就带小凯回B市去了!”

她心说回B市就回B市,关我什么事?但她见爸爸急成那样,还是有点担心的,毕竟她也不想当孤儿,便问:“到哪儿去追呀?”

“外面!唉,还是我去吧,再说几句,她都跑到长途车站了。”

她知道长途车站离这里远得很,尤护士要能抱着孩子走到长途车站,她都不姓夏了。

但爸爸着急得很,可能主要是怕外人看见,所以飞快跑去追尤护士。

家里的孩子看到后,都吆喝着跟在爸爸后面跑,路上的孩子不问青红皂白也跟着跑。

她开始还不好意思凑热闹,只站在门边望,但见那么多孩子都跟在她爸后面跑,越跑越远快看不见了,她也忍不住了,快步追上去。

跑了一会,她看见了那群人,没跑了,都站在路边。她几步冲过去,拨开那帮孩子,挤到中心,看见尤护士坐在路边哭,她爸抱着孩子,站在旁边劝。

她很是幸灾乐祸,呵呵,谁叫你挖墙脚的?活该!

爸爸陪尽了笑脸,发遍了毒誓,才把尤护士劝得允许爸爸牵着往回走了。

回到家,爸爸进屋把尤护士安顿好,走出来重新烧水,边烧边把大致经过告诉了她。等水烧好了,爸爸用脸盆装上,递给她:“你把这盆洗脸水端到你爷爷奶奶房间去吧。”

如果这是在以前,她肯定不会端这盆水,凭什么呀,我又不是夏家的媳妇!

但她跟华强在一起一年多,早已学会用“能当饭吃吗”和“又不是花我的生活费”来衡量问题了。凡是跟感情有关的,特别是得不到的感情,一律用“能当饭吃吗”来对付。凡是人家做了她不喜欢的事,一律用“又不是花我的生活费”来对付。

所以她二话没说,端起水盆就到爷爷奶奶房间去。

爷爷奶奶大概还不知道外面发生了动乱,还在那里端着公婆架子,等儿媳来侍候呢。看见端水来的是她,很不高兴地问:“怎么是你端来的?你妈呢?”

她没好气地说:“我妈过世了,你们不知道?”

“我说的是你——后妈。”

“我没后妈,我只是我爸乡下亲戚的女儿。”

那两人完全摸不着风:“什么乡下亲戚的女儿?”

她懒得跟他们多讲,只警告说:“你们就别逼着小凯的妈妈给你们端洗脸水了,她说了她不侍候你们的,你们再逼,她肯定抱着小凯回B市去了。”

“她敢!”

“她怎么不敢?刚才就跑得快到车站了,是我爸低三下四把她劝回来的。”

她爸也到爷爷奶奶房间来了,已经听见了刚才的对话,没生她的气,还接着说:“爸,妈,你们都听到了,再别逼美贤了,她是城里人,不兴你们这一套的,你们逼狠了,她跟我离婚,我肯定得不到小凯,因为小孩子都是判给妈妈的,到时搞得夏家绝后,可别怪我——”

爷爷奶奶害怕了,不敢再要求尤阿姨侍候他们。

爸爸只好叫她做饭:“璿儿,你尤阿姨不会做饭,你会做,就辛苦你几天吧。”

“那你呢?你怎么不帮着做?”

“我是男人,他们不会让我做的。”

“你早上不就做了吗?”

“我早上是偷偷做的,那时他们还在屋里等洗脸水,没出来看见,看见了肯定又是一场大闹。。”

她不想天天看他们吵闹,只好去做饭。

她虽然会做饭,但没做过乡下的饭,别的倒不难,一学就会,就是那个切菜的刀,太大太重了,一只手拿着,提都提不起来,咬着牙提起来,也只能切两下,就得放下歇一会,还切得大块大块的,难看死了。

但总算能把饭菜做熟,而且越做越顺手。

天下太平。

爸爸很感激她,私下给她一个大红包,还推心置腹地说:“璿儿,这几天谢谢你了,不然这个春节都过不安生。唉,还是你妈好!从来没闹过,每次都是给足我面子。”

“谁叫你不珍惜的!”

“我还不珍惜你妈吗?我不珍惜她,她会跟我这么多年?只怪我命不好,中年丧妻——”

“中年丧妻不是你自己造成的吗?”

