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见证奇迹(22)

(版权所有,转帖必究)

第二天早上,还是手机闹铃把她唱醒的,虽然比昨天还早二十分钟,但感觉不像昨天那么累,恢复了不少。

她洗漱完毕回到卧室,看到手机有一条未读短信,刚到的:“早上好!今天感觉好点吗?”

她正在琢磨发信人是谁,又一条短信进来了:“我是夏玄。”

她回答说:“今天没事了,谢谢关心!”

“记得吃早餐。”

她开玩笑说:“是不是怕我又要吃您的三明治?”

“求求你,别‘您‘了,把人都叫老了!”

她说话时用“您”不觉得什么,但写在短信里,的确觉得很别扭,便回答说:“好的,不用‘您’了。记得别吃早餐!”

“我?”

“嗯,你。”

“我该减肥了吗?”

“不是,我给你带早餐来,还你。”

“口水ing ……”

她结束通信,去厨房准备早餐,快手快脚地摊了四个葱花饼,她一个,祁乐一个,夏总两个。

她就着昨天刚买的全脂牛奶把自己那个葱花饼吃了,把祁乐的那个放在盘子里,用保鲜膜封好,放在客厅桌子上,再把他的两个分别卷起来,用保鲜膜各自包好,放在一个饭盒里,还拿了一盒牛奶,用塑料袋提着去坐公车。

刚下楼,就看见一辆黑色的奔驰停在楼前,夏总站在车边,笑吟吟地看着她。

她又惊又喜:“哇,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来接你呀。”

“接我?”

“是啊,你搬家累坏了,昨天又晕倒,我不放心。”

她很感动:“我没事了,昨天是因为没吃早饭。”

“反正我顺路。”

她正要上车,一辆帕萨特在她身边停下,祁乐打开车门走出来。

她急忙打招呼:“乐乐,你下班了?我给你留了葱花饼,在桌上。”

“是嘛?那太好了,谢谢你!”祁乐走到跟前,“夏总吧?还认得出我吗?”

夏总笑着说:“认得出,认得出,你下班了?”

“嗯,刚下班。哇,你可真是业界良心啊,亲自来接——下属上班!”

“哪里,哪里,顺路而已。”

“你家住哪儿?”

“荣华苑。”

祁乐放肆地笑起来:“哈哈哈哈,荣华苑比你们天惠更东头,你不远万里跑到我们西头来,顺的什么路?”

夏总的脸都红了,自嘲说:“呵呵,我的地理是体育老师教的。”

她急忙出来解围:“乐乐,你可以当市长了,对A市了如指掌啊。”

“成天关注房市嘛,哪个小区在哪个方向,每坪多少钱,户型什么样,都知道。”

“乐乐,你快回家吃葱花饼吧,放久了就不好吃了。”

“好勒,那我停车去了,你们走好!”

她在车里坐好,指着手里的饭盒说:“我给你带早餐了,你没吃早餐吧?”

“没有。”

“那你还嘱咐我吃早餐?你自己都不吃的。”

“我不同,我办公室里吃的东西多得很。”

他把车开动了,问:“给我带什么了?”

“不告诉你。”

“我刚才听见了,是葱花饼。”

“嗯,我今天特地早起二十分钟摊的。”

“你吃了吗?”

“吃了。”

开了一会,他说:“葱花饼的香味太诱人了,可以现在就给我吃吗?”

“那不搞得车里到处都是油?”

“没事,擦擦就掉了。”

她看了一下,他的车是皮座椅,可能真是擦擦就掉,于是打开饭盒,拿出一个卷着的葱花饼,细心揭掉包在外面的保鲜膜。

他说:“你右手边有纸巾。”

她抽出两张纸巾,包在葱花饼的下方,递给他。

他接过去,咬了一口:“嗯,真香!你太能干了,什么都会!”

“你爱吃葱花饼?”

“爱吃。”

“你是爱吃这种摊的软饼,还是那种擀好再油煎的抓饼,或者是炕出来的厚厚的发面葱油饼?”

“哇,你会做这么多种葱油饼啊?我都爱吃!”

她把牛奶盒上的吸管撕下来,用手顶出吸管,插进盒子里,一手拿过他手里的葱花饼,一手把牛奶递给他:“光吃干的吞不下去吧?喝点牛奶润一下喉咙。”

他接过牛奶,喝了一大口,把纸盒放在车上的杯座里,从她手里接过葱花饼,咬了一口:“啊,太好吃了!比餐馆卖的早餐好吃多了!”

“还比餐馆做的卫生。”

“就是,吃得放心。”

一路上吃吃喝喝,讲讲说说,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公司门口,她下了车,目送他的车往停车场开去,一眼看见池涟漪正从停车场的方向走过来,她想躲开,但池涟漪叫住了她:“夏——副设计师,等等!”

