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读:几分钟看完《荆棘鸟》(4)

《荆棘鸟》16-20梗概

(16)

德罗海达牧场有了第一台收音机,家里每个人都很注意收听。九月一日这天,梅吉听到广播说希特勒侵犯了波兰,英国已经对德宣战,于是澳大利亚也被卷入了战争。

梅吉家的男人都想去参军,但鲍勃不同意,说参了军牧场的人手就不够了,而在家乡牧羊也是支援军队,因为军队不仅需要羊毛做军服,还需要羊毛做很多其他东西。

但一年之后,传来了英军从敦刻尔克撤出欧洲的消息,更多的人涌去参军,梅吉的双胞胎弟弟也参军了,驻扎在埃及。隔段时间会有信从埃及来,已经破烂不堪,但全家人都读得很专心。

卢克专门写来一封信,告诉他自己没参军,还在收割甘蔗,并说是怕她担心才写信的。她想起自己分手前对他的嘲笑,转手把信扔进了字纸篓。

梅吉成天在牧场劳动,过几天才有空看孩子,但只要她看到戴恩,就总是心情翻腾。戴恩酷肖拉尔夫,只有头发颜色不同,拉尔夫是黑头发,而戴恩是金黄头发。戴恩聪明伶俐,人见人爱。四岁的姐姐朱丝婷也很喜欢弟弟,梅吉托付她照看弟弟,她像小大人一样应承下来,还因为戴恩的缘故,脸上有了笑容。

但战事越来越吃紧,日本占领了香港,然后攻下了新加坡,临近的澳大利亚非常着急,想把自己的军队从欧洲前线召回来保卫家园,但只召回了部分军队,梅吉的双胞胎弟弟所属的第九师并没被召回,仍然留在北非,打了最后一仗。所幸的是,双胞胎弟弟都幸存,回到家乡度假。

而在欧洲,拉尔夫向红衣主教报告了意大利总统墨索里尼被推翻的消息,这意味着教皇危险了,也许会被抓到德国去。有人建议让教皇化妆潜逃,但红衣主教说教皇绝不会同意。拉尔夫提议公开谴责希特勒,即使被抓被杀也在所不惜。但红衣主教提醒说,希特勒不会杀他们,因为那样会使他们成为英烈,正中他们下怀,希特勒会把他们送到波兰的集中营去秘密处死。

教皇是反共的,认为希特勒能抗拒共产主义侵袭,所以教皇是支持希特勒的。

这时,德军将领凯瑟琳来了,说德军保护他们,让他们叫那些躲避的人都出来。主教们都希望德军不会占领梵蒂冈,拉尔夫动用他纯熟的德语,向凯瑟琳晓之以理,说如此文明的现代德军,不应该毁灭希腊罗马这样的古城,希望他能宣布罗马为“不设防城市”,这样德军就不会炮轰罗马。凯瑟琳担心自己的仁慈会换来罗马的背叛,拉尔夫向他保证绝对不会。

梅吉两个双胞胎弟弟所属的第九师开赴巴布亚新几内亚前线,那里的气候使很多士兵得了疟疾。帕西受了伤,中了十几颗子弹,但被抢救过来,只是生殖器也被打伤,以后可能没有什么感觉了,他被送回了德罗海达。

(17)

1945年9月2日,基兰博下了十年来第一场透雨,而且传来战争结束的消息。梅吉的弟弟回到家里,找工的人也多了起来,牧场找人工容易了,梅吉终于不用亲自去牧场劳动。

卢克写来一封信,说自己老了,干不了几年了,不过仍然是最好的劳力,每年能挣五千英镑,很快就可以买农场了。他问她到那时愿意不愿意跟他在一起,还问她想要的孩子要到没有,并说女人一心扑在孩子身上,也许这就是他们感情破裂的原因。

梅吉的妈妈问她愿意不愿意去跟卢克一起生活,她说再过一百万年也不愿意。

妈妈劝她离婚再嫁,但她说离婚是违背天主教教规的。妈妈说自己并不是天主教徒,而是新教徒,按她的宗教离婚不违背教规。但梅吉说不想再结婚,带着孩子呆在德罗海达,她觉得很幸福。

