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读:几分钟看完《红字》(3)

《红字》17到24集梗概

17、教长和教民

丁牧师快要走过去了,海斯特才鼓足勇气叫了他一声。他吃了一惊,好像正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被人撞破一样,等他发现是海斯特,便问:海斯特,你是活人吗?

海斯特说:我是活人,已经这样活了七年了。你呢,你还活着吗?

两小心翼翼地试探着,最后,两只冰冷的手握在一起,居然驱散了最阴冷的空气。两人漫无目的地走了一会,丁牧师问:海斯特,你得到平静了吗?

海斯特看着胸前的红字,反问道:你呢?

丁牧师说:没有,心里只有绝望,如果不是牧师,可能还能早把这事忘了,但我忘不掉,从前的好品质,现在都变成了折磨我的武器。最苦的莫过于没人可以倾诉,既没朋友,也没敌人。

海斯特说,我就是你的朋友,你可以向我倾诉。你也有一个敌人,就是齐医生,他是我从前的丈夫。

牧师的脸变得阴沉凶险,责怪海斯特把他那颗病弱的心暴露在一个幸灾乐祸的人面前,他说他不会原谅她。

她恳求说,原谅我吧,让上帝来惩罚我。她抱住他,请求他原谅。他终于说,我原谅你,还说齐医生一心想复仇,比我们都坏。

他们呆在一起,不愿意回去。牧师突然想到另一种可怕,那就是齐医生可能会揭发他们。海斯特说,你不能跟他住在一起了,再住下去你会死的。世界这么大,你可以回英国,或者去别的地方,隐姓埋名,重新开始生活。

牧师问:我一个人去吗?

海斯特说:我不会让你一个人独自前往的。

18、一片阳光

海斯特被摒弃在社会之外生活了七年,她变得勇敢而坚强,向往新生活,也敢于追寻新生活。但丁牧师这些年一直循规蹈矩,有点胆小无措。经过一番激烈的争论,牧师终于决定跟海斯特母女一起出走。

一旦做了这个决定,两人顿时感到无比欣喜。牧师说,我还以为我再也不会感受到欣喜了呢。海斯特说,我们不要回头,大胆往前走。她说着就取下胸前的红字,扔进草丛里。

然后她说,现在你应该认识一下我们的女儿了,她叫珠儿。

牧师有点胆怯,怕珠儿不喜欢他。海斯特说孩子会喜欢你的,你也会喜欢孩子。

珠儿听到妈妈的呼喊,向他们走来,走得很慢,因为她看见了丁牧师。

19、溪边的孩子

海斯特指着小溪对面的珠儿对牧师说:你看她多美啊!

牧师说,这个孩子曾经引起我很多次的胆战心惊,因为怕别人会从面相上看出端倪来。海斯特说,她的额头很像你,不过你不用害怕,因为我们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

但珠儿一直不肯迈过那道小溪,妈妈怎么催促都不管用。她用手指着妈妈胸前,但不说话。妈妈猜测了半天,才意识到是因为自己把红字摘掉了。这孩子是从小看着妈妈胸前的红字长大的,已经习惯了,现在突然不见红字,感觉妈妈成了陌生人。

海斯特指着地上的红字,对女儿说:红字在小溪的这边,你过来把它拿给妈妈吧。

但珠儿不肯,海斯特只好自己走上前去,拾起红字,佩戴在胸口。她方才的欣喜烟消云散,又回到从前那种状态。

20、迷惘中的牧师

牧师先回去了,他留恋地看着海斯特母女,真有点难以相信自己的生活即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开始积极准备出走的事,他们商量好回欧洲去,因为那里人多,他们可以淹没在人海里,不被人发现。他们打听到有一艘从拉丁美洲开来的船,三天内会起航去英国的布里斯托尔,海斯特作为妇女慈善会的成员,跟船长关系不错,可以搞到三个舱位。船长还答应为他们保密。

丁牧师满心欢喜,走路带风,看见任何人都觉得新鲜,连整个镇子都显得与往日不同。他心里涌起调皮反叛的欲望,甚至想去教几个小孩子说脏话,连他自己都不明白自己这份冲动是哪来的。

