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见证奇迹(42)

(版权所有,转帖必究)

星期一上午,夏总把大家集中到会议室,宣布本年度展销会的参展方案。

以前的展销会,初级设计师是没有资格参加的,只有中高级设计师才有资格参加。但今年的展销会,公司决定采用夏总制定的新方案,允许初级设计师也参展,每人可以设计制作0到n件作品,不筛选,不评议,所有作品全部参展。

但初级设计师的待遇与中高级设计师不同,中高级设计师只需要提交设计图纸即可,制作是交由公司统一安排,材料和人工都是公司负责。而初级设计师则是自负盈亏,不用提交图纸,公司也不负则请人制作,买材料搞制作全部自费。如果作品在展销会上卖出去了,那么设计者除拿回成本之外,盈利部分由公司和设计者平分,批量订购的除成本之外,其他部分按上市产品规定提成。如果卖价低于成本,那么公司不补偿。如果根本没卖出去,则由设计者自行收回处理。

她在心里暗暗为夏总的方案叫好,太棒了!既能让初级设计师崭露头角,又不会增加公司的开支,还能为公司创收,真是皆大欢喜!

大家也都很喜欢这个参展方案,因为接下来的几个星期不用坐班,想参展就设计制作一些作品,不想参展就可以到处玩,白拿工资。

她知道不管是上市产品还是参展作品,对今后申请留学都举足轻重,夏总和表哥都是因为有上市作品和参展参赛获奖作品,所以拿到了学校和著名珠宝公司联合设置的奖学金,上学期间就可以在公司实习,毕业后可以进入公司工作。

她希望自己也能步其后尘。。

于是她决定拿出浑身解数,设计一整套首饰,争取在展销会上大放异彩,得到大额订单,引起同行前辈和专家注意,为以后参赛和留学做准备。

当天,夏总就给她发来了微信:“决定参展吗?”

“必须的。”她把自己的计划说了一下。

“太好了!把你账号给我,我给你转点钱过去。”

“干嘛?”

“你需要钱买材料和工具嘛。”

“我有钱。”

“材料费很贵的。我知道你动手能力强,不用请人制作,但材料和工具是不能少的。”

“我知道,但我真的有钱。我现在不仅有工资,还有表舅帮我收上来的房租。”

“我说了补齐你的50%的。”

“冬季产品的销售都还没开始,你怎么知道能提成多少?”

“销售部已经拿到很多购买意向书了,实际销售额只会多不会少。”

她想起销售部经理费文丽就是他老婆,销售方面的新闻肯定是老婆当枕头风吹给他的。

她突然没兴趣聊下去了,简单地说:“别客气了。拜!”

后来他又提了几次,还给她发微信红包,她都没接受。最后不知道他使了什么法子,公司直接往她账号里打了一笔钱,备注是“预付冬季产品提成”。她不知道自己的提成有没有这么多,决定等到公布提成数目的那一天再做打算,该退的退,该收的收。

接下来的那段时间,她跟着祁乐的作息时间转,白天睡大觉,晚上设计制作参展作品,免得影响祁乐休息。

华强还像从前那样,一星期或两星期到A市来看她一次。

第一次他还是在酒店定好房间,然后发微信给她,叫她过去,但她拒绝了。

他只好退而求其次,请她去饭店吃饭。

她去了,吃完饭就告辞,他只好送她回家。

第二次,他直接请她去饭店吃饭,但饭后请她看电影,还专门挑了一部比较适合女生看的片子。她不好意思拒绝,跟他一起吃饭看电影,然后他送她回家。

第三次,吃完饭还陪她去逛了街,然后送她回家,说内急需要用洗手间,她只好让他上楼,去她那里用洗手间。

但他上完洗手间就不肯走了,坐在客厅跟她聊天。

她只好陪着他在客厅聊天,但他自己发现没什么好聊的,他的生意经她听不懂,他也没兴趣讲;她的展销会他听不懂,她也没兴趣讲。

他自嘲说:“原来我们之间没什么话说啊?以前怎么没觉得?”

