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见证奇迹(45)

(版权所有,转帖必究)

第二天,她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她一睁眼就去查看她照顾的醉鬼。

但她朝他睡的那边一看,没人!

完了!肯定是掉床下去了!

她急忙滚到他睡的那边,从床沿往地上看,没人,连鞋袜都不在了。

会不会是去上洗手间了?可别在那里栽倒,把头磕破。或者在那里呕吐,把自己噎死了。

她一咕嘟翻身下床,跑到洗手间,还是没人。

等她慌慌张张跑回卧室,才发现他坐在靠窗的沙发上,正发呆呢。

她欣喜地叫道:“哇,你在这里呀?怎么看我到处找你也不吭个声?”

他仿佛从梦中惊醒一般:“我——我以为你——去用洗手间——”

她看看手机,九点多了:“啊?我可真能睡!你什么时候起来的?”

“刚起来。”

她看见桌上有早点:“还刚起来?你连早点都买来了!”

“饿了吧?快吃。”

“你吃过了?”

“嗯。”

“那我先去洗漱一下。”

她抓起衣服和小包,到浴室洗漱了一下,穿上毛衣和牛仔裤,回到卧室吃早餐。

他还是坐在窗前的沙发上,眼睛望着她这边,像是在看她吃早餐,但眼神直直的,与平时大不一样。

她问:“你酒醒了没有?”

“醒了。”

“头疼不疼?”

“还好。”

“人晕不晕?”

“不晕。”

“是不是在想我怎么会在这里?”

他指着手机诧异地问:“我昨晚——打电话叫你来的?”

她见他蠢萌蠢萌的,完全不记得昨晚的事,决定逗逗他:“是啊,昨晚我都睡下了,突然听到手机铃声,拿起一看,是你,我就接了。”

“我——我说什么了?”

“你说你喝醉了,在酒店,叫我过来照顾你,我就打车过来了。”

“我一点印象都没有,如果不是今天看到我手机里有我打给你的电话,我都不知道是我把你叫来的。谢谢你在这里——守了我一夜。”

“没什么,你也守过我一夜的,忘记了?”

“但我那天喝多了,一直在你客厅睡觉。”

“我昨晚没喝多,也是一直在你——床上睡觉。”

他躲避着她的视线,看着地上说:“我昨晚喝醉了,没——对你瞎说吧。”

“那就看你说的瞎说是什么意思了。”

“就是一些——不靠谱的话?”

“什么是不靠谱的话?”

“就是——冒犯你的话。”

“你没说冒犯我的话,只说‘别走——等我——’“

他很不自在:“我——真那么说了?”

“是啊,你不记得了?”

“呃——好像是那么说过。”

“是做梦了吧?”

“嗯,应该是做梦了。”

“什么梦?”

“记——记不清了。”

“是不是梦见了小时候,你妈妈要去哪里,不带你去,所以你哀求她别走?”

“嗯——可能是吧。”

她本来想说他还哭了,叹气了,流泪了,但没好意思说,怕伤了他大男人的自尊。

他沉默了一会,十分困难地开口说:“昨晚是谁——帮我脱的——衣服?”

“你连这也不记得了?”她觉得他应该记得一点,因为她念念叨叨的时候,他貌似还是听得懂,而且多少能配合一下的。

但他说: “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会不会是——给我开房的人帮我脱的?”

“谁给你开的房?”

“我也不知道,肯定是一起喝酒的人。”他看了她两眼,小心翼翼地问,“你——来的时候,我是——穿着外衣——还是——还是已经脱了?”

她肯定地说:“当然是穿着的,连领带都没取,缠在脖子上,像根上吊绳一样,我帮你把领带取了,怕勒死你。”

他满怀希望地问:“那衣服——也是你——帮我——脱的?”

“衣服?我倒是想帮你脱,免得裹在身上不舒服,但是——我没那个本事啊!你那么大个子,又醉得人事不省,我这么单薄的女生,能脱得了你的衣服?”

他脸红了,咕噜说:“那只能是我自己脱的了,可能是衣服——裹在身上不舒服——”

“如果是因为衣服裹在身上不舒服,那我来之前你干嘛没脱呢?”

他还在垂死挣扎:“但是我今天早上看到你——是穿得——好好的——”

“那你以为怎么样?一直保持车祸现场?”