他在路上遇见了总督贝灵汉的姐姐,那是个巫婆一样的人物。老巫婆神秘地说:你肯定是去过森林了,你应该等我带你去的,我可以让那个拥有特权的人(指撒旦,魔鬼)接见任何生客。

牧师辩驳了一番,但回到家里,却突然想起自己是不是真的把灵魂出卖给魔鬼了。这时齐医生来拜访他,说他气色好多了。他说在外远足一趟,的确是好多了,不用再吃他的药了。

21、新英格兰的节日

这天是新总督上任的日子,全城举行集会游行,大肆庆祝。海斯特带着女儿也来参加,她穿着灰色的袍子,仍旧戴着那个红字,珠儿打扮得鲜亮无比,引来人们瞩目。

珠儿问丁牧师会不会来,会不会像那天在绞刑台上一样握住她俩的手。海斯特立即嘱咐女儿待会别跟牧师说话。

船长打扮得英姿勃勃,也来参加集会。他跟齐医生谈了一会,就过来找海斯特,告诉她说:有位医生也会跟我们同行,这下我们就不怕船员和乘客生病了。船长还说你应该认识那位医生,牧师也认识他。

海斯特虽然大吃一惊,但表面上仍然保持平静,说我是认识医生,他跟丁牧师住在一栋楼里。

22、游行

海斯特还没消化这个消息,游行就开始了,先是军乐队,然后是文职官员,再后面就是丁牧师了,前所未有的精神抖擞,走在游行队伍里,手也不用捂住胸口了,完全像换了一个人。

海斯特不眨眼地看着他,有种可望不可即的感觉,一切都像是梦幻,现在灾难就在眼前,而他毫不知情,那么欣喜。

海斯特的身边总是有一圈空地,因为谁都不会走近来跟她站在一起。但今天那个老巫婆居然走了过来,跟她说话:你看那个牧师,那么振振有词,谁会想到他也去过森林,拜会过魔鬼。

海斯特慌张地说,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老巫婆说,我去过那个森林那么多次,还看不出谁去过那里?我看到过你,因为你胸前的红字在黑夜里都会闪闪发光,我也看到过牧师,那个魔鬼在他胸前烙上了一个字。

珠儿问巫婆到底是个什么字?巫婆说,总有一天你会自己看到的,他们说你是“空中王子”的后代,你愿意跟我一起飞到空中去看个究竟吗?

丁牧师继续演讲,珠儿则到处玩耍,船长看见了她,很感兴趣,叫她给那边胸襟上有个红字的女人带个信,就说齐医生要亲自带丁牧师登船,那个女人不用操心了。

23、红字的显露

丁牧师的演讲获得了听众热烈的欢迎,他在事业上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绝大多数牧师在他这个年龄都无法企及。

海斯特站在绞刑台附近,胸前的红字仿佛在燃烧。

游行队伍又走来了,要走到市政厅去,那里将会举行宴会,然后结束这次庆祝。

丁牧师站在那里,仿佛刚才的布道用尽了他浑身的力量,就要晕倒一般。威尔逊牧师想要搀扶他,被他推开了。他径直来到绞刑台旁,这是七年前海斯特被示众的地方。他向海斯特伸出双臂:海斯特,来呀,还有小珠儿,都过来。

齐医生从人群里冲出来,想要制止他:你疯了?放开那女人,别毁了你的名声,我能拯救你。

但丁牧师笑着说:诱惑来的太晚了,我现在要逃脱你的羁绊了。我七年前就应该站在这里,向世人承认我的罪孽,但我没有那样做,结果受了七年的内心折磨。

他对海斯特说:上来吧,我们这样不是比我们在森林里决定的那样更好吗?

海斯特说:我不知道,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起去死,还带上珠儿。

牧师说:我已经濒临死亡了,这是上帝的旨意,至于你和珠儿,听凭上帝的旨意吧。

于是海斯特和珠儿都走上绞刑台,牧师一手拉着海斯特,一手拉着珠儿,大声对民众公布了自己的罪行,并敞开衣襟,露出烙在胸口的一个红色A字。然后他瘫倒在台上,头靠在海斯特胸前。

齐医生喃喃地说:你总算逃出了我的手心!