“因为你以前总在打游戏,根本没跟我说话。”

他尴尬地笑着说:“我真是该打!不懂得珍惜跟你在一起的时光。”

于是,他跟她聊夏总,而她则跟他聊牛姐姐,两人还一起聊祁乐和其他熟人朋友,居然能做到不冷场。。

她对目前的状态没什么意见,但牛姐姐有点等不及了,打电话来催问:“小璿啊,你不是答应跟华强分手的吗,怎么又鼓励他追你呢?”

“我哪有鼓励他追我?是他自己说要跟夏总竞争。”

“那是你没把话说死吧?不然他怎么会想到去跟夏总竞争你?”

“我怎么没把话说死呢?说得清清楚楚,我不会再做他的女朋友,我们只是一般朋友。”

“那就怪了,你说这么清楚了,他还要跟夏总竞争?”

她推测说:“可能他认为我跟夏总还没走到那一步,他还有希望,所以他要竞争。”

“没走到哪一步?”

“我也不知道,他没具体说是哪一步,可能是说我和夏总还不是男女朋友吧。”

“你跟夏总还不是男女朋友?”

“人家夏总是结了婚的人,我怎么可能跟他是男女朋友?”

“结了婚怕什么?只要你们两人情投意合,他可以离婚再娶嘛。”

她哭笑不得:“牛姐姐,你不知道我是最不能容忍出轨和挖墙角的吗?如果我会爱上一个出轨的男人,我干嘛要跟华强分手?”

“那不同嘛,华强是背着你跟陪酒女鬼混,而夏总是为了你才出轨嘛。”

“对我来说都一样,出轨就是出轨,不管是背着我出轨还是为了我出轨,都是出轨!”

牛姐姐沉默了一会,说:“你确定夏总结婚了?”

“应该是结了。”她把自己掌握的关于夏总已婚的证据和推理都说了一下。

“既然夏总都结婚了,华强怎么会觉得夏总对你有那么一份意思呢?”

“谁知道,也许他瞎猜的。”

“既然他有那种看法,你干嘛不借势一歪,就说自己跟夏总是男女朋友关系呢?我知道你不会挖墙角,但我又不是要你真的去挖墙脚,只是这么说说,主要是为了让华强放下你那头——”

“我觉得华强也知道夏总是结了婚的人。”

“他知道?”

“是啊,上次他问我是不是心里有别人,我说是;他问是不是夏总,我说是;于是他就说‘但是他——’”

“但是他——什么?”

“后面的他没说完,然后就改口说‘但是你们——好像没走到那一步啊’,所以我觉得他前面那个‘但是他’的意思是‘但是他已经结婚了啊’。”

牛姐姐咂摸了一会,也觉得是这个意思:“那他怎么还一再说你喜欢夏总,夏总喜欢你,你们两个是绝配?”

“可能他确实觉得我跟夏总互相喜欢,是绝配,但因为夏总结婚了,而我又是个最恨挖墙脚的人,所以喜欢也是白喜欢。”

“那难怪他还是放不下你,你找的这个人没说服力么。”牛姐姐提议说,“那你换个别人行不行?”

“换谁?换我的男同学男同事?华强都认识,知道我不喜欢那些人,他从来都没当回事。如果我现在把那些人抬出来,他可能觉得竞争都不用竞争,他直接取胜。”

牛姐姐叹了口气说:“你不知道他这段时间不光没放下你,还越演越烈了,成天对我说你们两人以前是一拍即合,他没经历过猜心和追求的过程,天大的遗憾,现在发觉猜心的过程真刺激,追求的过程真过瘾。”

她安慰说:“牛姐姐,你别听他瞎说了,他每次来都是待在酒店打游戏,就请我吃个饭,看过一次电影,聊过一次天,还是根本都没话说的那种。”

“但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儿啊!公司改制的事,是彻底黄了,因为两个老家伙都不同意,现在就靠我在那里帮他撑着不联姻。但我也不能永远撑下去啊,如果把我爸妈气病了就麻烦了。”

“那就联姻呗。”