戴恩已经七岁了,长得高大挺拔,面貌俊秀。朱丝婷也长高了,但很瘦,性格坚定严峻直率聪慧,想法经常跟母亲有冲突。

菲说戴恩跟他父亲长得一模一样,梅吉以为是在说卢克,而她很讨厌别人这样说。但菲说不是在说卢克,而是在说拉尔夫。梅吉不承认,但菲说戴恩一出生她就看出来了。

然后菲说出实情,说她早就知道梅吉喜欢拉尔夫,而拉尔夫也喜欢梅吉,但拉尔夫为了自己的野心,不会娶梅吉,所以梅吉嫁给卢克是对的,因为当拉尔夫知道梅吉爱自己的时候,他不会想得到她,只有当她属于别的男人的时候,他才会想法得到她。不过她看不出拉尔夫到底看上了梅吉什么,就像每个做母亲的人因为潜在的嫉妒而看不见自己女儿的闪光点一样,她对梅吉是如此,梅吉对朱丝婷也是如此。

菲又说,不管他看上你什么,他都是从一开始就看上了的,一直没变。当你离开卢克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得到了拉尔夫。

菲还说起自己年轻时的爱情,对方是一个已婚政治家,全新西兰都有以他名字命名的街道,身上有一半毛利人血统,而菲也有一些毛利人血统,也许这是他们亲近的原因,这也是她更爱弗兰克的原因。但过去了这儿久了,菲终于认识到丈夫帕迪才是最好的男人。

梅吉对母亲的怜悯很不开心,说自己比妈妈聪明,戴恩的事做得天衣无缝,没人会知道。但菲说总会有人知道的,我家当初也做得很巧妙,但你还不是知道了吗?我以这么可怕的方式失去了弗兰克,你将来也会失去你的戴恩的。

但梅吉不相信,她说她会把戴恩拴在牧场,就不会失去他。但妈妈说你连拉尔夫都拴不住,怎么可能拴住他的儿子?梅吉警告菲,如果把戴恩的事情说出去,她会杀了菲。但菲说自己嘴很紧,不会说出去,还说以前不重视女儿,现在才知道母女才是一类人,而儿子不过是些可以拆卸的玩具。

梅吉问,我们到底是在哪里做错了呢?菲说一生下来就错了。

当朱丝婷11岁戴恩10岁的时候,他们被送到悉尼去住读,飞机起飞之后,梅吉非常挂念戴恩,但她对朱丝婷的挂念却很淡薄,觉得女儿一切都很像她爸,除了不是守财奴以外。

1952年8月4日,拉尔夫登上了《悉尼先驱报》,一幅照片占据了整个头版,现在他是罗马教廷国务大臣助理,刚被教皇封为红衣主教,报纸介绍了他的生平,现年58岁,已经是最能影响教皇的为数不多的几个人之一。报道还援引了记者采访菲的话,菲回顾了拉尔夫对她家的帮助,最后说虽然拉尔夫离开很多年了,但这里肯定有人还在怀念他。

梅吉看了报纸,哭笑不得,说现在明白朱丝婷的性格里有些东西像谁了,就是像姥姥。菲问如果拉尔夫回到这里来,你会怎么办?梅吉说他回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便把报纸扔进火里烧掉了。

11月,拉尔夫真的回来了,开着一辆豪华跑车,从悉尼一直开过来。他来到德罗海达牧场,每个细胞都充满了感情。在墓地附近,他听到一阵格格的笑声,以为是梅吉,但其实不是,是一个男孩,在逗一头小猪。男孩非常英俊,像逃出天庭的天使。

男孩跟他打招呼,说自己叫戴恩-奥尼尔,拉尔夫听到“奥尼尔”这个姓,知道是梅吉的孩子,看来她还在跟奥尼尔生活。如果他当时不是投身教会,这就会是他的孩子了。但他马上想到,如果不投身教会,他还在爱尔兰养猪,根本不可能遇到梅吉。

他问起男孩的父亲,但男孩说没见过父亲,父亲从来不在德罗海达。男孩看到他的红衣主教戒指,跪下亲吻了他的手。

这时朱丝婷来了,一点不像梅吉,朱丝婷管戴恩叫“宗教迷”,还说吻戒指是不卫生的,两个孩子为这事争吵起来,朱丝婷明显不喜欢拉尔夫。

拉尔夫见到了菲,觉得她的眼神还是那样冷淡。他说他有几个星期的假,菲问他会不会跟他们呆在一起,他说他没别的地方去。

拉尔夫在河边散步的时候,看到梅吉回来了,穿着靴子马裤男士衬衫,像个翩翩少年。她搂住他的脖子,他搂着她的腰,脸靠在她头发上。梅吉说,我警告过你,在德罗海达,你就不属于上帝,只属于我。他说,我知道,我这不是来了吗?

