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读:几分钟看完《穆斯林的葬礼》(1)

《穆斯林的葬礼》1到5集故事梗概

《穆斯林的葬礼》是回族女作家霍达的成名作,全书五十多万字,获得过茅盾文学奖,曾被搬上银幕。

《山楂树之恋》被介绍到国内后,有的读者提到《穆斯林的葬礼》,说《山楂树之恋》跟《穆斯林的葬礼》是一样的,还有的说《山楂树之恋》怎么能跟《穆斯林的葬礼》比?文笔以及历史厚重感都比不上。

当时我也想把《穆斯林的葬礼》通读一遍,好好砸砸那些人。但无奈此书实在是废话连篇,让人不忍卒读。看了一下简介,就更不想读了,因为一切都是一个遭到丈夫背叛的大奶在使坏,这种早被琼瑶等人用滥了的变态梗,只有催吐作用。

这次仍然是看不下去,但看到有网友提到这本书,说想看我写的梗概,我只好硬着头皮往下看了。

还是按集概括,标题都是原著里的。带“月”字的章节,都是讲述韩新月的故事,带“玉”字的则是讲述韩子奇那一辈人的故事。有些地方我照抄了原文(用蓝色斜体表示),是为了让大家明白作者语言特点,和作者刻画的人物特点。
——————–

序曲 月梦

一个女人回到北京的一个穆斯林聚居区,走进一条胡同,来到一个宅子前,正想敲门,却发现青砖墙上有这样一行字:“北京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四合院北京市文物事业管理局1979”,她犹豫了,不敢贸然敲门。

1 、玉魔

一座规整的四合院里,住着一位侦缉队长。这房子叫“博雅”宅,前房主是一个前清落魄文人,喜爱美玉,把钱都花在买玉上,人称“玉魔”,破产后把房子卖给了侦缉队长。

侦缉队长在这房子里住了一些年,突然开始做噩梦,总在半夜听见有人叫“我要扔了!我要扔了!”,他吓破了胆,决定卖掉这房子。

有一天,来了一个三十岁上下的买主,身材高大,瘦弱黧黑,四方脸,中分头。侦缉队长要价一万个袁大头,来人不还价,一口答应。

谈好买卖,问起姓名,来人说叫韩子奇,侦缉队长听闻过此人大名,是玉器店“奇珍斋”的韩老板,而“奇珍斋”像“同仁堂”等老店一样,名满京华。

千年古都,也是一部玉的历史,而“奇珍斋”就是历史的浓缩,是世上珍奇和人间智慧的结晶。

“奇珍斋”以前的斋主叫梁亦清,是一名琢玉高手,有两个女儿,大女儿梁君壁,昵称壁儿,二女儿梁冰玉,昵称玉儿。梁亦清不让女儿学琢玉,因为这个手艺传儿不传女。

梁亦清一家是穆斯林,连樱桃都视为汉人的食物,本不让孩子吃的,只是因为娇宠女儿,才会破例。

这天,有两人来访,一个是六十多的老人,穆斯林打扮,另一个是十多岁的男孩,眉清目秀。老人说看见梁家门楣上写着“经字堵阿”几个字(据说应为“经字堵阿一”,意为“奉至仁至慈的真主之名”),由此知道屋主是“朵斯提”(穆斯林朋友),便进来讨水喝。

双方攀谈起来。老人得知梁亦清开的是玉器店,便说穆斯林与美玉有缘,很多著名的玉石都产自穆斯林国家和地区。

于是两人谈起中国穆斯林的历史。老人说他是历史上某著名“筛海”(长老)的第二十五代嫡亲长孙,名叫吐罗耶定,这些年云游四方,去过许多著名的清真寺,此行目的地是克尔白天房,在圣地麦加。随行的小男孩是个孤儿,叫易卜拉欣。

梁亦清十分羡慕老者将去穆斯林的圣地,他尽心招待两位客人。客人白天去牛街清真寺凭吊祖先遗迹,晚上吐罗耶定就给梁亦清讲沿途见闻和《古兰经》,深入浅出,十分好懂。

易卜拉欣则跟梁家的两个女孩玩耍,参观玉器。那些水果状玉器做得那样逼真,他以为是真的水果呢。壁儿还向他介绍了玉器制作过程,是用水磨打磨出来的,少则十天半月多则几个月才能磨出一件产品。

易卜拉欣把玩着一个小玉碗,有人叮嘱“留神别掉地下”,他受了惊吓,失手打碎了玉碗。但梁亦清并不责怪,说没事,我赶几个工就制作出来了。

易卜拉欣突然意识到琢玉才是他人生要投入的事业,便要求留下拜师,用自己的劳动赔偿打碎的玉碗。

2 、月冷

1960年7月。

韩子奇的女儿韩新月来到“博雅”门前,敲了敲门,开门的是她那胖胖的姑妈。

刚进门,她就听见父母在吵架。她妈声色俱厉命令她爸说话,她爸抱怨说自己在家里说话也算不了数。她妈讽刺挖苦说,这房子是你的,家是你的,你挣钱养家,谁敢贱待你?