“那还长情个鬼,长恨还差不多。只有等他放下你了,才有可能把心思转到我这儿来。”

她很敬佩牛姐姐,在这种情况下,还能追求走心的感情。在这一点上,她和牛姐姐应该算是同类,绝不会满足于用婚姻捆住一个人。但她也不知道怎样才能帮上忙,因为只要是她能做的,她都做了。

牛姐姐说:“还是把你表哥拉出来演戏吧,因为华强觉得你们两个很相配的,只是因为没出五服,不能结婚而已。现在你可以告诉他,说英国允许表兄妹结婚,你跟你表哥终于在一起了——”

“那他可能要亲眼看到我去了英国才会相信。”

“那你就去英国呗!你不是说你表哥读的那个学校如何如何顶尖吗?你干嘛不去那里留学?”

“我现在条件还不成熟,拿不到那边的奖学金。”

牛姐姐大方地说:“不拿奖学金就不拿呗,我给你出学费生活费。你本科都毕业了,过去肯定是读硕士吧?那顶多也就读两年,没问题,两年的钱我完全负担得起。”

她想起曾经跟表哥开过的玩笑,说如果华强的父母甩给她一大笔钱,让她离开他们的儿子,她是接受呢还是不接受。想不到现在还真有人愿意甩出一大笔钱,让她离开华强,不过不是华强父母,而是华强的联姻对象,也不仅仅是要她离开华强,而是要华强放下她。

她解释说:“牛姐姐,我不是因为钱的问题才没去英国留学,而是考虑到今后的前途。如果我现在不搞出一些成果来,不光是拿不到奖学金,今后实习和找工作也会少很多机会。”

“那你可以先去一趟英国,就说是去跟表哥结婚的,然后在网上随便找几张结婚照,把你跟你表哥的脸P上去就行了。”

她诚恳地说:“如果是早几个月,我真的能接受你这个安排,去英国一趟。但现在——我觉得我表哥已经有了意中人了,如果我跑过去,肯定会搅散他们的好事。”

她这么说,还真不是糊弄牛姐姐,而是在说一个事实,因为最近这段时间,她从表哥的朋友圈里看到有个女生,每次照集体相都是站在表哥附近,不是前后,就是左右,但不管站在哪里,视线都是朝向表哥的,所以经常照个侧脸。

她问了表哥,表哥承认那女孩是在追他,而表哥对那女孩的评价也很高。

这么多年来,追表哥的女生大把,没有哪一个得到过表哥这么高的评价。

所以,这次,表哥绝对是动心了。

 

55 responses to “艾米:见证奇迹(42)

  1. sha fa :)

  2. 谢谢艾米,码字辛苦了。

  3. 谢谢艾米!

  4. 表哥有女朋友了吗,我都有点失落了呢:)

  5. 接下来的那段时间,她跟着祁乐的作息时间转,白天睡大觉,晚上设计制作参展作品,免得影响祁乐休息。。
    这段多了个句号啊
    这段也能看出来夏璿很为别人着想啊

  6. 华强还没有创造奇迹的样子啊,牛姐姐很积极啊。

  7. 完了,表哥队的危险了!

    夏璿跟表哥相处这么多年,平时谈话都是推心置腹的,如果她觉得表哥动心了,那可能是真的动心了。

    表哥动了心,表妹就会配合,就像她配合牛姐姐一样,使劲把华强往外推,而现在就是使劲把表哥往外推了。只要她做出跟夏玄关系很好的样子,表哥就会相信,因为表哥本来就觉得表妹喜欢夏玄,夏玄喜欢表妹。表哥如果相信表妹跟夏玄好上了,自然就会去追寻自己的爱情去了。

    想不到表哥是以这种方式来化解“一人爱三人”的困境的。

  8. 现在“干掉”了华强和表哥,就剩下夏玄了。夏玄从工作上是很器重夏璿也很照顾她的。布置完参展的事,马上就要打钱给夏璿,怕她做参展首饰没钱买材料和工具。最后还通过公司预先付了提成。

    但他对夏璿的关心也就限于工作方面的了,上次晚上来保护夏璿,都没表现出热情或者私密的一面,查看完房间,就在客厅睡了。

    所以,我也有点相信他是已婚的了,而夏璿对华强那句“但是他——”的分析,也有道理:“我知道你心里有他,但是他已经结婚了啊”。貌似除了这个意思,还没别的意思能放在这里。但是他怎么样?但是他心里没你?