他咂摸了一会,好像悟出了她话的意思,顿时手足无措,满脸通红:“如——如果我做了什么——不靠谱的事,请你原谅,我——我——我会负责的——”

“怎么负责?”

他往她腹部瞟了几眼,她差点笑出声来,这才几个小时啊?就往那儿看?难道那儿会有动静?

他商榷说:“要——要不要——买药吃?”

她见他没说“我会跟你结婚”之类的话,而是说买药避孕,很不开心,讥讽说:“你还挺老练呢,知道买事后药?是不是——经常做出这种不靠谱的事?”

“没有,从来没有过——我的意思是——以前从来没有过,就这次——”

“为什么以前没做过,这次就做了呢?”

她希望他说点类似于“以前没人让我有这份激情”之类的话,但他却说:“因为我以前——从来没喝醉过。”

她很不喜欢这个答案,质询道:“那你怎么知道买药的事?”

“听——听说的。”

“但是吃药很伤身体的,你没听说过?”

“对不起,对不起,我昨晚真的——喝醉了,不然我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她已经没兴趣继续逗他了,因为逗来逗去都是喝醉了对不起之类的说辞。

他问:“可——可不可以验——验一下?”

“验什么?”

“就是那个——”

她估计他说的是验孕:“你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

他惶惑地看着她。

她说:“验那个要等些日子才行的,不是立马就验得出来的!”

“哦,那——要等多少久?”

“总要等到——我亲戚没来才行吧?”

“你亲戚?”

“啊?亲戚也不懂?”

“你表哥?”

“好吧,亲戚不懂,好朋友懂不懂?”

“你室友?”

她实在忍不住了:“哈哈哈哈——亲戚和好朋友都是——委婉的说法,其实就是女生的——生理期!”

他终于懂了:“哦,那——那——要等多久?”

“一个星期吧。”

说完她就觉得不对,如果等一个星期就是生理期,那现在不成了安全期了?但她看他那个样子,未必知道这个,或者即便知道现在也没心思做算数题,已经吓破胆了。

他恳求说:“那——下个星期——我——我陪你去验——”

她不忍心再逗下去,怕他一个星期之内急死掉了,而且他这么担心出事,而不是欣喜地要跟她生宝宝,也挺伤她心的,便坦白说:“算了,我吓唬你的,你衣服是我脱的,因为你全身发烫,衣服都汗湿了,我怕你感冒,所以给你脱了。你没做什么需要负责的事,只——抓了我的手。”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是喝醉了。”

她见他连抓个手都要赖到喝醉上去,更不高兴了:“你别自责了,我知道你是喝醉了才抓我的手的。我还可以告诉你,其实也不是你打电话叫我来的,是费经理用你的手机打的。”

他脸上现出一种奇怪的表情,既不是释然,也不是感谢:“哦,是这样。”

她站起身说:“好了,都说清楚了,你的酒也醒了,我该回去了。”

他仰头望着她,恳求地说:“别走——”

他说这话的声调跟昨晚一模一样,她心一软:“好,我现在不走,等到退房时再走。”

他如释重负:“那你——再睡会?你昨晚肯定没睡好。”

“嗯,差不多凌晨四五点才睡。”

“那你快睡,睡好了起来我请你吃饭。”

“你也睡会吧。”

“好的。”

她躺到床上,他躺在沙发上。她知道他胆小,也不劝他上床来睡了,只抽了条床单扔给他,自己躺在大床上,舒舒服服地睡觉。

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她坐起来一看,他躺在沙发上,但睁着眼睛,好像在想问题。

她问:“你醒了怎么不叫醒我?”

“嗯?”

“过了退房时间了,要多算一天的钱的!”

“那干脆再睡会?”

“不睡了,我肚子饿了。”

“那我们出去吃饭吧。”

吃饭的时候,他一直有点不自在,不敢看她的眼睛,总是躲避她的视线。

她有点生气:“我不是对你说了吗?我刚才开玩笑的,你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说,你怎么还这样?好像对我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就让你很没脸面似的!”

他慌忙解释:“不是那个意思,不是那个意思!我是在想,我这么重,你一个人怎么可能脱得了我的衣服——”

她笑了:“还在纠结那点事?告诉你吧,是我一边脱一边念念叨叨指挥你,在你配合下才成功的。”

“我——我配合了?”