“怎么是我造成的呢?”

“你不跟尤护士一起气我妈妈,她会那么早——过世吗?”

“你怎么还这么横扯呢?都说了多少遍了,你妈是得乳癌过世的!”

“望阿姨也是乳癌,怎么到现在还活着?”

“你知道她到现在还活着?”

“当然啦,我还打电话给她拜年来着。”

爸爸无奈地说:“我看你算是把这个罪名坐实到我头上了,怎么说你都不相信。你长大了当医生吧,当了医生就知道了。”

“我才不当医生呢,我要当法官,把你们这些气死老婆的挖人墙脚的都拉来判刑!”

 

40 responses to “艾米:见证奇迹(11)

  1. 沙发

  2. 华强的两招不错,否则夏璿得多郁闷

  3. 尤护士有两把刷子, 有儿子撑腰,治的夏爸服服帖帖,夏爸遇强则弱,

  4. 我觉得尤护士没生儿子也会那样的

  5. 手段高超,迷的夏爸五迷三道

  6. 这个夏爷爷夏奶奶还真舍得让一个小姑娘做全家的饭啊

  7. 夏妈妈跟邻居吧,因为个体的差异,可能也未必就全是夏爸爸的原因,但夏爸爸在妻子在世就做出这种事,女儿说他害死妈妈也不冤枉他。

  8. 女主真是艾米小说的女主!你看看遇到问题的表现一点不是怨天怨地怨社会,哭天悲地抹眼泪,什么苍天啊,大地啊啥的。看做饭那一段,后面一句“越做越顺手,天下太平”还居然读出一股幽默的味道。

  9. 其实看到前面写那个刀重,我内心是有点酸的。

  10. 不然成不了艾米的女主@秀雨清荷

  11. 是的,反正这也是我喜欢的风格。

  12. 有些农村的规矩真是这样的,不管啥情况,只要媳妇回到农村的家,就等着媳妇做家务。我有个女性朋友老公是江西农村的,每年春节开车回到家都半夜了,又冷又饿,还得自己动手做饭。

  13. 这要看是哪家的,不是所有人家是这样的

  14. @一抹蓝  我们四川人很贴心的,不管多晚回家,都有人等着,有时候是等到了一起吃,实在太晚就会把饭做好 甚至等到人回来现做

  15. 我们两边的老人都是这样,兄弟姐妹也这样

  16. 是的,不是所有的农村家庭都这样。我到农村婆家他们不要求我做事儿,我主动洗碗

  17. 可能农村的女孩很小就干家务,所以夏家爷爷奶奶觉得女主做家务很正常。

  18. 夏爸与尤护士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夏爸在这段婚姻里爱得很卑微

  19. 一是尤护士一未婚大姑娘还愿意嫁给他这个农村出来的,中年丧妻,还带一拖油瓶的男人;二是她给他生了一个儿子,让他能在村里和亲戚面前抬起头来,
    夏妈没病的时候他也没有如此卑微过

  20. 打着压力大的旗号背叛妻子和女儿,这不是一般的“强大”,估计夏妈病情落定时,他就有想法了。
    那个时候没有尤护士也会有张护士李护士王护士或其他什么女性的,
    所以古话有说嘛,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再好的感情或婚姻,都有经不起大难的时候

  21. 所以说人有时候真的要遇到事才能看到他的本质,如果夏妈妈没有生病可能他永远是个好爸爸好丈夫

  22. 这两句真好——“能当饭吃吗?”“又不是花我的生活费!”确实很管用啊!有时候感情不要那么细腻,粗放简单的思维方式也挺好😊

  23. 回复“蒙神”:
    夏爸爸现在仍然是个好爸爸好丈夫,只不过对象换成尤护士和儿子了。

  24. 看到尤护士把夏爸搞得焦头烂额,挺爽的。

  25. 有了华强的两大看问题原则,她可以轻松化解自己生活中的不如意了。不过,妈妈去世前爸爸的背叛还是她心头永远的痛……抱抱夏璿!

  26. 妻子(前妻)患了绝症,夏爸一直觉得他是受命运铁拳击中的那个,而不是生病的妻子,或者年幼的女儿。所以他会感慨: “我夏兴凯上辈子到底作了什么孽,今生要受这种惩罚?” ”只怪我命不好,中年丧妻“,等等。

  27. 璿儿活学活用,太佩服了。这么小就给全家人做饭,了得啊!佩服!

