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远方:我为夏玄“代言”

作者:还有远方

 一头拉车的倔驴发脾气,非要往悬崖方向跑,车夫拚命向回拉,最后筋疲力尽只好松开手。驴子和驴车掉下悬崖摔得粉碎,车夫探头看了之后对已经丧命的驴子说,你终于胜利了!————

可能很多时候我们有的人为了坚持自己的主张,宁可付出惨痛的代价。旁人看着可笑可叹。自己还以为胜利了。—-我声明一下啊,我不是倔驴。—-我是“初级知傻”,假设高级知傻的“水瓶”里有一整瓶是100ml的话,我的“水瓶”里不知道有没有5ml?—-算了,自轻不是我的风格,我决定自重一点—-我就有5ml!所以我还要来认认真真的波浪波浪一下。(满瓶子不荡,半瓶子波浪波浪嘛!二十分之一就更荡得凶了……)

我的主张就是夏玄是追过夏璿的。不但追过,而且是没见面就开始追了。或者可以说那是追的前奏?追的前奏也叫追。—-我说的。歌曲的前奏是不是歌曲的一部分?谁能说不是?

这个追,我认为不能像某个城市有个地标性建筑一样,是有座建筑来证明的;也不能扛一面旗,上面写“我来追你了,你快跑呀!”来拉开序幕的;也不像两方开战之前,先发篇檄文、下个战书什么的来宣布开战;也不能像两人在一起了,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有个明确的时间和地点的。所以追没追,什么时候追的,是不那么清晰可辨的。但总是有迹可循的。

我是以“不冤枉一个好人,不放过一个坏人”的精神“掘地三尺”地来找证据的哈。

记得当初在前任总监的推荐下,夏玄注意到了这一批新入职的人员里的夏璿。

“是的,我在遇见你之前,就从你的求职资料里知道了你的存在,你的才华和天分,还有你的——美丽,都让我——怦然心动——”

只看了她的简历,就怦然心动了。“不丑,很美,天然去雕饰的美,白璧无瑕的美,尤其是你的眼神——有点——忧郁,但不是——自我怜悯的忧郁——而是——我不知道怎么形容,总之是让我想起那首歌——Everybody hurts——虽然经历过生活的打击但——但仍然是勇敢坚强——乐观向上——从那时起我——我就在盼望着与你见面——”

还没有见面就得到男神这么高的评价!他对她是”未见”钟情,一见倾心。所以他为了她的才华不被埋没,在未见面时就一直致力于帮她争取独立创作的权利。——“从一开始就在为你争取设计师的职称,但是人事部门循规蹈矩,按部就班,上面也有阻力,所以费了很大劲,只争取到一个副设计师职称。本来还想继续争取,但时间来不及了,再不发录用通知,你可能就被别的公司挖走了。”——努力争取、运作了几个月,但只争取到副设计师,还是没有独立创作的权利……只好又研究、改革作品选拔制度,殚精竭虑想出一系列几乎为她量身定做的规则,以便能让夏璿独立创作,人尽其才。

这一切,可以说是爱才惜才,也可以说是爱慕而发生的追求举动。只是他还没来得及大张旗鼓地追——他刚一试探,夏璿就告诉他自己有相恋八年的男友。——“是的,我很难过,很遗憾,但是——我还是很感谢你,让我知道世界上的确有令我怦然心动的女神存在——”

——这是一个事实,也是一种态度。这种情况下,夏玄还怎么追?只能把爱慕埋在心里;只能把“伤痛在所难免”留在签名里;只能借“谈工作”之名来跟夏璿交往; 只能在工作实在没的可谈,再拉着她“学习喝酒”,哪里是要“学习喝酒”?分明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因为他的眼神已经很朦胧,说话也有点大舌头,整个人呆萌呆萌的,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如果不醉,他肯定不敢这样盯着她看。”……

夏璿在办公室晕倒后,他对她一系列救助照顾可能不算什么,但是后来又“追”出去送她回家,一趟趟帮她提菜提东西,并且想抱她上楼,那么牵肠挂肚,那么小心翼翼,那可是真正的“追”呢!反正是一般同事享受不到的待遇。____“呵呵,我也不是对每个员工都照顾这么周到。”

两夏工作方面的接触,夏璿自己是骗自己说他只是为了春季产品,为了什么什么。问问夏玄承认吗?他承认我都不承认,我承认你们也不会承认!不过他有可能认为自己一开始是没打算追的,所以不算追。但是这些不由自主的关怀、帮助如果不叫追那叫同事之间的关心吗?(——你怎么没去关心别人呢?就别死扛着不承认了!要不然我就不给你“带盐”了!)

