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见证奇迹(31)

(版权所有,转帖必究)

幸好分组讨论只搞了三天半,不然真的要把她郁闷死了,因为梅如雪各种不配合,各种冷言冷语,各种含沙射影,而池涟漪也跟着起哄,各种羡慕嫉妒恨,搞得她如坐针毡。如果不是因为夏总事先就给她打过预防针,她第一个上午就会哭出来。

好不容易熬到星期五,下午三点把修改稿交上去就算下班了。

她回家拿了早已收拾好的行李箱,打车直奔高铁站,兴冲冲地回B市去见未来的公婆,一路上都在想象见面的情景,把好的坏的各种场面都设想了一遍,演足了内心戏。

到了B市,一出站就看到了华强,站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很是鹤立鸡群。

她像小鸟一样奔过去,扑进他怀里。他接过她拖着的行李箱,搂着她的肩膀来到他的车跟前,先开车带她去吃了韩国烧烤,然后回家。

经过市里商业区的时候,她说:“找个商场买点礼物吧。”

“给谁买礼物?”

“给你爸妈呀!”

“给我爸妈?”

“是啊,我第一次见他们,不该送点礼物?”

他恍然大悟:“哦,明天不是见他们。”

“那是见谁?”

“见牛姐姐。”

她大失所望:“见牛姐姐?那你干嘛不早告诉我?”

“她叫我事先别告诉你,好让你到时大吃一惊。”

她心说惊你个头!为了一个牛姐姐,把我从A市招回来,脑子有病啊?

不过,来都来了,发脾气说怪话也不能改变什么,反而惹人讨厌。再说,即便不是专程回来见他爸妈,但今晚要住在他家,还是会见到的。这是不是说明他家已经把她当成了自己人,觉得没必要搞见家长那一套了呢?

她好奇地问:“牛姐姐为什么想见我?”

“她没说为什么,只说想见你。”

“真的?她这次回国是探亲还是长住?”

“嗯?”

“我是问她还回不回欧洲去。”

“哦,不回了,她也入职华威了。”

“是吗?什么时候的事?”

“就这个月。”

“她在华威——做什么工作?”

“副总。”

她很惊讶:“她一回来就当副总?”

“是啊,他爸见我进了华威,当了副总,不甘落后嘛。”

“那她——懂得怎么管理华威吗?”

“懂个屁!”

“她在国外这么多年,没学学这方面的知识,拿个相关学位?”

“拿鬼的学位!她只忙着泡外国男人。”

他把车开到他家的豪宅前,用遥控打开大门,把车开进车库,领着她各个楼层各个房间到处看,边看边介绍。最后把她带到他住的那个卧室:“今晚就住这里,怎么样,不比酒店差吧?”

“太豪了!”她好奇地问,“你爸妈这么晚还没回来?”

“他们到泰国旅游去了。”

她感觉很不爽,相当不爽,但她忍着没发火,因为他事前并没说他父母在家,更没说是他父母想见她,都是她自己意淫出来的,怪谁呢?

第二天傍晚,他们去“雅韵阁”赴牛姐姐的晚宴,发现就他们三个人,要了一个小包间。

牛姐姐长得有点像舒淇,当然没舒淇那么好看,但类型是一样的,嘴唇薄而宽,眼睛细而宽,肩膀平而宽,胸部扁而宽,这样的五官和身材,好化妆,好穿衣服,好打扮。

牛姐姐今晚穿的是一条《蒂凡尼的早餐》里奥黛丽-赫本穿的那种无袖小黑裙,一字领,同色布腰带,配上黑亮的波波头,貌似追求的是赫本范儿。

在她印象中,牛姐姐应该是她上一辈的人了,因为上次见到牛姐姐的时候,她还在读初三,而牛姐姐已经大学毕业了,两人中间隔着高中和大学两个阶段,都是她正在为之奋斗努力进入的重要而神圣的阶段,而牛姐姐已经胜利跨过了那两个阶段,到达了幸福的彼岸,让她感到顶礼膜拜,高不可攀。

但现在掐指一算,发现牛姐姐也还不到三十,而她已经二十多了,大家都是同一代人。

牛姐姐笑嘻嘻地跟她打招呼:“小璿,你越长越漂亮了,真像是小龙女啊!”

她被夸得怪不好意思的,兴奋地说:“牛姐姐,想不到我们还能再见面!”

牛姐姐撅起嘴:“怎么,你以为我那时会寻短见?”