“是啊,你好像听得懂一样。”

“但是我确实一点都不——记得。”

“没事了,我以人格做担保,什么都没发生,行了吧?”

他终于放松下来。

她边吃边问:“不是说不喝酒的呢?怎么昨晚喝得烂醉?”

“是说不喝的,但文丽说我练习了一场,至少要派上点用场,所以就喝了。结果跟你上次说的一样,上了酒桌,就由不得我自己了,这个敬,那个灌,一下就喝得找不着北了。”

“找不着北人家就更要灌了。”

“是的,而且到后来自己也不愿意谢绝了,觉得自己挺能喝的,比谁都能喝,所以就敞开来喝,一直到喝醉。”

“醉了很难受吧?”

“不光是难受,还这么——麻烦人,害你半夜跑来照顾我——”

“以后还喝不喝?”

“不喝了,打死也不喝了,大不了做回我的设计师。”

“做回设计师还是不行的,你做回了设计师,谁来帮我制定那些好方案好政策,让我崭露头角呢?其实你也可以去谈生意但不喝酒啊!”

她把冉东和费文丽的对话学说给他听了,他表示同意:“是的,我也觉得生意场上并不是一定得喝酒才行。昨晚喝酒时根本没谈生意,就是各种劝酒赌酒,闹哄哄的,我也没记住谁是谁,没结下人脉。”

“冉东说得不错,你喝也是白喝,醉也是白醉。”

“是的,扩大产品销路还是靠产品本身,喝酒拉关系可能对某些行业有用,但对我们行业,基本没用,谁也不会因为私人关系就批量订购珠宝产品。”

“要不你也跟费经理一样,定个戒酒合同,违反了就净身出户?”

“我跟谁定呢?”

“跟我定呀,你违反了合同,就净身出户,桃花园的房子归我。”

“行!”

她得意地说:“我拿了房子,就送给我室友,她为了在A市买套房子,天天上夜班,快累死了!”

Advertisements

62 responses to “艾米:见证奇迹(45)

  1. 夏总真是个绅士啊

  2. 沙发!

  3. 夏总真的是初恋男呀:)

  4. 夏璿很善良喔~

  5. 好,夏总发誓不在生意场上跟人拼酒,我就放心了,不然总觉得他会被谁坑了,做出夏璿无法容忍的事来,然后错过彼此。

    现在费文丽为了生孩子也准备戒酒了,夏总就少了一个被人拉下水的可能。

    我国内做生意的朋友也说大多数情况下喝酒不是为了做生意,而是一种习惯,一种工作和生活方式。

    来了客户总是要请到酒店吃饭的,去客户那边也总是要被请去吃饭的,生意做成了更是要搞答谢宴会。

    平时下班了没事干也会约着同事去喝酒,节日要喝,生日要喝,亲戚朋友结婚要喝,死人要喝,生孩子要喝,满月要喝…..总而言之,喝酒的借口和机会太多。

  6. 也许夏玄有遗传病,所以没有如果有孩子就生下来之类的想法。

  7. 夏玄不像结过婚哪,对男女之事没什么经验。

  8. 夏玄好忠厚啊。这样的人现在太少了。

  9. 感觉夏玄有隐情,所以不能痛快追求夏璿。

  10. 每天都期盼着艾米的文字,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就上来看看,夏玄酒醒了的表现让我有点捉摸不透啊?为什么是他打电话叫夏璿来他就有点忐忑?还怕说不靠谱的话做不靠谱的事冒犯夏璿。但一听夏璿说是费文丽叫来的表情又那么奇怪。而且他还特关心他的衣服是什么时候脱的是谁脱的,难道他真的对费文丽有过想法吗?所以怕喝醉了失态失仪?

  11. 是的,每天都盼着,早上看了好几次了,终于盼到了,

  12. 我倾向于夏玄怕失态失仪

  13. 他一开始看到夏璿躺着她床上可能是怕自己对夏璿做了什么,后来他问衣服是什么时候脱的谁脱的就是想确认一下自己是不是对费文丽做过什么,当然除了费文丽也可能有另外的人。夏玄在梦里哭说“别走,等我……”,这话应该不是对夏璿说的,而是心里那个离他而去的人。

  14. 我倾向于夏玄是和费雯丽说的“别走,等我……”他之前可能为了让费雯丽和她老公放心,就拿夏璿来当挡箭牌,说夏璿是他女朋友。不然,费雯丽大夜里哪里会叫夏璿来照顾他,而且费雯丽老公也说“你不就是他女朋友。”

  15. 离他而去的有可能是费文丽,他爱而不得;也可能是另一个他深爱过的人。凭直觉,我觉得他呼唤“别走”的那个人,不是他父母或其他亲人。难道奇迹是从夏玄身上产生的?