    那么,上次那个选择题“夏璿最终是跟谁在一起”,莫非答案是“三个当中一个都不选”?

  9. 我从华强的“但是他”, 结合文章的题目“见证奇迹”,读出的预感是,会不会夏玄有某种先天疾病,所以他本来不打算结婚,只把喜欢的人当做蓝颜知己。

  10. 夏璿开始和表哥猜心了,表哥加油!

    那个女孩可能某方面像璿儿,所以表哥对她评价很高。

  11. 大家每件事都是从夏璿利益的角度去考虑问题啊,没人觉得夏璿做事想东西待己宽待人严吗?

  12. 事实在哪

  13. @achan 请说一下夏璿做事想东西待己宽待人严的具体事例

  14. 按艾友友老师说的,请列出三件事实证明夏璿如何宽以待己严以待人来支持你的论点@achan-广州

  15. 就是她不能容忍华强这么点小事,显得自己有多冰清玉洁似的,但她自己与华强这么多年一起,就没想过对表哥对夏玄不公平

  16. 你倒回去看一看上面劲松转的艾友友的跟帖,想一想你提出这个看法的问题在哪儿@achan-广州

  17. 或者表哥夏玄可以不在意,但夏璿自己能够一点不担心不内疚,好像没看到有这样的心理活动

  18. 对于出轨0度容忍的人来说,无论尺度大小,只要触碰到了她的底线,都是不可容忍的。

    @achan-广州 夏璿与表哥、夏玄之间并不是男女朋友关系,表哥喜欢她是表哥自己的选择,她为什么要内疚?再说,故事里没有写也不等于主人公一点没有想。

  19. 你的思维有点错乱吧,女主目前还是在与华强是男女朋友的关系,而且向表哥和夏玄都说明了,不存在对表哥和夏玄的不公平,她到目前为止,也应该对自己行为举止是不是对得起华强有要求;她不能容忍华强与陪酒女搂抱,这点是她的底线,她不仅对华强这样要求的,她自己也没有触犯这个底线。

  20. @achan-广州 你必须被砸才行。她怎么不冰清玉洁了,难道有男朋友之外的人喜欢就不纯洁了?你定义下冰清玉洁。

  21. 我得把我上面那句话改完整:@achan-广州 夏璿与表哥、夏玄之间并不是男女朋友关系,表哥喜欢她是表哥自己的选择,她为什么要内疚?再说,故事里没有着重写夏璿对表哥和夏玄心里活动,并不等于主人公没有心理活动。

  22. @achan-广州 首先,华强的事儿并不是小事儿,对于华和夏来说,都知道这是底线。所以华之前都不视频,对自己的圈子也掩盖得很好,要不是这次他喝醉了,又急于知道夏玄是否表白,他不会视频。

    他深夜还在和陪酒女拉拉扯扯,又醉成那样,谁是他女朋友都会发火,更何况夏璿又经历过妈妈被爸爸流言蜚语的事情折磨,加重病情。

    另外,夏璿和表哥并不是恋人之间的联系,她和华强一直都认为表哥有血缘关系,她是当知己。对于夏玄,她是有好感,但也一直提醒自己夏玄有老婆,每次单独出去也都提前和华强报备,是同事正常的往来。和华强这种出入酒场,和陪酒女搂搂抱抱不同。

  23. 某时期的人认为谁长得美,谁就有错,如果招致他人喜欢又爱而不得,那就是错上加错,恨不得要美女以死谢罪,你跟那些人的思想一致。@achan-广州

  24. 这个观点,用我们家零零后的话说”长的漂亮多人喜欢是我的错咯!?”