“当然不是那个意思——”

“哈哈哈哈,我知道,你的意思是我们没有什么交集,应该不会再见面。但是,我们其实是很有交集的呀,你是华强的朋友,华强的爸爸是我爸爸的合伙人,牛华两家算是世交了,所以我们迟早是要见面的,对不对?”

“可是我觉得你那时都出国了——”

“所以会客死异乡?”

“也不是那个意思,就是觉得你是——有钱人,像公主一样,而我只是——”

“灰姑娘?那你才是真正的公主哦!”牛姐姐回忆说,“你那时小小年纪,心思就那么深,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什么心思?”

“那两个半球啊!”

“哦,那个——我是按照半球理论设计的。”

“就是啊,才上初中呢,就知道半球理论了,幸亏我也知道一点,不然还以为你在骂我呢。”

“骂你?”

“对呀。”

“骂你什么?”

“骂我是个混球啊。”

“我怎么会那样骂你?”

华强笑着说:“骂你混球也是应该的,你那时难道不是混球吗?”

她生怕牛姐姐相信了他的解读,忙解释说:“不是的,我怎么会骂你呢?我从来不骂人,再说,我也很——膜拜你,能那么勇敢地追求爱情。”

华强说:“她那哪是什么爱情?就是花痴罢了。”

牛姐姐面朝着她,指着华强说:“他们男人根本不懂爱情,只有我们女生才懂!”

华强又说:“那我知道小璿为什么送你球了,是为了告诉你:爱情顶个球!”

牛姐姐呵呵笑起来:“小璿送我的球是挂着的,又不是顶着的,怎么会是爱情顶个球?”

“那就是‘爱情挂球了’!”

她有点尴尬地说:“也许送球给你是真的不好——”

牛姐姐安慰说:“你别听他瞎扯,送球没什么不好的,是他根本不懂爱情。男人都一样,眼里只有——肉做的半球。”

华强坚持说:“不管怎么说,爱情的确是——球用没有。”

她听着很不舒服。

牛姐姐半开玩笑地说:“华强,你赶紧给小璿赔不是,不然她生气了!”

“我又没说世界上没爱情,也没说我对她没爱情,她为什么要生气?”他转向她求证,“对不对,小璿?”

她绷着脸不回答。

牛姐姐赶快岔开话题:“小璿,我非常喜欢你送我的礼物,一直带在身边。”

牛姐姐说着就从香奈儿小包里掏出钥匙链,上面挂着她送的那个半球。

她接过来看了好一会,思绪澎湃,斗胆问道:“那你——喜欢的那个人呢?后来你们怎么样了?”

“早就吹了,我出国之前他就把我甩了。”

“为什么?”

“他不喜欢我那种缠缠绵绵的爱情,他只想要个招之即来、来之能上、上完提裤子走人的炮友。”

“不会吧?”

“真的是这样!而且他特别喜新厌旧,他找的情人,没有超过三个月的。”

“真是个渣男!”

华强说:“男人都这样,这是他们的生理特征造成的。你看自然界那些雄性生物,谁不是打完炮下完种就跑得不见踪影了?”

她特烦华强的这种理论,又不想当着牛姐姐的面跟他吵架,只好当他透明,专心跟牛姐姐说话:“既然——你们都已经吹了,你爸干嘛要把你送出国?”

“因为我爱面子,没有告诉我爸妈说他把我甩了。”

华强说:“你也是傻,干嘛不威胁他说要去他老婆那里告状,讹他一笔钱?”

“我讹了,不过我不是讹钱,而是——讹感情。”

她不能理解:“但是感情——怎么能讹到了?能讹到的,还能算爱情?”

牛姐姐说:“我那时要是有你这么高的情商,就不会被那个老男人骗了。”

“你真的去——讹他了?”

“嗯,我威胁说要去告诉他老婆,他说没问题,因为他们是开放式的婚姻,双方都可以找别人。”

“肯定是骗你的。”

“不是骗我的,我真的去找了他老婆,而他老婆真的是那么说的。”

“哇,真是奇葩夫妻!”

牛姐姐说:“其实这种奇葩夫妻很多的,像我爸跟我妈,华强爸跟华强妈,还有很多夫妻,不都是这样吗?因为金钱的原因守在一起不离婚,但各自在外打野食,还美其名曰开放的婚姻。”

“你后来就没再找他了?”

“还有什么找头呢?其实我那时就已经把他放下了,但是我觉得没脸在B市呆下去,所以我就——要死要活的,最后我爸只好把我送到国外去。”

“难道你不要死要活,你爸就不送你出国?”

