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友友:几分钟看完《红与黑》(3)

《红与黑》第二卷1-15集梗概

1、 乡居的快乐

于连在驿车上听到别人谈论巴黎的政治斗争,感觉巴黎是阴谋和伪善的中心,还是乡下比较单纯。来到巴黎后,他先去剧院开了个眼界,因为作为神学院学生,是不该去这些声色犬马场合的。

然后他去见彼拉神父,彼拉神父向他介绍了一下在侯爵家的生活前景,说这是试用期,如果过几个月侯爵不要你,你就回神学院去。你的职责就是为侯爵起草文件信件之类,他会给你几个要点,你根据要点写成文件或信件,拿去给他签字。如果你写得好,他会直接签字。估计不出三个月,你就能有三分之二的信件文件不用修改,直接签字了。

神父说侯爵夫人身材高大,满头金发,礼貌周到,但索然无味。侯爵有个十九岁的儿子,叫诺贝尔,已经册封为伯爵了。他是那种神经大条只知道玩乐的人,他肯定会瞧不起你,整蛊你,而整蛊的方式就是故意把你夸上天,如果你当真了,那就上当了。

于连听了这些,都不想去侯爵家当秘书了。但彼拉说你不当秘书还想干嘛?当神父?穷死了,做个弥撒只能得到几毛钱,你给侯爵当秘书,不仅薪酬高,还有机会高升。

2、 初入上流社会

彼拉神父把于连送到侯爵府上,侯爵戴着金色的假发,个子矮小,眼睛炯炯有神。侯爵给了于连一些地址,让他去找裁缝做衣服,买衬衣和鞋等,还问彼拉神父能不能让于连学跳舞。神父说于连只是神学院学生,不是神父,当然可以学跳舞。

侯爵不让于连穿靴子,要穿长袜子。但于连很快发现侯爵的儿子诺贝尔就穿着靴子,还带马刺,心里愤愤不平,觉得侯爵拿他当乡巴佬。

吃饭的时候,他看见一个年轻的女孩,很淡的金色头发,身材很好,人很美丽,但眼神冷酷无情。他听见别人叫她“玛蒂尔德”,知道她是侯爵的女儿。他发现她长得很像她妈,而他非常不喜欢她妈,连带对她也不感兴趣了。

宾客中有个铭文学院的院士,拿古罗马诗人贺拉斯来考于连,而于连刚好对此很熟悉,于是对答如流,惊艳了在座各位。

3、 头几步

早上,于连在书房里为侯爵抄写信件,玛蒂尔德从书架挡着的一扇门里走进来,没看见他。她是来偷书看的。侯爵买了很多“闲书”,教士和女生都是不该看的,所以玛蒂尔德偷着看。于连发现了这个机关,也从那里偷书看,他把书本之间的距离拉大点,别人就看不出架子上少了一本书。

诺贝尔叫他去骑马,他不敢去,说已经摔过七次了,诺贝尔说那就试下第八次呗。他骑了,果然摔下来了。他把自己坠马的狼狈经历讲给侯爵家的人听,大家听得很开心,玛蒂尔德尤其感兴趣,提了很多问题。

后来,他主动要求跟诺贝尔去骑马,诺贝尔怕他摔下来,不肯答应,他说风险自负,于是两人去骑马。他练了又练,终于骑会了。

4、 德-拉莫尔府

侯爵夫人经常宴请友人,因为在巴黎这种地方,家里没客人来访是很丢面子的事。侯爵夫人不想让于连作陪,但侯爵坚持要于连出席作陪,觉得这是对他的一种考验,看他能不能融入上流社会。

于连为了应酬,做了很多功课,把常来的几位客人的情况都摸清楚了,这样就知道如何跟这些人交谈。但他觉得这些人都很沉闷无趣,陪着吃饭一点意思都没有。

彼拉神父来访的时候,他就跟神父说到这事,神父说这是你莫大的荣幸,你跟这些人搞好关系,讨到侯爵夫妇的欢心,今后他们会给你安排很好的职务。

刚好玛蒂尔德偷听到了这番谈话,觉得于连很有骨气,不是生来下跪的,而神父太趋炎附势,人也很丑。当天晚上,她就主动找着于连说话。

玛蒂尔德的朋友也不少,都是有爵位或者有军阶的人,有些是来追求她的。但这些人聚在一起,就是背后议论别人,或者当面嘲笑某个人,于连很看不起他们的为人,觉得上流社会的人也不过如此,了解了他们,就不羡慕嫉妒他们了。

5、 敏感和一位虔诚的贵妇

于连在侯爵家里站住了脚,他的工作很出色,起草的信件文件基本都是一次通过,侯爵也把一些棘手的事物交给他处理,他经常到各地去打理侯爵的产业。他还去骑马场继续练习骑马,并到射击场学射击,他聪明好学,勤学苦练,学得很出色。

