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读:几分钟看完《牛虻》(3)

《牛虻》第三部梗概

(1)

离威尼斯起义只剩下五个星期了,牛虻和琼玛忙得顾不上个人的悲伤。现在的问题是把如何走私过来的武器分发到各个起义小组手里,但那么重的武器,道路又崎岖,再加上到处是暗探,负责运送的人发出求援信号,说要么增添人手,要么推迟起义日子。

牛虻把求援信带到琼玛那里,商量增援的事。最后牛虻决定亲自出马,但琼玛不同意,说他太好识别了,瘸腿,脸上一道疤,很难掩人耳目。

牛虻说他可以化妆,琼玛说那你得让我跟你一道去。牛虻想了一会,答应了,但说不是一起走,是他先去,她随后再去。他还说这边也需要一个靠得住的人坐镇,让马尔蒂尼干吧。

马尔蒂尼来后,单独跟牛虻谈了会话,他问牛虻是否爱琼玛,牛虻说我爱她,但不会向她求爱,我这次只是去死。然后他解释说,我这次是没有希望的了,但我会叫那些同志保护琼玛,所以琼玛不会有危险。

马尔蒂尼不明白,说你以前也经常通过边境,啥事没有,为什么这次就一定会有事呢?

牛虻说,有个德国传说,如果你遇到一个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幽灵,你就会死了。

马尔蒂尼说,我不懂你这些传说,但最好还是让我去,因为我没你那么出名,没那么多人认识我,而且如果我死了,琼玛不会像你死了那么难过。

牛虻瑟瑟发抖,说:你愿意看到我的坟墓张开把我吞没吗?

最后还是决定让牛虻去,但马尔蒂尼护送他到边境,四只眼睛总比两只强。

牛虻回家准备了行装,出门的时候,发现门外有暗探把守,只好从后窗跳出,来到琼玛家,待到半夜再出发。

马尔蒂尼也回去准备,给琼玛和牛虻一点单独在一起的时间。

牛虻犹豫了很久,才说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琼玛说请你一定告诉我,免得你死了,我仍然永远无法确定。牛虻刚说了句“当我去了南美——”,马尔蒂尼回来了,结果什么也没说成。

出发前,牛虻从小本子上撕下一张纸,给琼玛写了汇合的地点,下面还写了一行字:在那儿我会把一切都告诉你。

(2)

这天是蒙泰尼里的教区赶集的日子,牛虻化妆成一个揽工的农民,以找工的名义跟六个运送武器的私贩子聚齐。他小声说这里到处都是暗探,有一个认出了我,已经去叫巡逻队了。我们的马屁栓在宫殿前,现在我们先小心接近我们的马匹,然后一起骑马撤出这里。

行动开始后,一切都还算顺利,那六个私贩子里已经有五个骑马冲到了人群之外,第六个在等候牛虻。牛虻已经用枪撂倒了一个暗探和一个巡逻兵,马上就能拿到马匹,骑上逃走。

但正在这时,红衣主教蒙泰尼里冲了过来,站在牛虻和士兵之间,正对牛虻的枪口。牛虻摇晃起来,拿枪的手垂了下去。士兵一拥而上,把他摁倒在地,抓了起来。

蒙泰尼里没有看到抓人这一幕,他正在试图安慰那些惊慌的人群。当士兵押着俘虏从他跟前经过的时候,因劳累和失血而脸色苍白的牛虻低声对他说:“恭喜你,主教阁下!”

五天之后,琼玛把马尔蒂尼叫去,商量营救牛虻的事,一个参与过行动的私贩子也在场,说他们六个都愿意参与牛虻的越狱行动。琼玛已经通过内线搞到了监狱的平面图。

他们分析政府一定会处死牛虻,因为他打伤了暗探和士兵,而且以前就是被通缉的。

(3)

统领决定设立军事法庭来审判牛虻,这样可以尽快地判处他死刑,免得他越狱。但蒙泰尼里主教不同意这个做法,说设立军事法庭审判平民是不公正的,也是非法的。

统领说这人有刺刀一样的舌头,成天在狱中蛊惑民众,每次审判,他都口若悬河,把审讯人员若干年前犯的贪污受贿之类的事情都翻出来说,让人听了还以为是他在审判我们。如果你不信,等我们提审他时,你可以来偷听。