她只好站住。

池涟漪走上前来,夸张地说:“哇,老总开豪车接送上下班啊,太爽了!”

她估计赖不掉了,只好说:“哪有接送啊?就今天早上在路上碰见了,搭个顺风车。”

“你走路来上班?”

“不是啊,我坐公车。”

“那怎么会在路上碰见夏总?难道你从公车里跳出来坐他的顺风车?”

她一愣,支吾说:“呃——是下公车后碰见的。”

“哈哈,公车站离这里就那么几步路,还需要搭顺风车?”

她被人戳穿谎言,尴尬之极。

池涟漪说:“别这么高调秀恩爱,如果让公司知道,你俩就得开路了。”

“不是你想的那样——”

“你放心,我不会对人说的——”

她忐忑不安地来到自己的格子间,把包一放,就跑到洗手间去,给夏总发短信,先把碰见池涟漪的事说了,然后警告说:“你以后再别去接我了,免得别人说闲话。”

他回复说:“好的,你记得吃早餐。”

“我会的。”

“万一来不及吃早餐,可以上我这儿来吃。”

“还是不了吧,人家看见了不好。”

“那我下午送你回家吧,你在车站那里等我,池是开车的,不会去车站那块。”

“但其他人有可能看见。”

“看见也没什么啊,我们又没做什么。”

“但流言蜚语也很伤人,我们还是不要授人以柄吧。”

他回了一个苦笑的表情:“好的。”

她发完短信,感觉怪怪的,好像她和夏总之间真的有什么一样,急忙把刚才的短信全都删了。

下午四点左右,夏总到她们设计室来了,悄没声地递给她一把伞,然后大声宣布说:“今天天气不好,会有雷阵雨,大家现在下班回家吧!”

一群人开心地跑掉了。

她回到家的时候,祁乐刚起床,见到她便诧异地说:“咦,你今天这么早就下班了?”

“夏总说待会有雷阵雨,让我们提前下班了。”

“哇,你们这夏总真是太体察民情了!”

“反正最近没什么事干,坐那里也是混时间。”

她用微波炉热了饭菜,端到客厅饭桌上,刚好祁乐也洗漱完毕,两人坐下吃晚饭。

她问:“早上葱油饼好吃吗?”

“好吃,太好吃了!”

“那我明天早上再做。”

“明天早上我尽量赶回来送你上班,你让夏总不用绕道来接你了。”

“我已经对他说过了,不用接。你也不用送,我坐公车挺方便的。”

吃了一会,祁乐说:“真羡慕你!一下就把A市的立足之地搞定了。”

“什么立足之地?”

“房子啊。”

“我怎么把A市房子搞定了?”

“你今早没听见吗?你们那个夏总的房子买在荣华苑!那里的房子贵得很,一般工薪阶层小两口干一辈子都买不起的!”

她有点被说糊涂了:“他在荣华苑买房子关我什么事?”

“他肯定在追你,不然大清早的从东头的荣华苑跑到西头的幸福小区来接你?”

“那是因为我昨天在他办公室晕倒了,他有点担心。”

“担心就说明动心了嘛。”

“不是的,他自己都说了,主要是冬季产品设计还指望我的,他是在为天惠着想。”

“你听他的!如果只是为你们公司着想,可以让他的助理来帮你啊,哪里用得着亲自开着豪车来接你?”

她申明说:“我告诉了他我有男朋友的,他肯定不会追我,只是为了工作。”

“你干嘛告诉他你有男朋友?难道你男朋友比他还强?”

“嗯——看你说哪方面了,如果是说钱,说不定真的比他强。”

祁乐睁圆了眼睛:“真的?你男朋友是谁呀?王思聪?”

“哪里呀,他叫华强。”

“干嘛的?”

“他是B市‘华威’公司的副总裁,家族企业,他爸是总裁。”

祁乐啧啧说:“哇,难怪你留在了A市都没甩他呢,原来是富二代霸道总裁!”

“我跟他好上的时候,根本不知道他是富二代,那时我们才读初三。”

“那你运气太好了!我读书的时候,班上就没一个富二代,很多连我家都不如,我的同事里面也没有富二代。”祁乐想了想,说,“不过,我的病人里面倒是经常有富一代。”

她一听就觉得不对头:“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我那些病人当中,还是有一些富翁的,不过富翁本人病重就没什么意思了,还没搞到手就死翘翘了。但有些富翁不是本人病重,而是他们的老婆病重住院,那我不是就有机会了吗?”

她一下就变了脸:“你怎么可以做这么不道德的事?”