  25. @achan-广州 以华强和牛姐姐的三观,应酬场合叫个陪酒女搂搂抱抱甚至上个床都不算个事儿,但以女主和大多数知傻的三观来说,这是不可以接受的,是做人的原则和底线。我在40集的时候跟贴没把这个意思表达清楚,被艾友友老师狠狠砸了,我接受批评!知错就改,认真跟读,潜心学习!否则对不住艾米的辛苦码字!

  26. @achan-广州 你说的大家都是从夏璿的视角来考虑问题,确实是这样。因为这个故事是以夏璿的为主角来讲述的。我觉得她的爱法是对的,她的经历也让人心疼,又特别自强自力。
    如果这个故事是以华强的视角来看,我也不会处处同意他的看法。因为不认同他的爱法。

  27. @achan-广州 你的意思是夏璿和华强八年的恋爱过程中不能有性。既然有性,就不能再去找别人做男友,就要原谅华强和别的女人之间的不清不楚。我的理解对吧?这个有点像过去的贞洁牌坊。

    他们恋爱期间发生的性关系,是因为爱。是夏璿发现华强为了爱她差点连命都不要了,她因为感动以身相许。这有错
    吗?

    现在发现了华强触碰了她的底线,及时抽身,又是多么明智。

    那你要是觉得夏璿和华强有了性,就不配和表哥或是夏玄在一起,那也不是你该考虑的问题我。他们觉得夏璿配得上他们就可以了。而且我说实话,我并不觉得夏璿因为和华强在一起过就不冰清玉洁了。相反我认为她因爱而性没什么不对,更看出她是个有情有义的好姑娘。华强虽然承诺了养她,陪伴她,但实际是她在养华强(大学四年),在包容他,陪伴他。

  28. 就是她不能容忍华强这么点小事,显得自己有多冰清玉洁似的,但她自己与华强这么多年一起,就没想过对表哥对夏玄不公平———这逻辑很奇怪。好像夏璿应该对三人一视同仁才是公平的。一脚踏三船,雨露均沾。那你又该说她滥交花心了。

  29. 茹云–江西 看了你的解释,我才明白@achan-广州 冰清玉洁的含义,一开始我都蒙圈了。

  30. @天天 山东 我猜的。一般国人对冰清玉洁的理解就是这方面,毕竟从封建社会直接到现代社会,很多人的观念还没转变过来。说实话,我自己也是在接触了艾米的小说之后,明白过来的。看《神雕侠侣》,小龙女被玷污虽然很遗憾但是她有一点错吗?但是作者非要说她从此有了缺陷。非要杨过断条胳膊来配她,还美其名曰“天残地缺”。

  31. 我问个问题:华强,表哥与夏玄,夏璿爱的是哪个?

  32. 虽然牛姐姐很坦诚,但是我真不太喜欢她这样的,貌似女主不反感啊

  33. 我也不反感,因为女主真的不留恋华强,或者说华强没什么让女主留恋的了。

  34. 牛姐姐为了让女主尽快退出,才这样坦诚的吧。
    夏璿虽然对华强没有什么感觉了,但是她也做不了立马完全不理华强,一方面善良的她不忍心用绝情伤害华强,另一方面,如果执意立马分手华强意气用事可能会伤害她。
    希望牛姐姐撑不住、等不及,提出联姻,考验华强爱女主的真心。

  35. 艾园管理员

    回复“achan“:

    你看问题的角度真叫做混乱!

    夏璿跟华强在一起这么多年,表哥和夏玄都知道,夏璿从来没隐瞒过。表哥和夏玄计较不计较,那是由他们决定的,不是由夏璿决定的。如果他们认为夏璿不冰清玉洁了,他们大可不必爱她,找别人就行了。

    夏璿不能容忍华强与陪酒女鬼混,这是她对男友的基本要求,与表哥和夏玄如何看待她没有任何关系。

    这是两个不同的问题,你是怎么捏成一个问题的?