每个人的恋爱故事都不一样。在两夏,夏玄那么多不由自主地接近,不由自主地关怀,那么积极地配合演戏,好多次主动进行“彩排”,设计情节、表情甚至预演,那就是一种追。当爱来时,两心的碰撞和吸引不由自主。追了,不一定追得到手,不追,不一定不能到一起。所以,关键不在于追没追,而在于互相有没有动心。

没有两夏的两心相吸这个内因,仅有华强跟陪酒女的调情,牛姐姐的助推这些外因,他们也不会一触即发水到渠成。哈哈,想起夏玄被小璿儿的饺子馅逗得落荒而逃的情景!

这个故事,可能因为有癌症这个阴影一直笼罩着,我们很少看到艾米的搞笑,总是时不时的就被艾米搞哭了。我们心疼小璿儿在应该在父母膝下承欢的年纪痛失母亲,父爱缺席;我们佩服小璿儿“自成人”,把自己管理成为德才貌兼备的女神;我们遗憾因为“演戏”夏玄提前跟小璿儿在一起把自己置于两难境地;我们相信两夏不管最终能不能在一起,他们都能获得幸福。

特别令人感动的是,小璿儿最后在小雅病床前善解人意的“示弱”,(——这让我一直生活在担忧之中,特别紧张,特别郁闷,经常会情绪低落,惶惶不可终日。)一下子把小雅置于开导者的位置,这肯定带给她病中从未有过的感受。我们也为小雅不幸患癌惋惜……

(悄悄问一句表哥要我带盐不?我怕你嫌咸呀。你跟馨儿是真是假?璿儿是不做你们之间的小三的哟。)目前我是为夏玄代言。暂时不叛变。不然“墙头草”的标签怕是去不掉了!

20 responses to “还有远方:我为夏玄“代言”

  1. 楼主对“追”的定义与大家不同,我说的大家,包括我,夏璿,夏玄,费文丽,以及在心里默默赞同我的人。

    楼主说的“追”,应该是“爱”,夏玄早就爱上夏璿了,这是故事已经描写的事实,夏玄自己也对夏璿承认了。

    但是我们大家说的“追”,是指“表白”。

    夏璿问夏玄”(既然你那么早就爱上我了),但你为什么没来追我呢?“——说明夏璿说的追,不是爱,而是表白。

    夏玄解释了为什么自己没来追夏璿 (你有男朋友,虽然你们已分手,但华强还是来看你)——他并没说”我怎么没追你呢?我不是做了bla bla bla吗?”,说明连他自己都承认的确没追夏璿。

    费文丽说:“等他——忙完这一段,会好好来追你的。”——说明费文丽也认为夏玄没追夏璿,至少是没“好好追”。

  2. 我们都知道夏玄很爱夏璿,没有人会否认这一点。但既然他这么爱,却一直没来追(表白),说明他认为自己还不具备表白的条件,或者时机还不成熟,所以他还在等,也希望夏璿能等他 (别走,等我)。

    那么,他为什么会认为表白的条件/时机不成熟呢?对这个问题,可以有多种答案,其中之一就是他与小雅之间有一纸婚书。

  3. 可能我想像中的追是跟大家有些区别。我想像中,想尽办法对一个人好,不由自主想要靠近她,就是在追了。

    包括请你吃饭,请你看电影,这些事就是在追了。可能是当事人自己心知肚明的事。有时候是没有明确说出来的。不会声明说:我要追你了,我要请你吃饭了,我要请你看电影了。每个人的恋爱过程不一样。发生在互有好感,或一方对另一方有好感的一些交往都能算追。我是按细节判断是否在追,而不是当事人承认不承认。当然不知细节的其他旁观者可能更不知道是否追了。

    我觉得,表白更应该算确定恋爱关系的一种方式。同意或拒绝,把两人的关系指向两个方向。

    不过,我同意的确在夏璿眼里,表白才算追。

    但是后面夏玄也表白了,在夏璿说没来追的话之后。所以我认为在夏璿眼里,夏玄也追了。只是,刚一表白,他们就分开了。

  4. 回复”还有远方“:

    确定关系之后,就不叫追了。

  5. 我把夏玄没有追夏璿拿出来说事,不是为了计较”女追男“还是”男追女“,也不是指责夏玄不够主动,而是在探讨背后的原因。、

    夏璿问夏玄“你为什么没来追我”,也不是在计较谁主动谁被动,而是担心夏玄已婚。

  6. 我也不是在计较谁追谁啊,只是我认为是追了的,所以在细节里找证据来支持我的观点。

    但我也预料到到底追没追可能会有争议,所以事先就声明了,我不是倔驴啊。但我坚持我的观点,哪怕沦为倔驴。可能还是一个对追的定义的问题。

    在我的定义里,表白不叫追,叫确定恋爱关系的一种方式。

  7. 我也“追”过来了啊!
    看了艾员、还有远方的探讨,确实觉得二者对于“追”的定义不同。

    感觉艾员(或者艾员说的大家)对于“追”的定义是指的那些(有意识至少潜意识中)带有目的有想法,想跟对方成为男女朋友而付出行动,称为“追”。“追求追求”既有“追”的行为,又有“求”的目的。

    感觉还有远方口中的“追”是艾员口中的“爱”,就是说夏玄的确是爱夏璿的,而且是未见面时就有了爱慕之心或者动心的感觉。但是他与夏璿捅破窗户纸之前的那些行动,并不带有目的性,就是并非出于想跟夏璿做男女朋友,而是情不自禁的表现。

    不知道我理解的对不对啊二位?要不还有远方你在读后感中先给出你自己对于夏玄表现的“追”的定义(爱的行动???)?这样的话就会前后对应,消除分歧?

  8. 回复“还有远方”:

    如果你对“追”下个与众不同的定义,就是为了说明你很倔,那就根本没有贴在艾园的意义,因为没有谁会介意你倔还是不倔。

    如果你对“追”下个与众不同的定义,是为了证明夏玄早就爱夏璿,那也没有意义,因为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如果你对“追”下个与众不同的定义,是为了说明你跟我的看法(夏玄跟吕小雅有一纸婚书)不同,那就需要使用我的定义,否则没有意义。

    如果你对“追”下个与众不同的定义,是为了说服夏璿,夏玄,或者费文丽,那就更没意义了。

  9. 艾友友
    我觉得这篇的题目如果改成“我为夏璿代言”,那就没什么问题了,因为夏璿后悔不该假戏真做,应该在听到夏玄说自己已婚时,就及时打住,所以她说“都怪我”。

    但楼主用事实证明,夏玄虽然说了已婚,但实际行动仍然在爱夏璿,也就是说,爱情是来自双方的,而不是来自夏璿一个人,那么夏璿假戏真做,就不是由于鲁莽,也不是一厢情愿,而是水到渠成,当然就“不怪你”了。

    这篇的问题出在楼主的题目,楼主举的例子都是夏玄自己的言行,那怎么能叫为夏玄代言呢?而且楼主对“追”下了个跟故事人物不同的定义,就不是代言,而变成反驳两夏了,因为那两个人都认为夏玄没有来追夏璿。

  10. 我觉得文章的题目没什么问题,“还有远方”的确是在为夏玄代言。但她代言的目的,不是反驳“艾员”对夏吕拿过结婚证的假设,而是反驳我说过的表哥比夏玄更爱夏璿。

    我在62集下跟了个贴,说表哥比夏玄更爱夏璿,我给的理由之一就是“从爱情上来讲,夏玄也没有追求过夏璿,一直都很被动。”

    所以”还有远方“这篇文章是想证明夏玄其实是追求过夏璿的,所以他更爱(或者跟表哥一样爱)夏璿。

    我说的没追求,用的是夏玄自己的定义,当两夏假戏真做,捅破了那层窗户纸之后,他仍然认为自己没追求过夏璿,并解释为什么没追,所以这个“罪名”不是别人强加在他头上的,是他自己认可的。

  11. 夏玄爱夏璿,这是肯定的。但他做的一切,都尽力保持在同事和工作范围内。

    夏璿在他办公室晕倒,他细心照顾,还主动要送她回去。但这也没超出同事范围,无论是谁,遇到这样的情况,只要不是猥琐男,应该都会这样做。从故事的描写来看,他也没有助手,所以只能亲自出马。一旦夏璿叫他别再接送,他也就听从了。

    他为她谋求职称,设计新流程让她出类拔萃,等等,这些都是工作范围的事。如果说他这样做都是因为爱她,不爱她就不会这样做,那就降低他的品格,也降低夏璿的才华水平了。

    两次喝酒,他都找了工作借口,还两次声明自己没考虑性别。所以,这些都不能算是追求。

    唯一一次跟工作无关的,就是晚上来保护夏璿,但他也不像表哥那样着急,而是一直在客厅沙发上睡觉。虽然是因为喝醉了,但如果很为夏璿着急,应该会把酒给吓醒了,或者想个办法让自己清醒(比如催吐之类)。