“我爸并不想我出国,他希望我留在国内,在华威工作,但我不愿意——”

华强调侃说:“你说你当初干嘛费那么大周折?转了一大圈,最后还是回到了华威。”

牛姐姐不理华强,转过头看着她:“小璿,你真幸福,从小就有人爱,一直爱到现在,八年了,如果用现代爱情的历法来计算,那就八十年都不止了!”

她也觉得自己在这一点上很幸福,但她不愿意流露出来,怕伤到了牛姐姐。

牛姐姐突然问:“华强,我那时让你扔掉的那个半球,你扔了吗?”

“没扔。”

“那现在还在吗?”

“不知道。”

“快把你的钥匙链拿出来看看!”

他掏出钥匙链,上面有几把钥匙,但没有看到那个半球。

牛姐姐失望地说:“你不是说没扔吗?”

“是没扔嘛。”

她证明说:“他是没扔,从三亚回来我就看见了,还问了他,他说是我亲手做的,舍不得扔。后来我也一直看见那个半球在他钥匙链上。但是——我也忘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没再注意了。”

华强想了半天,说:“我丢过一次钥匙,可能连那个半球一起搞丢了。”

牛姐姐两手一摊:“完了,这预示着我找不到我的另一半,永远都不能成为一个完整的——球了!”

华强又调笑上了:“那你这一辈子球都不是!”

她安慰说:“应该没丢,待会我们回去再找找!“

吃完饭回家的路上,她对华强说:“去一下千家街,我买点材料给牛姐姐做个半球。”

“又淘神费力做半球?”

“谁叫你把那个半球搞丢的?”

“她那是在拍你马屁,你还真以为人家没那个半球就没法活了?”

“我觉得她是真的想找回那个半球。”

她坚持去千家街买了材料,回到华强家就做了个半球,还特意磨旧了,又用华强的香水剃须膏烟丝什么的在上面揉了很久,弄得像一直装在华强口袋里似的。

然后她把半球交给华强:“你下星期上班的时候,把这个给牛姐姐,就说在你皮衣口袋里找到了。”

39 responses to “艾米:见证奇迹(31)

  1. 沙发!

  2. 三人沙发

  3. 牛姐姐终于露面了,半球也有了下落。

    夏璿又做了一个半球,还染上华强的气息,并让华强交给牛姐姐,这是在为华强和牛姐姐搭桥引线吗?

    还是无意之中为人作嫁?

  4. “小璿,你真幸福,从小就有人爱,一直爱到现在,八年了,如果用现代爱情的历法来计算,那就八十年都不止了!”

    ——牛姐姐对夏璿的羡慕溢于言表啊,她把夏璿找来,可能是想观察一番,衡量一下,有没有可能把华强挖过去吧?

  5. 猜测一下:牛姐姐不善于管理公司,如果她和别人结婚,公司的一半就属于别人了,华强估计做不了董事长。为了保住公司,华强需要和牛姐姐结婚。但华强不愿意让女主做小三,又看到女主和夏玄合适,所以将女主交给了夏玄照顾, 并投资了他们几个人合开的设计公司。华强和牛姐姐延续着他们父母那样的婚姻。女主和夏玄一起经历了一些事情,客服了一些困难,逐渐发现彼此相互喜欢。

  6. 夏璿真是一个善良的女孩。赞一个!
    可能牛姐姐真的和华强最后联姻了。期待下文。

  7. 华强说话做事不太适合夏璿,两个世界的人。

  8. 华强和牛姐姐开玩笑非常随便,可见两人是非常熟的。
    牛姐姐对华强和夏璿的八年恋情的羡慕之情溢于言表,华强又那么鹤立鸡群,肯定还是很喜欢华强的,所以听到华强将半球丢了很是失望。
    两家人在公司管理上又那么有竞争意识,华强当了副总,立马让牛姐姐也来当副总了,既有竞争又有欣赏,门当户对,两人又从小看惯了了”开放式婚姻“,联姻的可能性很大啊。

  9. “你是华强的朋友,华强的爸爸是我爸爸的合伙人,牛华两家算是世交了,所以我们迟早是要见面的,对不对?”牛姐姐只说夏璿是华强的朋友,而不是女朋友;“他掏出钥匙链,上面有几把钥匙,但没有看到那个半球。牛姐姐失望地说:‘你不是说没扔吗?’”。感觉牛姐姐与华强的关系暧昧,不只是好朋友关系。

  10. 华强和牛姐姐都认同开放式夫妻关系,他们是一类人,三观一致。华强和牛姐姐结婚,对璿儿是好事。离开华强,不用再守自己的诺言。

  11. 牛姐姐要见璿儿的真实目的,好像也没有明说。

  12. 华强说:“男人都这样,这是他们的生理特征造成的。你看自然界那些雄性生物,谁不是打完炮下完种就跑得不见踪影了?”———-

    这跟成龙的“只不过犯了男人都会犯的错”,真是异曲同工啊。华强是这种观点,但牛姐姐好像还是比较看重爱情的。她应该也不认同华强吧。或者为了利益,会认同这种“开放式婚姻”?现在她想看华强有没留着半球,真的只是在意“预示着我找不到我的另一半”这个象征意义吗?