主教说我才不会偷听呢,不过如果你们把他押到我这里来,我愿意跟他谈谈。

统领同意让主教跟牛虻谈谈,于是牛虻被押到主教那里。

主教问他一直往国内运武器是为了什么?他回答说是为了杀老鼠。

主教注意到他手上的伤痕,问他是咋回事,他说是镣铐勒的,主教立即帮他清洗包扎。

主教问他打算怎么办,他说能逃就逃,不能逃就死。主教问,如果你能出狱,你会干什么?他回答说杀老鼠。他还引用《圣经》上的话,耶稣有一次曾对他的信徒说:“你们不要以为我带着和平来到世上;我带来的不是和平,而是剑。”

然后主教说,我在怎么处置你的问题上,还是有一定发言权的,我想做的,就是让他们不要对你使用暴力,所以我想听听你有什么抱怨,再就是看看你是个什么样的人。

牛虻说,我没什么抱怨的,我把武器运进来,难道还指望政府嘉奖我?他们揍我是自然的事。至于我是什么人,我已经向你忏悔过一次了。

主教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于是他用那个西班牙朝圣老人的腔调说:我是一个苦命的罪人——

主教手里的铅笔折断了,在屋子里踱来踱去,半晌才说:你窥探了我的悲伤,嘲笑我的痛苦,我再问你一次,我使你受过委屈吗?

牛虻回答说:你使我想起了杂耍表演。

主教再也忍耐不住了,让士兵带走了牛虻。

(4)

蒙泰尼里主教虽然跟牛虻闹了个不愉快,但他还是履行自己的职责,让统领把牛虻的镣铐打开。

开饭的时候,狱卒送来酸臭的面包,牛虻不想吃,但狱卒以一种奇怪的声调劝他吃点,他意识到了什么,掰开面包,发现里面有一把锉刀,还有一张纸条,叫他锉断窗栏杆,半夜两到三点通过走道越狱,一切都准备好了,不然就没机会了。

他高兴极了,吃了点面包就开始锉栏杆,锉了几个小时,感到浑身疼痛难忍,人像要虚脱了一样。他坚持锉着,一个纸团塞进牢房,他弯腰拾起,看见上面写着:今天一定要越狱,因为内线明天就会调走,那就没机会了。

他继续锉,疾病已经快发作了,他这个不再信上帝的人做起了祷告,然后接着锉啊锉。

早上,蒙泰尼里主教还没从噩梦中醒来,就被士兵叫醒了,说统领要见他。统领进来报告说,牛虻差点逃走了,今早三点士兵巡逻时,发现他已经逃出了牢房,倒在走道里,医生估计是旧病复发。

马尔蒂尼等人也猜到是因为牛虻旧病复发,所以没逃出来。琼玛难过得躺倒了,其他人开始考虑新的援救方法。

(5)

整整一个星期,牛虻都处于严重的疾病状态,统领为了防止再发生逃跑事件,不仅给他上了手铐脚镣,还用皮带绑住他的身体,稍一动就勒进肉里。

他浑身痛得受不了,只好放下自尊,请求他们给他一点鸦片,但他们不给。他又请求见主教大人,他们也不转达。

离“迎圣体节”只有几天了,统领不得不去找蒙泰尼里主教,说如果不在节日前处死牛虻,城里就会发生大暴动,军队不得不镇压,那就会发生大流血。

主教问那你干嘛不把他送到别的地方去呢?统领说怕路上有人劫走犯人。

主教让统领按着十字架发誓,如果不处死牛虻就会发生大流血,不然他不会同意处死犯人。统领按着十字架发了誓。

主教说我现在再去见他一次。

(6)

主教来到牢房,看到牛虻被皮带绑住,立即让军曹拿把刀子来,然后主教亲自割开了皮带。还叫军曹松开了镣铐。

主教对牛虻说,统领告诉我,说如果不处死你,节日游行的时候就会有人来劫狱,发生大流血,但我如果同意他们开军事法庭审判你,就等于我同意处死你,我为这事非常矛盾,我想把这个交给你做决定。

牛虻愤怒地说,你怎么还是这样呢?当我十七岁的时候,你也是把责任推给我,让我决定你去不去梵蒂冈。

主教脸如死灰,浑身发抖,牛虻抓住他的胳膊说,padre,难道你看不出来我没死吗?

“亚瑟,”蒙泰尼里低声说道,“真的是你吗?你是从死亡那里回到了我的身边吗?”