  16. 夏玄很在意是脱衣服的时间,蛮担心是夏璿来之前就脱了的,而且他肯定了是一块喝酒的人帮他开房,跟他喝酒的他应该记得有费文丽,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他为自己是不是跟费文丽之间发生了啥很担心

  17. 夏玄所占故事的篇幅已经可以算得上是男一了,我希望夏玄过去的经历中没有太悲切的故事或疾病,来成就奇迹的发生了。@牧歌子-北京 他肯定是对这个有担心的呀,所以才会问那么仔细

  18. 嗯,是的呢

  19. 他不怕和夏璿发生关系,倒怕和费雯丽发生关系。他们以前不是男女朋友吗?我倒是觉得他应该更怕和夏璿发生关系,毕竟人家女孩儿也没和他交往呢,还是醉酒后。他觉得和费文丽发生关系,破坏人家家庭了,负责不了。和夏璿发生关系,可以负责吗?总之,夏玄身上迷雾重重,搞不懂他。

  20. 我觉得他应该是一个很自律的人,即便他很喜欢谁,他也不会随便去冒犯对方。所以,酒醉后发生了他不可控制的事情,他可能觉得对自己的道德是一种亵渎,所以才会有这样的不安表现,我是这样猜想的

  21. 是不是顾虑华强还横在那里呢

  22. 呵呵,这一晚夏玄醒来后心里得多纠结哈,各种担心,而夏璿还没醒,都没法求证

  23. 当然,也许是其他别的理由,我们只能等艾米揭晓谜底

  24. 我觉得他应该很不安,不管和谁发生关系,醉酒后衣服还脱了,醒来后忐忑不安!从夏玄醒后的对话来看,我都怀疑他交往过女朋友吗?怎么什么都不知道的感觉,太纯情了!那么大年龄的男人了,完全发蒙的状态。

  25. 夏玄对夏璿已有了倾慕之心,他不知道夏璿对他是什么样的感情,他只知道华强是夏璿的高调男朋友,如果夏璿没了男朋友,那么夏玄追求夏璿可能会先发展感情到一定程度才有肌肤之亲吧,现在连清醒的表白都没有就看见自己穿着小内裤睡在夏璿身边,他坐在窗前的沙发那儿呆萌的举止言行不定多担心冒犯的心中的女神呢。

    哈哈,所以祁乐说他初恋男的表情啊

  26. 估计真没准是处男,初恋男。这是酒后做错事儿老男人的状态吗?呵呵,真是拿他没办法。在国内他真是太纯真了!感觉像是夏璿趁他酒醉做错事儿了!

  27. 我认为夏玄以前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恋情,和女主一样非常的有才华,后来得了不治之症,夏玄一直照顾她去世。

    夏玄一直对女主很照顾,因为女主她们设计风格和样式好多都是一样的或是非常相像。

    夏玄的女朋友和夏玄说过“不要忘了我,我会来找你,而且能让你认出我来”。

  28. 刻骨铭心,估计也没有肌肤之亲的那种。不然怎么会连女孩儿基本的生理期和怀孕的常识都很陌生。

    表哥在国外没打听到夏玄这么刻骨铭心的恋情?好像费文丽也没透露过夏玄其他的恋情。我还是觉得另有隐情,不一定是恋情。

    夏玄觉得自己一次就能让夏璿怀孕,应该也不是不举之类的性功能方面的病。

    @厚德载物–沈阳 哈哈哈,《你的名字》的套路,时空穿越了!