  13. 从璿儿提出见华强父母后,华强对璿儿說的做的,都遵循生意场上的逻辑——博弈,不亮底牌,话只说一半,看对方反应再出牌。

  14. 很想知道,夏璿对婚姻有着何种定义,她需要的是哪种爱?

  15. 从这集来看华强和璿儿的三观太不同了,觉得后面可能华强和牛姐姐商业联姻,璿儿离开华强

  16. 我感觉华强和牛姐姐的联姻不太可能,首先年龄不相符,再者如果说商业联姻应该是强强联手,两家已经合作很多年了,根本不需要联姻来巩固关系,即使需要联姻一定会找对华威帮助更大的合作者。

  17. 牛姐姐和华强都同属于一类人,但相较而言华强要好的多,可能是遇到夏璿的缘故,牛姐姐是感情受挫故而开始更加游戏人生,而华强和夏璿感情稳固,最起码华强比牛姐姐相信感情。这集一直提到半球不知道是埋下了怎样的伏笔?那个丢失的半球和夏总会不会有关系?

  18. 两家已经合作很多年了,根本不需要联姻来巩固关系,即使需要联姻一定会找对华威帮助更大的合作者。@袖底风-洛阳 我也这么想的,但不太懂商场的游戏法则,所以一直没敢说。

  19. 我猜想华强为了自己在华威的绝对领导地位,会与牛姐姐组合成开放式婚姻。他们两个见到夏璿,话中有话、心照不宣的样子,给了我这种感觉。

  20. 华强挂着半球的钥匙串,是不是挂的抢?我猜那串钥匙没丢

  21. 华强目前联姻的最好对象是牛姐姐,我感觉这事儿华牛两家已经提上日程了,那么会不会华强和牛姐姐联姻的条件之一就是要牛姐姐认可接受夏璿当小三?不让他和夏璿像他爸跟那些地下情人一样背着他妈偷偷摸摸的?

  22. 估计华强和牛姐姐,也想各玩各的。牛姐姐是不是动心了,干嘛非找华强那另半球。

  23. 有可能哦,毕竟华强是小鲜肉,年轻有颜值

  24. 两家已经合作很多年了,根本不需要联姻来巩固关系,即使需要联姻一定会找对华威帮助更大的合作者。

  25. 夏璿在半球的设计上用的一番心思被这两个人曲解调笑,真是令人气愤!

  26. 看来牛姐姐和华强要形婚了,话里话外给夏璿打预防针

  27. 牛姐姐和华强咋婚都行,就是要趁早,早点儿让夏璿理直气壮地离开华强。

  28. 三观不合,早点分开,华牛说话都好污

  29. 我还觉得即使华强父母和牛姐姐父母自己的婚姻是那种状况,但他们的父母应该还是希望儿子或女儿的婚姻是幸福的,当然还要门当户对。

    除非华强牛姐姐真心相爱,否则他们的长辈有何必要逼迫他们联姻呢?当然如果公司经营出现不得不联姻的意外另当别论。我猜测从华强父母的角度出发没准想找个官二代儿媳妇对公司更有帮助呐,现实中也不乏这样的官商联姻呢。

  30. 夏璿离开华强指日可待了,这几集夏璿自己已经感到和华强的各种不合拍了,如果跟表哥说表哥会力劝璿儿尽早跟华强了断吧?当然华强父母反对也是主要原因。

  31. 我认为牛姐姐见夏璿也是有一定原因的,也许是知道了华强的联姻计划,我赞同丁香花说的政商联合,因为可以利益最大化,不管是华强父母还是牛叔叔利益最大化都是他们的目标。我感觉这集牛姐姐应该是一种试探,但不是为自己试探,也许是想帮助华强和夏璿

  32. 我不怀疑华强对夏璿的真心,但是做到副总以后作为决策者就不会像当年那样绝食坚持,他会更懂得身不由己,但是我感觉即使他离开夏璿也不会表现的很渣。

  33. 他把车开到他家的豪宅前,用遥控打开大门,把车开进车库,领着她各个楼层各个房间到处看,边看边介绍。最后把她带到他住的那个卧室:“今晚就住这里,怎么样,不比酒店差吧?”