拉尔夫问她为什么在他之后又回到卢克身边,生了儿子。梅吉说是卢克强迫的,只一次,就怀了孕。拉尔夫说他爱两个孩子,因为是她的。她说她认识他30年了,他还是那么多愁善感。

拉尔夫说现在他认识到教廷是古老酸腐僵化的世界,但年轻时认识不到,而梅吉很早就认识到了。

梅吉说:”亲爱的拉尔夫,我是明白这个的。我明白,我明白……我们各人心中都有某些不愿摒弃的东西,即使这东西使我们痛苦和要死。我们就是我们,就是这样,就象古老的凯尔特传说中那胸前带着棘刺的鸟,泣血而啼,呕出了血淋的心而死去。因为它不得不如此,它是被迫的。有些事明知道行不通,可是咱们还是要做。但是,自知这明明不能影响或改变事情的结局,对吗?每个人都在唱着自己那支小小的曲子,相信这是世界从未聆听过的最动听的声音。难道你不明白吗?咱们制造了自己的荆刺丛,而且从不停下来计算其代价。我们所做的一切就是忍受痛苦的煎熬,并且告诉自己。这是非常值得的。” (这段是译文原文,不是我的总结)

吃过晚饭后,拉尔夫告诉大家一个消息,弗兰克要被释放了,这是他为梅吉一家所能做的一点事情,大家都欢迎弗兰克回家来,还争着要去接他,但菲决定自己去接,大家都同意了。

晚上,拉尔夫去梅吉房间找她,两人共度良宵。

安妮和路迪夫妇如约来过圣诞,弗兰克也被释放了,菲把他接了回来。

(18)

朱丝婷告诉梅吉,她要去当演员。梅吉说你不是要去悉尼大学读艺术的吗?朱丝婷说那只是个烟幕弹,迷惑你,好让我秘密进行我的计划的。梅吉说你有没有当演员的身体条件呢?朱丝婷说我不是去当电影明星,而是当演员,演戏(话剧),已经被悉尼的卡洛顿剧院录取了。

梅吉说你很有美术天赋,干嘛不学美术?朱丝婷说我不想一直画到死后才被人知道,我想现在就能在舞台上大喊大叫大哭大笑,除了舞台,我还能在哪里这么自由?我要名扬天下!

梅吉问你不想结婚吗?朱丝婷说我才不会围着个男人转,哭哭啼啼过一辈子呢。

梅吉认为女儿对自己不礼貌,女儿则暗示说我知道你干的那些事。当然,你能离开男人,自己养孩子,还是很不简单的。

朱丝婷的外婆菲很支持她做演员,说她有潜质,还说自己从来不干涉子女的选择。

朱丝婷回到悉尼,做了祛除雀斑的手术,描了黑眉毛黑眼睫毛,变成了一个俊姑娘,她没有父亲那种惊人的美,也没有母亲的优雅雍容,但也还不错。她跟两个女同性恋邻居成了好朋友。她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她身上那种从小训练出来的不让环境影响自己性格的气质。

40岁的阿瑟是个专门扮演儿童的演员,他注意到了朱丝婷,虽然他有老婆,但这不妨碍他勾引她。于是他邀请朱丝婷去喝咖啡,跟她谈弗洛伊德、处女膜和爱情等等。但朱丝婷比他还大胆,直接说自己不适合月光玫瑰之类的浪漫词汇,要来就来真格的,她现在带着钱,足够去旅馆开房间。

到了旅馆,朱丝婷毫不扭捏地脱了衣服上床,跟阿瑟做爱。

戴恩跟姐姐的性格截然不同,姐姐是严于待人,宽于待己,而他则正相反,宽于待人,严于待己。但这不妨碍他们相处得很好,她什么事都告诉弟弟。这次也不例外,说自己昨晚已经失去了童贞。

戴恩很不赞成,说童贞应该留给丈夫,但朱丝婷说他迂腐,难道你会把童贞留到结婚吗?戴恩说自己永远不结婚。

朱丝婷说初夜并没让她觉得美好,还说那男人四十岁了,自以为有经验,其实不行。戴恩说她不该跟这样的人做爱,要看人品。这话说得朱丝婷也有点沮丧了。

戴恩才17岁,但已经身高一米八九,仪表堂堂,他是个好学生,是班长,板球队长和橄榄球队长。他非常热衷教会活动,身在教堂使他感到宁静和崇高。

戴恩18岁那年,有一天跟妈妈在矿泉边交谈,梅吉惊讶地发现儿子已经长大成人,完全是又一个拉尔夫。她问儿子是否知道女人的事情,他说他对女人不感兴趣,也不打算结婚生子,而是想当教士,虽然他也有男人的欲望,但他觉得只有放弃那些欲望才能显示出上帝在他心里是第一位的。