祁乐愣了:“怎么了?”

“人家的老婆是你的病人,你不好好照顾病人,却想着怎么去勾搭别人的老公!你——你还有一点良心吗?你自己设身处地想想,如果是你躺在病床上等死,而你的丈夫跟护士勾勾搭搭,你——你的心不痛吗?你的肺不气炸吗?”

祁乐无所谓地说:“既然我自己都要死了,我还管那么多干啥呢?把自己的心痛碎了,肺气炸了,该自己倒霉。再说,我想管也管不了啊!”

“就算你挖过来了,你还得做后妈,人家的孩子恨你一头包,人家的父母也不把你当人,因为你是——填房,你——”

“哇,我是说病人家属,又不是挖你家的华强,你生这么大的气干嘛?”

“你要是挖华强,我一点意见都没有,挖得走是你的,挖不走才是我的。但是你挖病人家属,你就太没良心了!”

她把妈妈生病后的遭遇讲了一下,检讨说:“对不起,我主要是太——痛恨我爸和那个尤护士的行为了,你一说我就炸了,其实我有什么权力管你?我只是替病人和他们的孩子感到难过。”

祁乐理解地说:“难怪你生这么大气!你放心吧,我有职业道德的,不会挖病人墙脚。我在A市买得起房就买,买不起就在这里挣几年钱,回老家去买。”

27 responses to “艾米:见证奇迹(22)

  1. 沙发!刷了几遍屏终于等到了!

  2. 谢谢艾米!

  3. 双人沙发!

  4. 多人沙发😊

  5. 谢谢艾米!

  6. 谢谢艾米!华强会不会被祁乐挖走?这样也许会成全了两夏。

  7. 好像早上翻墙比较容易,以后就把翻墙当作早锻炼了:)。夏总不远千里去接夏璿上班,估计内心也是挣扎了一番的:喜欢和担心夏璿,想去接她,但是人家有男朋友啊,最后说服自己这一切都是为了工作嘛,为了冬季产品,是一个上级对下属的正常关心。祁乐很大度啊,夏璿批评了她也不生气。刚看了园里另一篇文章《真正的缘分》,猜测一下:难道两夏从小就认识?

  8. 荣华苑比你们天惠更东头,你不远万里跑到我们西头来,顺的什么路?”————
    不然大清早的从西头的荣华苑跑到东头的幸福小区来接你———–

    按前面,夏璿她们是在西头。后面刚好反了。是乐乐口误,还是艾米手误?: )

  9. 看了这一集,感觉夏玄想要关心照顾夏璿,简直情不自禁、不由自主的样子啊。

    想像一下乐乐当面戳穿人家的“顺路”的那场面,感觉好想笑!:)

  10. 夏总肯定没想到祁乐对本市楼盘了如指掌,穿帮了。

  11. 池涟漪说:“别这么高调秀恩爱,如果让公司知道,你俩就得开路了。”

    “不是你想的那样——”

    “你放心,我不会对人说的——”

    —————–这个“一池涟漪”很可能会兴风作浪哦。瞎猜。

  12. 夏玄说他家住在荣华苑,我觉得有可能是说他父母的家,或者是他和老婆的家。

    如果是父母家,那说明他没结婚。一般没结婚的人听到人家问“你们家”,都会想到自己和父母的那个原生家庭,尤其是跟父母一起住的话。

    如果不是父母家,那就是他跟老婆的家了,而他老婆家可能比较有钱。

    因为祁乐说了,荣华苑的房子一般工薪阶层小两口干一辈子都买不起,虽然夏玄是设计总监,但也才干了几个月,应该没挣多少钱。他在英国工作过,但应该没工作多少年,不然人家就会说“在英国工作多年” 而不是“在英国工作过”了。

    我比较趋向于认为荣华苑的房子是他父母买的,因为夏玄不像个会攀附有钱人家的样子,也不像是个有了老婆还在外面殷勤小姑娘的人,而他父母可能因为买房比较早,所以能承受荣华苑的房价。

  13. 我感觉夏玄对女主这般呵护可能是有渊源的,不仅仅是刚刚相识就产生的爱情使然,当然更不全是夏玄解释的为了冬季产品,有可能是女主还不知道的其它缘由,这个有可能是“奇迹”之一?
    看来那篇“真正的缘分”也联想到二夏小时候也有女主不记得的缘分?或者有没有可能夏玄父母是女主的大学老师?夏玄从父母口中早已得知这个得意才女门生?