侯爵的儿子跟他疏远了,可能是因为新鲜感过了。侯爵夫人还是不怎么瞧得起他,说他像个乡巴佬,但侯爵为他辩护:“他在你的客厅里是可笑的,但在办公室却是成功的。”

6、说话的腔调

有一天,于连在外办事,遇到大雨,他到一家咖啡馆去避雨,碰见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不礼貌地死盯着他,他想起刚到贝尚松时在咖啡馆受到的侮辱,怒从中来,便要求决斗。那人甩给他几张名片,扬长而去。

于连找了个朋友做决斗证人,两人一起按名片地址找上门去,发现名片上的人是市长夫人的一个远亲,德-博瓦西先生,但不是在咖啡馆碰见的那个男人,问起来才知道咖啡馆遇见的男人是博瓦西的车夫,于连只好告辞。

刚走到门外,就看见了那个车夫,正在车上坐着呢。于连掏出枪,走上前去,把车夫拉下车来,车夫仓皇逃窜,他对着车夫开了几枪,但没打中。

这下博瓦西先生坚决要求决斗了,于连只好跟他决斗,结果手臂受了点伤,人家用酒给他擦了擦,包扎起来完事。

但博瓦西打听出了于连的身份,只是一个秘书,觉得大失面子,他一个贵族,竟然跟一个下人决斗,真是奇耻大辱!于是他编造了一个谎言,说于连是侯爵的一位密友的私生子。

这个谎言传到了侯爵耳朵里,于连非常紧张,但侯爵却说是件好事,让他从此穿得像个贵族私生子的样子,经常去歌剧院晃晃,让大家更相信这一谎言。

7、 痛风病发作

侯爵先生的痛风病发作了,一个多月都不能出门,而夫人又带着女儿回了娘家,他很无聊,便赠送给于连一套蓝色的礼服,让他晚上穿上,充当侯爵密友德-肖兰公爵的儿子,给侯爵念有趣的报纸,讲有趣的事情。

于是,于连白天穿黑袍子,作为下人听侯爵指派工作,晚上穿兰色礼服,作为同一阶层的人陪侯爵聊天,把侯爵逗得很开心。

侯爵知道别人会很不理解他对于连的恩宠,但侯爵有自己的理由:你们可以养只狗给自己解闷,我为什么不可以养个下人为我解闷呢?

后来,侯爵病好了,派于连去伦敦公干了一段时间,让他开了眼界,还在那里结识了一帮俄国贵族。回来后,他把英国的逸闻趣事讲给侯爵听,侯爵觉得很有意思。

侯爵送给他一枚荣誉勋章,更加提高了他的地位。这枚勋章还把瓦勒诺招引来了,瓦勒诺告诉他,说维里埃小城马上要重新选举市长了,他这次肯定能当选。于连想听听市长夫人的事,但瓦勒诺一点没提。瓦勒诺想让于连把自己引荐给侯爵,于连没答应,说自己只是个下人,哪有资格引荐人?

瓦勒诺走后,于连把瓦勒诺的贪腐虚荣都讲给侯爵听了,以为侯爵会讨厌瓦勒诺,利用职权打压瓦勒诺。哪知侯爵却说瓦勒诺这样的人以后可以当省长,于连趁机说,如果瓦勒诺这次当选市长,请你把那个乞丐收容所所长的职位给我父亲 。

侯爵很高兴,说我原以为你会义愤填膺地谴责我呢,但你没有,而是利用这个机会为你父亲谋取职位,看来你成熟了。

于连还为另一个人要到了彩票局局长的职务,因为他看到过那个人向侯爵祈求官职的信件,觉得很卑贱可怜,现在他能呼风唤雨了,便顺手满足一下那个人。

8、 哪一种勋章使人与众不同

侯爵夫人和女儿都回家来了,玛蒂尔德发现于连长高了,脸色苍白,身材和举止都脱掉了乡巴佬的气息,就是言谈还差点,太严肃,太爱据理力争。她对父亲说:于连缺的是潇洒,不是机智。

她还问父亲为什么把勋章给了于连,说她哥要了十八次都没要到。侯爵说因为于连有出人意料之举,但你哥哥没有。

德-雷斯公爵家要举行舞会,玛蒂尔德觉得那帮贵族男女索然无味,便让于连也去参加舞会,说你可以给我们讲讲你在外出差时的所见所闻。

于连不开心,看来即使在舞会上他也有责任向侯爵全家汇报见闻,这不是成了他们花钱雇来的下人了吗?