    至于读者,大多数人都认为爱情只能有时间上的继起,不能有空间上的并存,也就是说,只要两人真心相爱,那么对方以前跟别人有过多少年(肉体)关系,都不是障碍,但不能同时跟多个人保持(肉体)关系。读者不仅这样看待表哥和夏璿,夏玄和夏璿,也这样看待牛姐姐和华强,说明大家就是这样的价值观(贞操观),而不是偏袒夏璿一个人。

  36. 艾园管理员

    回复”飞雁”:

    你的问题,最好是问夏璿本人和你自己,因为夏璿究竟爱谁,只有她自己知道。

    作为读故事的人,大家所作的都是推测。你可以根据故事描写的情节进行推测,你也可以选择相信某些人的推测,不相信另一些人的推测。

    但如果你问这个问题的实质是指责夏璿,那就成了开道德法庭了。而艾园最不欢迎开道德法庭。

  37. 艾园管理员

    夏璿在出轨和挖墙角的问题上,对人对己的要求是一致的。

    她不能容忍华强出轨(很多人不认为跟陪酒女打情骂俏是出轨,但夏璿是那么认为的),她也不能容忍她父亲出轨(她父亲也不认为自己跟尤护士交往是出轨,因为没上床),不能容忍尤护士挖墙角,也不能容忍祁乐(表示要)挖病人墙角。

    对于她自己也是一样,一旦听说夏玄有老婆(还没得到证实),她就采取回避政策,不去他家做温居宴,不接受他的金钱资助,微信也尽快结束。虽然她用夏玄来骗华强放下她,但因为觉得华强知道夏玄有老婆,她也不说自己跟夏玄是男女朋友。

    对表哥也一样,这些年,表哥都没对任何女生有过很高的评价,所以她没回避表哥,是因为表哥没找到女朋友。一旦她发现表哥对某个女生动心了(本集里也没得到证实),她就开始采取回避政策了,不愿意跑到英国去搅散表哥的好事。

    感觉achan 就是带着大奶情结在读故事,特别痛恨那些在她看来一点都不冰清玉洁但却能得到(不止一个)男人爱情的女人,根本没看到故事里描写的事实。

  38. 艾友友
    我觉得achan的意思是夏璿应该这样想:”我是一个被华强破了身的女人,又被华强占有了这么多年,我的身子是不洁的了。而表哥还是处子之身,夏总虽然结了婚,但男人那是在占女人便宜,被玷污的是他老婆,而不是他,所以我是配不上他们两个的。”

    且不说夏璿现在还根本没考虑跟表哥或夏总在一起,就算是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她又为什么要这样自卑和内疚?你以为这是封建社会?你以为90后女生也应该像你一样这么自轻自贱?

    如果表哥和夏总因为夏璿过去跟华强的关系就嫌弃她,那让他们靠边站!夏璿是连“一辈子做剩女”都不怕的人,还会自轻自贱的看待自己?

  39. 艾友友
    回复“小宝妈”:

    你说:“夏璿虽然对华强没有什么感觉了,但是她也做不了立马完全不理华强,一方面善良的她不忍心用绝情伤害华强,另一方面,如果执意立马分手华强意气用事可能会伤害她。”

    ——我觉得你的两个推测都没有事实依据。你还是老观念,觉得不做恋人就应该做路人或者仇人,如果没做路人或仇人,那就是因为怕伤感情,怕被报复。

    但现在的年轻人并不这么认为,他们很多人在分手后,都可以跟前任做朋友,甚至结婚时都会邀请前任参加。越这样越说明自己放下了对方。

    夏璿只说了不做华强的女朋友,也就是不会跟他滚床单了,但她没说连一般朋友都不做了,而吃个饭看个电影聊聊天,都是一般朋友可以做的事。

    她现在考虑的主要是牛姐姐,她希望牛姐姐最终能得到华强的爱,如果她像对待仇人一样对待华强,自然是起不到这个作用的,所以她才编造出跟夏总的故事来。

    而牛姐姐想的那些办法,也是想让华强真正放下夏璿。这两个女生现在已经成了闺蜜,结成了统一阵线,目的就是让三个人都获得幸福。

    我很佩服她们两个。80后90后女生,比我们那代人洒脱多了。

  40. 第39集夏璿说道“你瞎扯些什么呀!人家婚都结了,你以后少开这种无聊的玩笑!”华强没有反驳,不知道是承认这是事实,还是酒醉了思维不清。如果是事实,难道华强还放不下夏璿,是因为觉得夏璿还没有着落?