父子终于相认,主教还保存着儿子出走前留给他的那个纸条,一直藏在教士服里。

牛虻劝说主教放弃他的上帝,跟他一起逃到外国去,说我从来也没想过报复你,我只想救你。

但主教只同意帮助儿子越狱,却不肯放弃上帝,情愿等儿子逃走后,自己到森林里去饿死,或者吃安眠药长眠不醒。

牛虻大失所望,主教走后,他整夜躺在黑夜中哭泣。

(7)

星期二,军事法庭用二十分钟时间草草走了个审判的过场,判处牛虻死刑。他听到判决,一点也不震惊或激动。

统领问他有没有什么要对亲人交待的,他没回答。统领又说要给他找个牧师来,他拒绝了,说他不信神,不用牧师。

他只请求了统领一件事,行刑时不要绑住他,也不要蒙住他的眼睛,他不会跑的。

第二天,他被带出去行刑,他遍体鳞伤,瘸得更厉害了,但他站在太阳下,无所畏惧。

行刑的六个士兵全都哭了,抖得厉害,打了几次都没打死他,他轻松地嘲笑他们,叫他们打准点,最后终于在枪声中倒了下去。

红衣主教蒙泰尼里赶来了,看见了儿子满身鲜血,他像梦游的人一样痴痴呆呆。

已经躺在地上的牛虻居然举起断了的手,说道:Padre,你的上帝满意了!

主教缓缓转身离开了那块血迹斑斑的地方,后面跟着牧师和军曹。他在大门口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带着幽灵一般的平静和惊愕。

革命者已经准备好了第二次越狱的计划,准备在“迎圣体节”时趁游行队伍通过城堡的时候,拿着枪干掉统领和军曹们,冲进去救人。哪知道敌人提前行动,他们的劫人计划功亏一篑。

几个人正在胆怯地商量谁去通知琼玛,她已经自己从房间出来了,说:“什么都完了,他们把他枪毙了。”

(8)

庆祝“迎圣体节”的祷告仪式上,蒙泰尼里红衣主教主持了弥撒,按照惯例,他不用参加随后的游行,但他坚持要参加。

他捧着镀金的圣体龛子,唱诗班用拉丁文唱道:主使基督的身体变成了饼,主使基督的鲜血变成了酒,我们向伟大的躯体顶礼,我们向光荣的鲜血奉祭,把它们吃下去,喝下去,我们幸福无比。

主教大声布道: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致灭亡,反得永生。但请告诉我,你们当中有谁想过圣父的受难?他献出了他的儿子,使他钉死在十字架上。你们当中有谁想起过在他走下神座,俯看加尔佛莱的时候,他心里的痛苦有多深?

亲爱的儿子,难道你真睡熟了?难道你再也不会醒来?坟墓如此妒忌它的胜利吗?心爱的儿子,那个黑色的水坑连一会儿都不放过你吗?

他抓起装有圣体的龛子,把它举过他的头顶,然后摔到地上。

教士们冲上前去,二十只手缚住了这个疯子。

(完)

8 responses to “艾读:几分钟看完《牛虻》(3)

  1. 据说在领“圣体圣血”仪式中,“圣体”就是发酵面包,“圣血”则是葡萄酒,神父给每个教民一点面包和一点葡萄酒,象征着把耶稣的肉与血分给教民了,教民吃后可以得福。

  2. 隐形的翅膀

    小时候因为觉得这个书是有共产主义色彩的, 有些许反感,所以从来没读过。 现在读了艾读的概括,觉得还是蛮有意思的一本书。 谢谢分享。

  3. 神父最后是疯了,还没死,但离死应该不远了。

    这个神父比《荆棘鸟》里的拉尔夫还是强多了,对儿子一直都是爱的,在关键时刻也没推卸责任,在情人的悔过书上签了字。他最后牺牲儿子,也是为了避免更多的流血,也算高尚。

  4. 曾看过二遍牛虻,第一次是小时候那个高大全的年代家里不知道哪来的一本封底封面都已破损的牛虻,看了印象非常深刻,后来工作后自己买了一本《牛虻》又看了一遍。

  5. 在《艳阳天》那个年代,看到《牛虻》还是庆幸的,牛虻和琼玛之间的欲捅没捅破的爱情还是让懵懵懂懂的我浮想联翩的。

  6. 好多电影里有青年偷看此书,受到启蒙,参加革命

  7. 小时候 ,广播里面播苏联电影牛虻,印象深刻配音演员声音磁性又洋气不同于中国电影,不同于小喇叭,一下就喜欢了。上天入地找书看

  8. 那时候电影看得少,大多听广播。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