晚上,诺贝尔带于连去参加舞会,于连发现公爵家富丽堂皇,挤满了贵族男女。他听见别人在议论玛蒂尔德,说以前的舞会皇后是另一个女郎,今天被玛蒂尔德抢了风头。

舞会上有个叫阿尔塔米拉的外国公爵,在自己的国家造反失败,被判了死刑,逃到法国来避难,因为他祖上有人嫁给了法国的某个亲王,所以受到法国庇护。

马蒂尔德知道他是被判了死刑的人,特别崇敬,拿他的身世来考别人,但那些人都答不上来,只有于连能答上来。

她觉得于连知识渊博,太完美了,就是地位低点。但她又想,如果嫁给那些贵族,虽然名字里能带个爵位的称号,但那又有什么用呢?我自己就可以有爵位称号。

9、 舞会

马蒂尔德到处找于连,发现他在跟阿尔塔米拉公爵交谈,眼里是阴沉的光,她在他身上寻找能导致他被判死刑的高超品质,觉得他像一个乔装的王子。她也跟过去,听他们讲话。

阿尔塔米拉公爵说,我在我们国家造反失败了,只是因为我不愿意砍掉三颗人头,不愿意把国库里的金钱拿出来分给追随我的人。

于连说,为了目的,要不择手段,如果我造反成功,我可以毫不犹豫地为了四颗人头砍掉三颗人头。

马蒂尔德听了,十分钦佩,但他看她的眼神非常轻蔑,把她气跑了。她发现自己现在已经忘不掉于连了,感到很恼怒。

10、玛格丽特王后

第二天,于连走进餐厅,发现马蒂尔德身穿重孝,一身的黑,而别人都没戴孝。他不敢直接问她,怕她笑他,或者觉得他不礼貌,就去问那个院士。

院士说你在这个家里这么久了,还不知道她这个怪癖?今天是4月13号,1573年的4月13号,一位姓拉莫尔的英俊青年被斩首了,那个拉莫尔是玛格丽特王妃的情人,还是她丈夫的密友,她丈夫就是后来的亨利四世,但当时被王太后囚禁了起来,拉莫尔为了救他,带了几百人去冲击王宫,被抓住后判处了死刑。而我们的拉莫尔小姐就是那个被斩首的拉莫尔的后代,她的中间名就是玛格丽特。

院士还说,其实她真正感兴趣的,是那颗人头,几百年前的那位玛格丽特,从刽子手那里要来了情人拉莫尔的人头,亲自埋葬在蒙特玛尔山脚下的教堂里。

于连听了,非常钦佩,觉得巴黎的女人都很矫揉造作,只有马蒂尔德例外,他不拒绝跟她谈话了,他跟她谈政治,谈历史,发现她读过很多书,都是女孩不该读的书,而她看他的眼神,非常钦佩,这极大地满足了他的虚荣心。

有一次,马蒂尔德还借口扭伤了脚,靠在他身上走路,搞得他又激动又惶恐,不知道她是不是跟她哥哥合伙玩弄他。但他决定一定要得到她,然后再甩掉她。

他被这个念头缠绕着,干什么都没心思,不停地想着一个问题:她爱我吗?

11、女孩子的威力

马蒂尔德很有个性,看人看事的方式尖锐鲜明生动,家里的人几乎都被她左右,来宾也一样,因为她懂得如何巧妙地嘲笑人,让人受了嘲笑还拿不住她的把柄。她对几个最高贵的追求者也是一副猫玩老鼠的做派,给他们一点希望,但又不给太多,让他们服服贴贴围在她身旁献殷勤。

但她一点也瞧不起那几个追求者,觉得他们写的信都是一个模式,毫无新意和激情。

只有跟于连在一起的时候,她才能感到不同,他是那么骄傲,敢于蔑视她,让她顿生爱意,欲罢不能,当她对朋友说起他的时候,发现自己没法把他的特殊全都描绘出来,于是她知道自己堕入情网了。

12、这是一个丹东吗?

马蒂尔德把自己和于连想象成几百年前的玛格丽特王妃和情人拉莫尔,认为别的追求者都太循规蹈矩了,而她的小于连精力充沛,总是单独行动,敢于蔑视他人,所以她瞧得起他。

她对家里人赞美于连,她哥哥却说,当心这个人,如果再来一次革命,他会把我们都绞死。

但她不以为意,反而很高兴,觉得他会是一个法国大革命时期被称为“刽子手”的公安部长丹东,如果再来一次革命,她哥哥那样的人只会束手待毙,而于连会奋力斗争。

她想到如果跟于连在一起,肯定会有很多困难和危险,但这刚好激发了她的兴趣,因为她的生活太沉闷,太需要激情。她哥哥和几个追求她的贵族青年总是在背后嘲笑于连,而这让她更觉得于连可爱。