  28. 夏璿妈妈高瞻远瞩,生病以后就“逼”着夏璿学做饭,这一技能果然在失去妈妈以后的日子派上了用场。

  29. 夏璿以前也到夏家岗过过年,但肯定不需要给爷爷奶奶端洗脸水,更不需要做饭,因为那时有妈妈在。妈妈肯定也不喜欢夏家这些老规矩,但因为爱丈夫,爱孩子,就把一切都承担了,让夏爸觉得很有面子,让女儿舒舒服服过个年。

    想到这些,我就立志把身体保持健康些,争取多活几年,免得让别人来住我的房子,用我的钱,冷落我的娃。睡我的丈夫我无所谓,只要不在我离婚之前睡就行。

  30. 各地有各地的风俗,在外人眼里,很可能觉得不可思议,毫无道理,但在“内人”眼里,全都是天经地义的。

    比如在我的老家,如果女婿到丈母娘家做客,那是必须要帮着做家务的,我的兄弟们在自己家可以不做,我爹妈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头的,我也可以不做,我爹妈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但如果我的丈夫或者男朋友不做,那别说我爹妈了,连我都要生气:你不做就是不爱我,你爱我就必须做。

    听说东北有些地方,女的吃饭都不上桌的,桌上全都是男人,女的躲在灶屋里吃,或者等男人吃完了再匆忙吃两口。

    我老家的风俗,我坚决拥护,但如果我嫁到东北去,不让我上桌吃饭,我绝对闹个天翻地覆,然后离婚。

  31. 谢谢艾米!

  32. 在我的东北老家,也是重男轻女的,但是没有夏爸老家这么严重。节日聚会的时候分男桌和女桌,好的菜什么的都是先上男桌。女的都忙着做菜,一般等男桌上完了才有时间坐下来吃。但是年纪大的老人,比如我奶奶,姥姥是可以上男桌的。这是我小时候的事了,现在重男轻女的想法更轻了。而且趋势是觉得女孩更好,比儿子更孝顺老人。

  33. 女人不上桌要伺候公婆,也不见得都是东北的风俗,我记得大学的同学嫁到广西乡下也是如此的,但据说全家人都觉得她这个媳妇是个城里人又是名牌大学的大学生,对她很好,没提这个规矩,结果一桌子只有她一个女人。

  34. 夏璿真是个好孩子,豁达洒脱,但爱憎分明。我喜欢这样的女子!

  35. 感谢艾米。更得这么勤!期待下文!

  36. 想到这些,我就立志把身体保持健康些,争取多活几年,免得让别人来住我的房子,用我的钱,冷落我的娃。睡我的丈夫我无所谓,只要不在我离婚之前睡就行。

    赞艾友友!我也立此志。

  37. 还好,我们老家没有重男轻女的坏现象。

  38. 说起来,尤护士也挺可怜的,找了个二婚男人,穷得买不起房子,还要回农村老家过年,舟车劳顿,换来的是低下的地位,填房的待遇。估计在C市肿瘤医院也受到很多人鄙视和责难,回到老家还要打肿脸充胖子,对人遮遮掩掩,这日子过得真累!

    看来还是不要嫁二婚男人,尤其是贫穷的二婚男人。

  39. “我才不当医生呢,我要当法官,把你们这些气死老婆的挖人墙脚的都拉来判刑!”

    ——这句话说得很解气,但也很幼稚,毕竟只是一个高一(?)的孩子,还不知道连法官都对那些气死老婆挖人墙脚的人没办法,至少在中国是如此。

    据说有些国家对这类人还是有处置办法的,比如伊斯兰教国家对出轨的人(主要是女人)会处以石刑,据说台湾对通奸男女也有一定的处罚政策,还有些国家对出轨的人在离婚分割财产时有一定处罚手段,但对于并无通奸事实(比如本故事讲述的情况)的人,貌似还没法量刑。

    作为遭遇此类背叛的人,只能像华强说的那样,别生气,想办法还击,不然都气死八百回了。

    当然,如果处在夏璿的妈妈那种情况下,估计谁也没法做到不生气,而且也无还手之力。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