  41. 华强在夏璿提出分手后还到A市来看他,我觉得有很多种可能,按照境界从低到高的顺序,我来罗列一下:

    1. 他来A市主要是为了找个安静地方打游戏,因为他跟父母住在一起,如果整个周末躲房间里打游戏,可能会被父母唠叨,觉得他不成器,还会不断提到联姻的事,他不如躲到A市的酒店里,尽情打游戏。打到饭点,就叫上夏璿一起吃,也热闹些。

    2. 他想证明自己来A市见夏璿不是为了滚床单,因为现在没床单滚了,他还是继续来,说明他的目的不在于此。

    3. 他想见到夏璿,跟夏璿在一起呆一会。

    4. 虽然他知道应该放下夏璿,思想上也放下了,但他知道夏玄已经结婚,夏璿实际上没有男朋友,周末还是很寂寞的,所以他来陪陪她,直到她找到男友为止。

    这几条,他可能占一条,也可能占几条。

  42. 故事里三男三女?会组成三对吗? 那就是奇迹了

  43. 我也很佩服她们两个!现在的孩子们越来越想得清楚,做得明白!

  44. 艾友友等人的跟帖,看问题真是准,超赞!

  45. 呵呵,挨砸了,谢谢艾友友老师的分析,我真的是老观念,觉得如果分手做不了男女朋友就只能老死不相往来,没有现在的女生洒脱,要与时俱进啊!

  46. 分手了不相往来,也不是自己的本意,而是考虑到有可能给双方配偶带来不好的感受,如果配偶对往来都没意见,观点一致,都活得通透,多一个朋友,何乐而不为啊。所以还是找到要三观一致的,灵魂不会被禁锢

  47. 我觉得夏璿能和华强成为普通朋友其实更好。他俩爱情观明显不同,做夫妻或恋人对夏璿来说并不合适。但做朋友还是不错的。是同学又在一起八年了,彼此熟悉,像亲人一样。夏璿妈妈和外婆过世,爸爸又失职,身边真正的亲人几乎没有。她反感华强在爱情观上的很多做法,但并不是否定华强的一切。希望她能处理好和华强的感情。如果华强和牛姐姐结婚或是有新的恋情,我想夏璿会明智的疏远他,不影响他的生活的。

  48. 我还是相信男女之间没有绝对的友情这句话的。分手之后不一定要绝交,但是肯定要疏远。

  49. 我没有指责夏璿的意思,倒是很欣赏她的为人处世。

  50. 艾园管理员

    回复“茹云”:

    你应该先给“绝对的友情”下个定义,最好是具体指出夏璿应该怎么做才令你满意。

    夏璿和华强分手之后,就不再去酒店会他,而只跟他吃个饭,顶多看个电影,这就是疏远,这些也都是一般朋友能做的。如果连华强邀请她吃个饭都不去,那就是绝交了。

    估计你要的就是夏璿和华强彻底绝交,不然就令你不舒服。

    但夏璿和华强目前的相处方式,也许并不仅仅限于两个恋人分手后的相处,而是有其他的意义。

    艾友友已经分析过了,夏璿现在想的不是怕华强报复,也不是怕华强不开心,而是如何做才能让华强甘心放下她,去爱牛姐姐,使三个人都获得幸福。不然她可以跟华强和牛姐姐绝交,根本不理睬那两个。