于连发现她看他的眼神很奇怪,充满了考察、冷酷和恶毒,跟市长夫人太不一样了,他拿不准这是不是爱情。有几次他听到她和她哥哥他们谈话时提到他的名字,但他们一看见他,就闭口不谈了。

13、阴谋

第二天,他又看见马蒂尔德和她哥哥以及她的一个追求者在一起说话,一看见他就又停止了。他确信这个“三人帮”在制定一个耍弄他的阴谋,所以马蒂尔德才对他献殷勤。

他虽然已经喜欢上了她的美貌和才情,但一想到她那古怪的性格,就觉得她不可能爱上他,只是在耍弄他。于是他对她格外冷漠无理,经常讽刺打击她。

而她受到他的蔑视和讽刺,越来越爱他,终于在侯爵派他出差的前一天,找到他,对他说,无论如何你不能离开,得找个借口留下来,我晚上会给你一封信。

晚上,马蒂尔德的信送来了,是一封赤裸裸的爱情表白信,把于连激动得要死,关在自己屋子里,狂喜地想到:我一个乡下人,终于得到了一位贵妇的爱情!

但他仍然担心是个阴谋,于是去街上找了一个抄书匠,把她的信抄了几封作为证据,还把其中一封夹在一本《圣经》里,让邮差送到朋友富凯那里保存。他自己则给她回了一封信,开头就点明是她率先表白的,还把她信里最明显的表白句子摘抄下来,说你把这样一封信交给我,无疑是在玩弄一个可怜的木匠儿子。

他去歌剧院看戏,陶醉在自己的幸福和自己巨大的诱惑力之中,感到自己成了一个神。

14、一个女孩子想些什么

马蒂尔德之所以会给于连写信,是因为她最讨厌没有性格的人,而她那些贵族追求者刚好就是没有性格的人,只有于连颇有性格。

但她也知道,主动追求一个社会下层的人,让人知道会是一个巨大的耻辱。而且她也担心一旦于连知道了她的感情,就会恃宠而骄,对她为所欲为。她知道于连对高贵的血统没什么敬意,她怕他对她也没有敬意。

这时,于连耍了个小计谋,他把一个大箱子交给门房,让他们运走,自己也出去了一趟,让玛蒂尔德以为他辞职不干了。回来后他在书房见到了马蒂尔德,想把自己的回信交给她,但她转身走了。

这使他又开始怀疑这是一个阴谋,不过马蒂尔德很快就回来,给他一个纸条,叫他去花园把回信给她。他忐忑不安地来到花园,观察地形,看有没有什么人埋伏在附近偷看。

后来,他在楼梯那里把信交给了她,她拿了信,一溜烟地跑了。他想起市长夫人,如果能收到他的信,眼里肯定是激动感激的神情,而这个马蒂尔德,完全没有感恩的样子。

下午五点马蒂尔德又写来一封信,叫他半夜一点钟搬梯子爬进她卧室,她必须要跟他谈谈。

15、 这是一个阴谋吗?

这可把于连难倒了,干嘛要去她卧室?在书房谈不是很好嘛?那里没人去,安静得很。但现在她让他爬上梯子去她卧室,如果让人逮住,那就说不清推不掉了。

他感觉这是一个阴谋,便决定真的离开这里,但他又想,如果她是真的爱我呢?我这么一跑不就成了懦夫吗?而且这种阴谋,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也是会有很大风险的,“三人帮”应该不会拿她的名义来冒险吧?

于是他决定去践约,但把她的后两封封信也抄了几份,两份抄件夹在书房的图书里,原件又寄送给富凯。他还给富凯写了一封信,把这一切都告诉了他,说万一他出事了,富凯可以把这事公诸于众,免得上流社会编造谣言,往他脸上抹黑。

 

3 responses to “艾友友:几分钟看完《红与黑》(3)

  1. 欧洲的爵位是按公、侯、伯、子、男来划分的,公爵爵位最高,男爵爵位最低。

  2. 拉莫尔侯爵还是很欣赏于连的,虽然有点把他当宠物,但也知道他很有才华,愿意培养他。如果于连不去招惹侯爵的女儿,可能会在侯爵的扶持下,出人头地,在军队当个官,或者当个主教。

  3. 司汤达把于连和马蒂尔德互生情愫的过程写得很详细,虽然比较奇葩,但还是令人信服,世界上的确就有马蒂尔德这样的女生,总是嫌生活太平淡,总想追求奇特的生活,不惜为此付出代价。

    马蒂尔德的性格很独特,别人要是觉得某个男人今后可能会被判死刑,肯定都逃之夭夭,但她特别感兴趣,觉得那是一种了不起的品质。

    马蒂尔德应该算文学史上一个独特的人物形象了。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