梅吉想起当年拉尔夫也是在矿泉边对她说这番话的,便说上帝真是女人的敌人。戴恩看到妈妈这样痛苦,不由得流下了泪水。梅吉不忍心让儿子伤心难过,立即说支持儿子当教士,并提议把他送到罗马拉尔夫红衣主教那里去学习。

朱丝婷知道后竭力反对,大骂拉尔夫,但也无济于事。

梅吉给拉尔夫写了一封信,恳求他照顾教导戴恩,并说“我偷来了什么,就归还什么”。但拉尔夫没有读懂这句话,但因为戴恩是梅吉的孩子,所以还是细心照顾和教导戴恩。

朱丝婷后来去了伦敦,在那里演戏,然后到罗马看望弟弟,弟弟带她参加一个小型聚会,除了拉尔夫和其他几位大主教之外,还有一个叫雷纳的矮胖男人,很风趣,对她一见钟情,聚会完后就提议送她回旅馆,因为她弟弟要祷告,没时间送她。

两人相谈甚欢,朱丝婷笑称雷纳是魔鬼,她自己也是魔鬼。雷纳给魔鬼下了个定义:感情如此坚定,只有上帝才能挫败他;没有道义上的顾虑,道德观念很少。

雷纳说朱丝婷与弟弟戴恩一点也不像。

这位雷纳,其实就是多年前拉尔夫为之祈祷过的一个惧怕战争而又不得不参战的德国小士兵,有犹太血统,但没让人知道,逃过了一劫。他经历了出生入死的战乱之后,于1955年作为西德最富有、最强有力的人之一和波恩国会的一位新人重返罗马,见到了拉尔夫主教。但貌似拉尔夫对他感到失望,因为他没有成为教士。

雷纳曾结过婚,但后来离了,他说那些有雄心的男人对他们的女人都是不好的。他被朱丝婷所吸引,热烈追求她,但她一直没打定主意结婚。

(19)

戴恩在罗马度过了八个春秋,获得了教士的职位。安妮劝梅吉去罗马参加戴恩的典礼,但她不敢去,怕自己见到拉尔夫和戴恩会受不了。

朱丝婷又来到罗马,这次是雷纳去接她,他们在一起玩得很开心。戴恩要到希腊去,朱丝婷因为雷纳的关系,没有一起去。但刚好在这一次,戴恩出事了,他在希腊时,为救两个落水的姑娘,自己溺死了,遗体被埋在了希腊。

梅吉得知此事,心痛万分,她决定把儿子的遗体运回德罗海达来埋葬。于是她亲自飞到罗马去找拉尔夫,叫他马上搞架飞机,跟她一起飞到希腊去寻找儿子的遗体。

拉尔夫说他爱戴恩像爱自己的儿子一样,但他现在要开会,实在没法离开。

梅吉无奈,只好说出戴恩是拉尔夫的亲儿子的事实。拉尔夫悲痛地倒在地上痛哭,问梅吉为什么不早告诉他。梅吉说,戴恩出生的时候,我妈一眼就看出他是你的儿子,而你这么多年竟然一点也看不出来,我干嘛要告诉你?其实我在给你的信里已经说了,我偷来的东西,现在归还给你,你也没看出来。

拉尔夫悲痛欲绝,立即跟梅吉一起去寻找戴恩尸体,并亲自运送回德罗海达,亲自主持葬礼。在葬礼上,他回顾自己的一生,说了很多忏悔的话,最后因心碎而猝死。

(20)

雷纳从报纸上得知拉尔夫去世的消息,立即去找那位跟拉尔夫关系最好的维图里奥红衣大主教,从那里得到证实,戴恩是拉尔夫的亲生儿子,他很奇怪朱丝婷为什么从来没告诉过他。

他认为戴恩这孩子是一个悲剧,但维图里奥告诉他,戴恩不是悲剧,他生来就是为上帝服务的,现在,在他经受人世间的痛苦之前,上帝就把他召去,这是一件幸福的事。

他回到办公室,发现有两封信,一封是拉尔夫写来的,把德罗海达交给他管理。另一封是朱丝婷写来的,说你说过,我们俩如果不结婚就彻底分手,现在我选择彻底分手。他把她的信扔进了字纸篓。