    至于华强为什么还来A市看夏璿,“十年忽悠”已经在跟贴里探讨过了,从打游戏到履行自己“如果没有人陪你,我会陪你一辈子”的诺言,应该说每一条都有可能。

    我觉得你的境界还是低了点,只知道用你的已经老化了的观点审视人物,完全没想到人物这样做会有更高层次的意图。

  51. 艾园管理员

    我觉得夏璿目前对华强采取的应对措施,是她一步一步摸索出来的最有效的措施。

    第一步,她在听到牛姐姐讲了联姻和绝食的内幕之后,就主动提出让位,但牛姐姐指出那样没用,夏华两人都会放不下,牛姐姐也讨不到好。

    然后她发现华强跟陪酒女的烂事,果断拉黑,以为这样就可以让华强知道她不要他了,因而安心过泥坑生活,反正牛姐姐不计较,所以三人都能可得其所。

    但拉黑后没有得到预期的结果,反而激得华强半夜往A市跑,于是她改变战术,亲自去酒店跟他说清楚,并拉出夏总做稻草人。

    如果华强到此为止,那么这件事就彻底解决了,但华强没有收手(原因参见十年忽悠的分析),仍然跑A市来看她,所以她只能采取新的战术,那就是让华强自己看明白,如果不滚床单,他俩在一起其实也挺没意思的,没什么话说,只能八卦夏总和牛姐姐等,看女性电影片和陪着逛街对华强来说肯定也没意思,勉强陪一次两次还行,今后一辈子都得这么陪,也不是什么美妙的前景。

    也许男人就是如此,得不到的时候,会特别眷恋,一旦得到了,也会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时间久了就厌倦了,顶多就是靠习惯在支撑。现在经过了这一通,华强应该明白跟夏璿生活在一起,也就那样。

    我相信,经过这番体验,特别是如果华强相信两夏成了男女朋友,他会欣然放下夏璿。

  52. 艾园管理员

    这个故事的几个主要人物,在一般人眼里可能都是“奇葩”,常人不能理解,并不奇怪,但貌似有些读者对男奇葩还是能理解的,但对女奇葩却不能理解。

    表哥明知表妹有男友,仍然守在那里,等着两人分手。这在一般人眼里,肯定是奇葩了,但我们的某些读者并没指责表哥破坏表妹爱情,也没要求表哥不跟表妹联系,而是十分赞赏表哥,赞赏到认为夏璿配不上他,应该自卑内疚。

    华强早就表示如果夏璿找到更好的人,他就让位,还一再撮合两夏的好事。这在一般人眼里,当然也是奇葩,相当于自己给自己找绿帽子戴。但我们的某些读者也没批评指责鄙视,而是被感动得无以附加,直呼华强可怜,责怪夏璿不懂得他的爱。

    要说牛姐姐也是一个奇葩,明明可以靠联姻拆散夏华,但偏偏就不这样干,虽说实质上是为了自己得到华强的心,但至少她不痛恨情敌夏璿,还处得很好,也不让夏璿退出来成全自己。

    如果牛姐姐和华强换个个,我们某些读者会非常赞赏华强,不强迫牛姐姐跟他结婚,还那么担心她的安危,这样的男人,那就是情圣啊。但这事搁在牛姐姐身上,就啥也不是,只令她们反感了。

    夏璿也一样,为了让华强放下她,跟牛姐姐真心相爱,想尽了一切办法,如果她跟华强倒个个,肯定也会得到那帮大妈们的赞赏,华强当初说两夏是绝配,自己愿意退出,但并没有真正退出时,就得到过大妈们的高度赞扬,但这事放在夏璿身上,就只能得到批评了。

    这些读者是不是应该好好反省一下,为什么会有这么明显的性别歧视?

  53. 回复“飞雁”
    每个人对“爱”的理解不同,你的问题不好回答。就像“艾园管理员”说的,“最好是问夏璿本人”。

    我自己希望看到两夏相爱,Happily ever after! :D:D

  54. 谢谢反砸。道理越砸越明。其实我的想法和管理员是相似的,但我当时的表述确实过于片面,其实我是从展望的角度来说的。目前这种情况,肯定是要先让华强死心,不可能一下就绝交。将来就算双方都有异性朋友或伴侣,也未必要绝交,像艾米和小昆,不算亲密,但还是有情有义的朋友。以不影响双方的婚姻生活或情侣之间的感情为宜。相信小璿和华强他们肯定能处理好。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