  29. 上一条是宬煊,不是厚德载物,请管理员修改

  30. 如果时空穿越,应该算是奇迹了。

  31. 我猜的是奇迹,很多不合乎常理的事情,发生才叫奇迹。

  32. 恩,也一直在想奇迹是什么,拭目以待。现在就夏玄的事情很神秘,其他主角经历都很明朗,如果不是再发生什么不可思议的事儿,那奇迹应该和夏玄有关。见证奇迹,不一定是夏璿经历,她看到证实存在也可以。

  33. 艾园管理员

    我同意“丁香花”的分析,夏总担心的是自己在酒醉的情况下,(强行)跟夏璿发生了关系。

    他看到自己衣冠不整,但又不记得是怎么回事了,所以很希望是一起喝酒的人帮他脱的衣服。这一点就排除了他担心跟费文丽发生关系的可能,因为费文丽也是”一起喝酒的人“,但他显然不怕衣服是费文丽帮他脱的。

    当他听夏璿说她来的时候他衣服还没脱时,他开始着急,但仍然希望自己是因为衣服裹在身上不舒服才脱掉的(不是为了做爱)。

    当夏璿指出如果是因为衣服裹在身上不舒服,那你为什么在我来之前没脱呢(那时不也是裹在身上不舒服吗)?

    所以他寄托在最后一线希望上:你的衣服穿得整整齐齐呢(我们应该没发生关系吧?)

    但夏璿变相承认是发生了关系,只不过不能让那乱糟糟的场景(车祸现场)一直保持在那里,自己才穿上衣服的。于是,他认为肯定是(自己强迫)夏璿发生关系了,便开始担心怀孕的事。

  34. 艾园管理员

    男夏担心女夏怀孕,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他不知道女夏已经跟华强分手了,或者虽然知道分手的事,但不知道女夏喜欢不喜欢他,所以他担心自己酒后鲁莽行为令她怀孕。

    另一种可能就是他的确是已经结婚了,那么他担心女夏怀孕就是不言而喻的事情了。

  35. 跟夏璿有关的夏玄的奇迹

  36. 夏玄的表现很奇怪,明明是喜欢夏璿的,却害怕和夏璿扯上关系,难道他真的是有什么生理缺陷?还是不可告人的难言之隐?

  37. @丁香花-秦皇岛 您是知情人吗?每次推理的都差不多,而且语气坚定。

  38. @茹云–江西 应该不是害怕扯上关系,是不想这么冒昧的醉酒后扯上关系吧,他醒后什么都记不起来了。如果真是有肌肤之亲,他应该挺愧疚的。这和两人相爱相悦还是不同的。看他的表现,还是非常传统和纯情的。

  39. 是的,我觉得他可能没有多少恋爱经验。希望他一切都正常,不要虐女主和我们读者。

  40. 应该正常吧,还挺自信一次就担心夏璿怀孕了呢,我觉得他还是挺可爱的,那么大的男人,晕乎乎的。@茹云–江西 没事,夏玄不成,还有我们表哥深情等待呢!

  41. @窚煊-北京 哈哈,你应该问我你哪来的坚定啊?夏璿给的!

  42. @丁香花-秦皇岛 我总是不断发问,没法坚定的论断。都怪我们无处安放的表哥,不是遥不可及,就是又有个富二代小师妹狂追不舍,真是恨铁不成钢啊!

  43. @窚煊-北京 嗯 嗯,我就没有这样的困扰呀,因为我一直也不是表哥派,更从不是华强派,坚定的夏玄派!

  44. 我一直都觉得夏玄扑朔迷离的,还是表哥比较明朗和坚定。

  45. 我也觉得夏玄是男主,因为女主很关注他。

  46. 跟读至此的夏玄我还没感到扑朔迷离,因为夏璿有男朋友,所以不管是夏玄对夏璿还是夏璿对夏玄在个人生活方面的相互了解都不深的,猜心的阶段,但随着深入的了解不知道以后夏玄会不会扑朔迷离。

  47. 夏玄的态度还是不明朗啊,总觉得他有顾虑、有秘密。一会儿结婚了,一会儿又很信赖夏璿,连房子都愿意给她。总之让人放不下,又不能大胆的相爱。不如表哥坦然表示爱意,也明确表示等着夏璿,直到她找到可以托付的良人,他才考虑自己的幸福。

  48. 我感觉夏总之所以这么介意细节,一来害怕自己酒后亵渎了心中的女神,二来女神是名花有主的人,华强那么高调示爱,两人虽然已经分手,但是估计只有两人知道,夏总作为旁观者只是默默关注,默默陪伴