牧师对珠儿说:小珠儿,那天在森林里你不肯吻我,现在你可以亲亲我吗?

珠儿吻了父亲,泪水滴在他脸上。到此,她长大了。

牧师说:海斯特,别了,我们一度忘却了上帝,违反了法律,以后恐怕是不可能重逢,不能结成永恒和纯洁的一体了。上帝让我经受这些痛苦,指引我到这里来公开我的罪行,让我死在胜利的耻辱之中,上帝是多么仁慈。

说完这些,他永远闭上了眼睛。

24、尾声

过了许多天,人们才开始消化上面说到的那一幕,不过各有各的说法,有人说那个A字是齐医生使用法术烙在丁牧师胸口的。还有人说他们自始至终都看着丁牧师的胸膛,并没看见什么红字,他最后死在海斯特的怀里,实际上是为了告诉大家,在上帝眼里,人与人并没有太大差别,都犯过小过失。

而那位齐医生,突然失去了憎恨的对象,很快就垮了,一年后便过世,他把自己在当地和英国的财产都留给了珠儿,使那个小精灵孩子变成了新英格兰最富有的女孩。

那事之后不久,海斯特和珠儿便不见了,没人知道她们去了哪里。不过,过一段时间,海斯特又回来了,听说她过不惯女儿定居的那地方的生活,更喜欢这里的生活,因为这里有她的一切。她依旧穿着灰色的袍子,胸前佩戴着那个红字,是她自愿佩戴的,由于她一生善良仁慈,无私奉献,这个字母已经变成了品德良好的象征。

许多年后,她也过世了,人们在一个下陷的坟墓边挖了个新墓,埋葬了她。两位死者的骨殖不能混在一起,但他们共用一个墓碑,上面的铭文,是一个专司宗谱徽章的人拟的:

“一片墨黑的土地,一个血红的A字”。

(全书完)

10 responses to “艾读:几分钟看完《红字》(3)

  1. 丁牧师应该不是天主教神父,而是新教的牧师,因为那时的美洲移民,从英国来的基本都是新教徒,他们因为不信奉英国的国教,而被发配到蛮荒之地美洲来。

    新教牧师是可以结婚的,但女主海斯特有丈夫,所以牧师跟海斯特的爱情就成了偷情,通奸。

  2. 隐形的翅膀

    小时候看这个小说的时候只觉得浪漫主义色彩太重, 很多描写匪夷所思的。 其他的印象都不深了。

  3. “牧师的脸变得阴沉凶险,责怪海斯特把他那颗病弱的心暴露在一个幸灾乐祸的人面前,他说他不会原谅她。”

    ——就这一个情节,丁牧师就应该被打入“渣男”行列。

  4. 对啊,这个情节我都不能理解,为什么要怪女主

  5. 这俩人之间是爱情吗?没感觉到

  6. 这些号称经典的都不堪入目了

  7. 我觉得是时代不同,价值观不同了

  8. 简单—山东

    这些我都看过,看来我哪时看书真是不挑剔,还觉得牛虻里面的人名起的都好听(也许是翻译的好),很容易就记住了。
    跟着艾读重读,算是把以前没看明白的弄清楚了,谢谢艾读!

  9. 以前没网络,也没这么多电视电影,更没手机,看纸质书可能是唯一的消遣。而那时的纸质书,也不像现在一年出这么多,再加上这些都算是名著,所以很多人都看过。

    但我估计也都是走马观花的看的,那些与故事主线不太相关的东西,就跳过去了,所以很多东西都不记得。艾读总结出来,我们才发现“原来是这样”。

  10. 按照丁牧师的观念,海斯特公开把A字挂在胸前,反而是一种比较容易的忏悔方式,公开了,就不用闷在心里受折磨了。而像他那样隐瞒着不公开的,才是更痛苦的折磨,所以他选择的是更难的一条路,为的是更快去见上帝。

    这跟拉尔夫忏悔时说的“如果我当时不跟她上床,等于是杀害她”,貌似异曲同工啊,都是不要脸的为自己辩护。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