    ““他不喜欢我那种缠缠绵绵的爱情,他只想要个招之即来、来之能上、上完提裤子走人的炮友”

    “我又没说世界上没爱情,也没说我对她没爱情,她为什么要生气?”他转向她求证,“对不对,小璿?”

    ——华强太有心计了!他一边不动声色的炫耀家里的豪宅,一边跟牛姐姐合伙给璿儿灌输”开放式的婚姻“,一边还若有若无的表白自己的爱意,以此来拴住璿儿,让她心甘情愿的在以后甘当小三。

  34. 除了华强自己想要贪图牛家的财产,貌似华强的父母和牛家都没有能力勉强他娶牛姐姐。

    1,华牛两家长期生意合作,这是一个双赢的合作关系,牛家应该不会为了不能成为亲家就撤资,除非有了更好的商业机会;
    2,牛家自己的女儿比华强大那么多,他们提出来结亲,在中国的社会里估计不会那么理直气壮的;
    3,如果牛家有更好的商业机会、有足够的吸引力,也不会因为成为了儿女亲家就放弃,因为足够的资本只能让他们在日后处于更优势的地位;
    4,像丁香花说的,华强的父母即使自己婚姻名存实亡,应该还是希望儿子或女儿的婚姻是幸福的,何况牛姐姐比儿子大那么多、华强都知道牛姐姐在国外天天泡男人,华家父母肯定也知道,以他们的情况,也不是只有牛家一种选择;
    5,华家在企业占60%的股份,无论如何,华家的董事长是当定了的。牛家的威胁动摇不了这个事实。

    ——所以,结论只有一个,是华强自己贪图牛家的财产。
    人是会变的,即使在他绝食抗争的时候,他也没说一定要娶璿儿,这几年在生意场上摸爬滚、家里父母的状况,都让他觉得两边都占才是利益最大化。当然,他也知道璿儿的底线,并没有奢求璿儿一心一意当小三,而是可以容忍璿儿也有个”开放式婚姻“。

    当然,故事是从璿儿的角度来看的,毕竟是初恋,璿儿也希望华强没有那么自私吧。

  35. 牛姐姐可能喜欢华强,但华强应该不喜欢牛姐姐。

    首先,他和牛姐姐是竞争关系,如果没有牛姐姐,公司就是他说了算,因为老爸半退休了,牛叔叔本来就不直接管理公司,他已经在过老总的瘾了。

    但现在冒出一个牛姐姐,而且跟他平级,自然会夺走他一部分权力,碍手碍脚,他怎么会喜欢呢?

    其次,牛姐姐应该没夏璿漂亮。牛姐姐像舒淇,但没舒淇那么好看,而舒淇本来就算不上好看,只能算可爱,以牛姐姐扁平的身材和宽宽的五官,怎么也比不上小龙女,更别说牛姐姐还比华强大几岁了。

    然后,牛姐姐还泡了很多外国男人,还泡了中国已婚老男人,并被人甩了,哪个男人会喜欢这样的女人呢?

    当然,不喜欢牛姐姐,不等于他不会跟她结婚。

  36. 如果牛姐姐喜欢华强,要跟他结婚,那多半是能结成的,因为牛家手中握有华威40%的股份,如果华强不肯结婚,牛家就撤股,那么华强可能只好结婚。

    当然,如果牛家真的撤股,对华牛两家都没好处。但如果牛姐姐一心要跟华强结婚,再加上她不懂公司运作,她爸也不是很懂公司运作,可能不知道撤股对两家带来的灾难有多大,或者他们以为撤股后自己开公司也能干得很成功,或者她爸不满意一直当个不管实事的二把手,他们还真干得出撤股的事来。

    所以华牛联姻不是为了什么政商结合,也不是为了扩展公司业务,而是为了捆住彼此不撤股。

    我觉得华牛联姻的事,可能早就在家长之间决定了,华强也早就知道了,所以他一直在暗示(支持)夏璿找夏总,甚至从绝食开始,他就说过“不管我们今后能不能结婚”之类的话。

  37. “爱情的确是——球用没有”确实是华强实用主义的一贯态度。当年绝食的时候还没有开始管理华威公司,现在如果跟牛姐姐联姻对他最为有利,他还会为了夏璿绝食吗?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