他去了伦敦,在戏剧舞台上看到了朱丝婷,演得非常好。

戴恩死后,朱丝婷非常自责,认为是自己没一起去希腊才出事的,她伤心自责得不能自拔,躲起来不见雷纳,也不回老家去见家人。她觉得如果自己不回家,家人会以为她没心没肺过得很好,如果回去,就露了马脚了。

雷纳去了德罗海达一趟,虽然他现在是这个庄园的主人,但没把这事告诉那里的人,只说是来看梅吉的。他告诉了梅吉自己很爱朱丝婷,希望梅吉能推女儿一把,别让女儿回老家永居,并叫梅吉别告诉女儿自己来过。

朱丝婷觉得自己几年来已经演遍了莎士比亚著名戏剧里的所有女主,决定永久回到德罗海达去,雷纳没有表示反对。他在伦敦买了房子,还邀请朱丝婷去他的温居宴上充当女主人,朱丝婷很开心,以为雷纳想挽留她,但雷纳并没有挽留她,还说可以派司机去送她去机场。

她感到大惑不解,又很失望,回到家看见了一封母亲的来信,叫她不要认为戴恩的死是她的责任,还说是我叫戴恩去罗马的,那是不是说戴恩的死是我的责任呢?戴恩已经死了,你怎样内疚都不能挽回他。你也不适合在德罗海达久居,因为你的演艺事业在伦敦。你回来也不能起到安慰我的作用,我们在德罗海达过得很好。

朱丝婷豁然开朗,刚好雷纳也派司机来接她了,于是她留在了伦敦,并跟雷纳结了婚。

梅吉收到朱丝婷结婚的电报,她明白德罗海达的时代要终结了。

是的,不仅仅是时代。让未知的后人去重新开始这种循环吧。一切都是我自己造成的,我谁都不怨恨。我不能对此有片刻的追悔。鸟儿胸前带着棘刺,它遵循着一个不可改变的法则,她被不知其名的东西刺穿身体,被驱赶着,歌唱着死去。在那荆棘刺进的一瞬,她没有意识到死之将临。她只是唱着、唱着,直到生命耗尽,再也唱不出一个音符。但是,当我们把棘刺扎进胸膛时,我们是知道的。我们是明明白白的。然而,我们却依然要这样做。我们依然把棘刺扎进胸膛。(这一段也是译文原文)

(完)

10 responses to “艾读:几分钟看完《荆棘鸟》(4)

  1. 也就是说,自从拉尔夫“得手”之后,就基本没和梅吉联系或者见面了,一直到他当上了红衣主教,儿子都多大了之后,才来到德罗海达,与梅吉偷情了几天,尔后又走了,又了无音信。

    这一点证明安妮说的男人得手后就会离开,完全适用于拉尔夫。

    很多年后,儿子死了,梅吉去寻找儿子尸体,他竟然推脱要开会,不陪她一起去希腊。但当梅吉说出戴恩是他的儿子时,他突然就变了,会也不开了,跟梅吉一起去寻找儿子,最后还心痛致死。

    所以他说的“我爱他们,因为他们是你的孩子”,其实是撒谎,他爱的是自己的孩子。

  2. 拉尔夫死后把德罗海达留给一个不相干的人雷纳,而不留给梅吉,说明他瞧不起她的智商,认为她不懂得管理这个大庄园。

    他在心里一直是瞧不起梅吉一家人的智商的,当他刚拿到玛丽的新遗嘱时,就认为梅吉的爸爸不懂得管理庄园,遗产留给他们也没用。

    他喜欢梅吉的地方,是她的美丽善良逆来顺受忍辱负重。

  3. 隐形的翅膀

    还有,梅根美啊, 她从小就美丽无比,任何男人看到她动心都毫不奇怪。 戴恩这个角色,其实写的挺失败的, 非常面具化。

  4. 荆棘鸟这个比喻(或者象征)模糊不清,鸟儿把荆棘扎进自己的胸膛,到底是比喻什么?荆棘鸟唱的歌,又比喻什么?

    荆棘鸟这种不明不白的求死,又是为了什么?是为了唱出一曲最美的歌吗?那么梅吉唱出了什么歌?