  49. 夏总纯情到这种程度,应该是从没和女性深度交往过,和费文丽就是一起成长的伙伴吧,关系密切但是亲密有度。而费文丽一定知道夏总喜欢夏璿,未进公司前就关注夏璿了,之前夏璿网店的首饰都是费文丽代买的,夏总提出的很多改革方案都是对夏璿有利的,给夏璿提供了许多发展才能的机会,在背后一定努力过很多,夏璿不知道但是费文丽肯定是知道的。

  50. 夏玄说的结婚了就是礼貌的拒绝祁乐的托词

  51. 我和表哥一样,只要夏璿能得到幸福就好。不管夏玄是创造奇迹也好,还是见证奇迹也好,如果他俩能相爱并幸福,在一起也成。别再让夏璿经历磨难了。不然,就赶快让表哥回国,或是夏璿出国和表哥在一起。

  52. 故事中有多处情节显示璿儿非常注意保护自己,遇事都会提前做好防御措施,已经两次提到雕刻刀,这会不会是艾米挂的抢

  53. 本来想着这集会有重大突破,完全没有预想的情节,看着夏总紧张的样子好可爱,也证明夏总第一没有经验,第二女主在他心中应该是女神级的存在,不会轻易亵渎,由此看来夏总不仅有识人之智,温柔体贴,还是个正人君子,值得信赖。没有大突破夏璿还得继续翻烧饼了

  54. 别走,等我~是对夏璿说的?小龙女走进了夏玄梦中?

    亲戚~你表哥?好朋友~你室友?哈哈哈,萌男夏总逗死我了!

  55. 我猜 男夏是曾经有一段短暂刻骨的恋情,并且和恋人结婚了,但没有实质性关系,恋人就可能因病或者意外去世了。

  56. 男夏梦里牵挂的会不会跟女夏上次晕倒时显现出来的妈妈做的首饰有关?艾米为啥要写首饰那个细节?感觉是把枪。

  57. 管理员对夏玄言行的分析,很有道理,我也希望事情就是这个样子的。

  58. 我还是坚信夏玄没有结婚。费文丽与夏玄是好朋友,并且从故事中感觉费文丽也是个比较理性的人,如果夏玄已结婚,她应该知道,就不会有意搓和两夏了。我猜测夏玄担心夏璿怀孕,一种原因是艾园管理员分析的“他不知道女夏已经跟华强分手了,或者虽然知道分手的事,但不知道女夏喜欢不喜欢他,所以他担心自己酒后鲁莽行为令她怀孕”,另一种可能夏玄会不会有什么隐疾,是不适合生育的,所以他特别担心夏璿怀孕。

  59. 回“艾园管理员”:已经预约了小伙和小三重新验下血型,也发动家族成员一起验一下,看看有多少和我一样是Rh阴性血型。我也加入了中希网-“中国稀有血型之家”,江苏地区的会员只有2941名,上海1359名,真是稀有啊!记得当初医生和我讲你是罕见血型、珍稀血型时,瞬间觉得自己珍贵了好多:)。谢谢你!

  60. 夏玄应该是个很有故事的人:)。我很认同管理员对夏玄的分析。

  61. 奇迹只能是与夏玄有关的了。

    我以前的“三合一”理论,是建立在“一女爱三男”的基础之上的,不然就用不着三合一。现在华强基本上下架了,表哥也在下架途中,夏璿(最)爱的是夏玄,那就不存在“一女爱三男”的情况了,也就不用三合一了。

    如果夏玄丧偶,那就不是奇迹了。如果夏玄以前有个恋人分手了,貌似也跟奇迹扯不上边。所以我还是把赌注下在费文丽身上。

    当夏玄听说是费文丽叫夏璿来照顾他时,他的脸上现出一种奇怪的表情,不是释然,也不是感激,那是什么呢?

    可能是惊讶,因为他没想到费文丽会叫夏璿来照顾他?

    从费文丽的性格和生活方式来看,我感觉夏玄不会深爱她,爱到她已经结婚还放不下的地步,所以我觉得更可能的是费文丽爱夏玄,追求过,但没得到,只好跟别人结婚了。但在争取怀孕的过程中,发现自己得了某种不治之症,时日不多,丈夫因此离她而去,而夏玄为了满足她最后的希望,跟她在一起了,于是夏璿在一边见证奇迹。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