  14. 纠错:看来–看了

  15. 哇,一把夏璿往夏玄父亲或母亲最欣赏的得意门生上想,忽然对一些小谜团找到线索了,夏玄对夏璿的破格推荐、呵护有加、知道夏璿动手能力强、知道网店、颇费周折改成专业。。。

  16. 夏玄山长水远去接夏璿,一见钟情了。

  17. 按照这集祁乐的表现,是不是见到华强后要猛追了。华强且高且帅且富,三观和华强比较接近,也是属于很现实的人。祁乐说不定就是夏璿和华强分开的导火索。

  18. 祁乐把华强挖走的可能性太小了,从前面的描述看,祁乐不是个性感女人,而是瘦瘦的平板身材。虽然故事没有直接描写夏璿的身材,但从几个男人对她的迷恋来看,应该还是比较有料的。

    华强跟夏璿这么多年的感情,如果有人能挖走他,只能是特别妖艳的性感女人,或者牛姐姐那样的家族联姻。

    但华强在生意场上摸爬滚打,嫖娼叫鸡的可能性倒是不小。

  19. 这个池涟漪很令人讨厌,两夏刚刚开始甜蜜交往,就被她跑出来这么一警告,估计我们后面会有一段时间看不到两夏之间的互动了。

    不过,从池涟漪的角度来看问题,她的大惊小怪和多管闲事也很好理解,如果我们遇到这种事,恐怕也很难不感兴趣。再说她的警告也很有道理,算是为两夏好吧。

  20. 夏玄父亲是夏璿老师的可能性也很小,如果夏璿有个姓夏的老师,肯定会提到,至少在看到夏玄后会想起这人跟她的某个老师很象,而且都姓夏。

    夏玄的母亲是夏璿老师的可能性也不大,因为夏玄改学珠宝专业的原因是因为旁听“珠宝鉴定“课,如果他妈是夏璿的老师,那么夏玄对珠宝鉴定课应该很熟悉,不会想去旁听看看究竟是啥玩意。

    我觉得夏玄对夏璿设计才能的了解,是来自于前任设计总监的介绍和她的简历作品集等。至于从网店购物,也没那么复杂,就是夏璿简历里留下了链接,或者根据夏璿作品集的图案搜寻到的。

    从作品就能看出设计者的天分和才能,这才说明夏玄有伯乐之才,如果是因为父母教过夏璿才了解,反而显得他很傻了。

  21. 祁乐理解地说:“难怪你生这么大气!你放心吧,我有职业道德的,不会挖病人墙脚。我在A市买得起房就买,买不起就在这里挣几年钱,回老家去买。”

    ——这话恐怕言不由衷呵。一是撬人家墙角毕竟不光彩;二是祁乐肯定也不愿意因此失去一个分租的室友,何况这个室友还会做饭;三是,不能失去了借着室友认识一个男神的机会。

    这个人,急需华强过来鉴定下!恐怕又是一个尤护士,甚至比尤护士更有心计的人。

  22. 这个池涟漪,估计也瞄上了夏总吧?

  23. 有可能华强会投资一间珠宝设计公司,夏璿、夏玄、表哥都是这家公司的签约设计师,有自己独立的品牌:)

    希望我们都有机会看到或者有缘购买他们的作品!

  24. 祁乐听夏璿说华强是他家族企业的副总裁,马上接口说"哇,难怪你留在了A市都没甩他呢,原来是富二代霸道总裁!” 夏璿租房子找个室友,按说随机性挺大的,却一找就找了一个拜金倾向的--这个社会真的是拜金主义盛行啊!
    我是80初的,记忆中我那时周围的同学不管是在学校里还是毕业以后,都还比较单纯,比较感情至上。当然,我个人接触的人数也有限,不能以偏盖全。

  25. 目前来看,祈乐不算“拜金”,顶多是“羡富”。
    房价这么高,一般工薪阶层几辈子也可能买不起一套房子,她羡慕夏璿有“立足之地”。然后顺道感叹下自己不认识什么富人。人之常情吧。

  26. 回复“闲云野鹤”:

    祁乐算不上拜金,只是在为房子操心而已。

    80初的人,房子压力可能没有85后和90后大,不要说十年了,就是五年之间,房价也已经涨了不知多少。

  27. 谢谢"十年忽悠"的回复,还有楼上的"还在远方",一并谢过。
    我说祁乐有拜金倾向是针对她关于夏璿没有跟华强分手的评论("难怪你留在了A市都没甩他呢,原来是富二代霸道总裁"),觉得这个女孩子怎么把"(异地)分不分手"跟"男友是不是总裁"联系在一起呢,那时脑海里正好有"拜金主义"几个字(华强上集里面提到的),就用了。刚才查了拜金主义的意思,再重读原文里俩人的通篇对话,发现自己确实用得不准确,谢谢指正。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