    他没来追求夏璿,当然是有原因的,可能是因为跟小雅登过记,可能是怕小雅伤心,可能是不想搅散夏璿和华强,肯定都是高尚的原因。但这些只能解释为什么他没来追夏璿,不能否定他没追这个事实。

  12. 回复十年忽悠:

    他为她谋求职称,设计新流程让她出类拔萃,等等,这些都是工作范围的事。如果说他这样做都是因为爱她,不爱她就不会这样做,那就降低他的品格,也降低夏璿的才华水平了。———

    举贤不避亲,举亲不避嫌。当然,夏璿不是夏玄的“亲”,而是“爱”。但我觉得道理是一样的。

    不能因为对她有好感就不推荐她,不能因为对她有好感就避嫌。而且,夏玄只是提供夏璿一个施展才华的舞台,关键还是靠夏璿的才华说话。我觉得,这没有降低夏玄的品格,也没有降低夏璿的才华水平。

  13. 她深呼吸了几口,说:“别紧张,要从思想上认为我们就是——同居男女,那样就不会出破绽了。”

    “对,我们是同居男女,我们是同居男女,来,你也念几遍。”

    “念这干嘛?”

    “谎话重复千遍就变成了事实嘛,至少在自己心里是这样。”
    ———-

    夏璿当时不认为夏玄追过她,可能是出于认为他有老婆,不可能会追她。也可能是出于自谦,在他表白之前,不相信他是爱她的,是在追她。从祁乐和费文丽和华强表哥几人一再向她表明夏玄是喜欢她的可以看出,她一直有点不相信夏玄喜欢她。这可能是出于通常的爱人的一方总是不自信这一心理。

    上面是两夏要表演同居男女时的对话。从这里可以看出,他们是有时候为了让自己相信某一事情或做到某一事情,是会从思想上欺骗自己的。那么,尽管夏玄是打算按兵不动,先不追夏璿的,但行动上有这些追的举动,是不是给自己做过心理建设,是不是会欺骗自己说,我这不算追呢?然后自己也相信了。

    年初去接小璿儿到他家吃饭,配合小璿儿拍半裸照,这些情节,满满地爱意流露,能算做同事之间的交往吗?

    就算夏玄跟小雅有婚书,但只是为了帮人的婚书,也无损于夏玄的品格。这不是通常意义上的脚踏两只船,或出轨。所以就算他追了夏璿,我们也无权遣责他。

  14. 遣责—-谴责

  15. 夏玄虽然是准备过些时再追的,但他又担心夏璿跑了,连做梦都在担心:别走,等我……所以他情不自禁地做出了他不认为是追的很多举动。

  16. 回复“还有远方”:

    你对“举贤不避亲”的理解有问题,或者说用在这里不能支持你的观点。

    举贤不避亲,意思是我们举荐一个人,是因为他的才华,不能因为他是我们的亲戚,就为了避嫌不举荐他。

    夏玄为夏璿谋求职称,设计新流程等,都是因为她的才华,而不是一种追她的表现。如果是为了追她,那就是假公济私。

  17. 回复“还有远方”:

    我觉得关于下面两点,你不用再争辩了:

    1、夏玄没有追夏璿:这是个事实,他自己承认的。
    2、夏玄爱夏璿:这是大家(包括“十年忽悠”)公认的,所以你也没必要费力证明。

    如果你写这篇文章是针对“十年忽悠”关于“表哥比夏玄更爱夏璿”的观点的,那就应该把表哥和夏玄同时拿出来评论和比较,证明表哥对夏璿的爱不比夏玄多。

    但你也不能从追没追入手,因为夏玄本人承认没追,所以纠缠这一点没有意义。你可以分析为什么他说自己没追,或者为什么他没追,不追不等于不爱,如果你能证明不追是更大的爱,那就驳倒“十年忽悠”了。

  18. 回复“观者”:

    我把你的两个跟贴删了。

    你第一个贴说“喜欢你的分析”,但这里分析的人不止一个,所以你的跟贴模棱两可,容易引起误会。

    第二个贴你说等着“十年忽悠”关于“表哥比夏玄更爱夏璿的分析”,但“十年忽悠”早就在《见证奇迹》62集下分析过了。

  19. 回复“艾员”
    我以为不点名,default 指的是楼主--本文作者。下次一定注意
    谢谢告知,“十年忽悠”关于“表哥比夏玄更爱夏璿的分析” 找到了。

  20. 回复“观者”:

    楼主的分析,已经受到了反驳,如果你喜欢楼主的分析,就应该说出个理由来。不然的话,这么无脑的喊一声“喜欢”,既是对反对者的不尊重,也是对楼主的不尊重。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