  5. 我确实觉得艾员用“逆来顺受”“忍辱负重”来形容梅吉是准确的,因为艾读梗概里面唯二之处引用译文原文,点题荆棘鸟的那两段描写,的确给我“逆来顺受”“忍辱负重”的感觉。

  6. 从这个译本来看,并没提到过“荆棘鸟一生只唱一次,它从出生起就在寻找荆棘树,找到后会选择最长的那根荆棘,自己撞上去,让荆棘刺穿自己的胸膛,然后流着血开始歌唱,歌声比任何鸟类的歌声都美,一直唱到死去为止”,但网上有这段话的英语,说是quote(摘自)原文。

    不知道到底是译者没翻译这段,还是那些人把荆棘鸟的传说当成了作者的原文。

    作者在这里写的两段关于荆棘鸟的传说,都只说“胸膛带着刺”,没说是荆棘鸟自己故意刺穿自己的,也没说一生下来就开始寻找荆棘树。

    我在二十集原文里都找过了,没找到这一段,说明不是艾读没总结下来,而是译者没翻译,或者原文根本就没这一段。

  7. “每个人都在唱着自己那支小小的曲子,相信这是世界从未聆听过的最动听的声音。难道你不明白吗?咱们制造了自己的荆刺丛,而且从不停下来计算其代价。我们所做的一切就是忍受痛苦的煎熬,并且告诉自己。这是非常值得的。”

    ——我觉得这才是作者想要通过这本书传达的中心思想,也是“荆棘鸟”的寓意所在。作者两次提到荆棘鸟,都强调鸟儿“它是被迫的”,“被不知名的东西刺穿身体”,而我们则是主动的,是自己把棘刺扎进自己的胸膛,“我们是知道的。我们是明明白白的”。

    所以,作者对人性的看法是悲观的,认为人人都在追求自己的目标,觉得自己若达到目标,将会是最辉煌的胜利。为了达到这个目标,人们不惜吃苦受罪,也连累别人吃苦受罪,还自我欺骗说:这是非常值得的。

  8. 看艾读梗概里面对于两段荆棘鸟的点题文字,第一段是在拉尔夫说“现在他认识到教廷是古老酸腐僵化的世界,但年轻时认识不到”的时候梅吉说的;第二段是结尾处梅吉收到朱丝婷结婚的电报后出现的描述。貌似这两处提到荆棘鸟的时候也确实并没有明显的跟爱情挂钩。

    我之前对于“荆棘鸟”这个比喻,还真是一直以为“荆棘”主要是比喻的爱情之路上的磨难,“美丽的歌”指的是爱情;但现在我看了十年忽悠说的,我个人还真觉得“荆棘”理解为“为达到目标不惜吃苦受累”,“美丽的歌”其实就是“达到目标”,更全面更精准。

    那么,如果从爱情方面来理解“荆棘”,我感觉梅吉体会到的”荆棘”貌似只是拉尔夫的“神性”,——“上帝真是女人的敌人”——她可能觉得自己是败给了上帝,败给了拉尔夫的神性,潜台词好像是如果拉尔夫没有那种强烈的神性,那么拉尔夫就会深爱她,就没有那么多的痛苦和煎熬??而实际上,拉尔夫对于梅吉的爱只是“得手”的级别,根本没达到人性的级别。但梅吉可能自己仍然觉得自己唱出了她的人生中“最美丽的歌”(她获得了爱情),她不悔,她觉得是值得的。

    我看了一下网上的简介,发现《荆棘鸟》是1977年出版的,作者描绘的这个故事是横跨1915-1969年的澳大利亚的家世,我不知道是不是在那个年代中的澳大利亚,女性普遍是那样一种地位,在家里被忽视,是男人的附庸,所以像拉尔夫这样的(虽说骨子里其实他也是看不起梅吉的智商的)能够在行动上表现出对于女性的帮助、做出某些关爱、怜悯等这种,在那个年代就已经算是不得了,算是突破了,就会让女的为之倾倒,不惜受到煎熬??

    而实际上,从现在的眼光和审美再来看,梅吉的这些表现真的就是“忍辱负重”“逆来顺受”,拉尔夫也不值得梅吉(主动)将荆棘刺进自己的胸膛直到死去;而梅吉唱出的这首爱情之歌真的也谈不上是真正意义上的最美丽的歌。

  9. 艾读后面还会像比较《平凡的世界》和《山楂树之恋》那样去分析、比较《荆棘鸟》和《山楂树之恋》吧,坐等,翘首以待!
    非常感谢艾读精炼的梗概,我这篇跟上篇一样,追的津津有味,确实做到了几分钟读完荆棘鸟的故事。

  10. 非常感谢艾读精炼的梗概;感谢十年忽悠总结的中心思想。又饱餐了一顿。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