她爸说,那你就让我做一回主,她的事你就别管了。但她妈说,我是佣人?是外人?我不管谁管?她爸指责她妈没有当妈的样,还说她妈毁了他一辈子,她妈开始摔盆打碗。

姑妈充当和事佬,及时打断两人,报告女儿回家的消息。吵架的两人立即挂上笑脸,把刚才的战争硝烟隐藏起来。

新月的哥哥韩天星回来后,一家人开始吃饭,吃的是姑妈做的打卤面,因为今天是新月十七岁生日。她捧着面碗,差点落下泪来,因为这是家里第一次庆祝她的生日,以前不是忘了日期,就是什么表示都没有。

天星比新月大八岁,今年二十五,在一家印钞厂工作,是个秘密工厂,每天蹬自行车上下班,早去晚归,沉默寡言。他送给妹妹一份生日礼物,是四张崭新的五元钞票,他一个月工资的一半,妹妹十分感激。

新月说起高考填报志愿的事,说自己要考北大西语系,学英语,爸爸很支持,妈妈不同意,说你们爷俩成天在家说英语还不够?还需要去大学学习?

韩子奇回答说,当然需要,比如你吧,中国话说得很顺溜,但你一个汉字都不认识,就不能算汉语毕业了。

韩太太怒了,说你嫌我没文化,你干嘛不找个有文化又年轻又会说洋话的呢?

两口子又吵起来,姑妈只好又出来调和。

韩子奇一心想让女儿上大学,女儿从小受到英汉两种语言的熏陶,很有语言天赋,他希望她能学英语专业。

他对女儿说,你已经十七岁了,想填什么志愿就填什么志愿,没人能干涉你。女儿说她就填一个志愿,北大西语系,相信自己能考上。

韩太太表示反对,问女儿是不是跟北大有缘,女儿说只是因为北大分数最高,考取最光荣。

韩子奇说没意见,让女儿征求妈妈意见,但妈妈讥讽地说,你们爷俩都决定了,还问我干什么?说完就拂袖而去。

新月回到自己房间,想起从小妈妈就对自己不亲,她是姑妈一手带大的,小时候上学放学都是姑妈接送。她看着自己小时候跟妈妈的合影,那么亲切,不明白当年的亲密现在到哪儿去了。

年近花甲的韩子奇已经有十几年不跟妻子同床而眠了,今夜为了女儿,只好低三下四去妻子房间商量事儿。妻子说丈夫不公平,没让儿子读大学,连高中都没考,十五岁就到工厂当学徒。

韩子奇说他也为儿子没能读大学感到遗憾,但那都是命运,他也没办法。儿子已经耽误了,不能再耽误女儿。

韩太太见他万宗归一都是为了女儿,很不高兴,说儿子大学是读不成了,但现在他该结婚了,你得拿出两千块钱来办婚事。

韩子奇说拿不出来,韩太太说你上馆子有钱,女儿上大学有钱,偏偏儿子结婚就拿不出钱来了?你只要把你心尖上的肉割一点下来就行了。

韩子奇知道她说的是密室那些玉,那是他心中的一个敏感区,他的隐私,他不肯拿出来,韩太太便说,你舍不得拿出来给儿子办婚事,那你也别拿出来给女儿读书。

韩子奇这才明白,这是一场赤裸裸的交易啊。

他没办法,只能妥协,于是韩太太同意女儿报考北大。

3、 玉殇

学生烧了赵家楼,搞起了学生运动,据说天津的学生领袖是个回回,叫马骏。

梁亦清很高兴收易卜拉欣为徒,这是他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徒弟,易卜拉欣虽然不是他的儿子,但也是穆斯林,天下穆斯林是一家。

他带着易卜拉欣去家族墓地祭拜梁家的列祖列宗,因为精湛的琢玉手艺就是这些祖宗们传下来的,他告诉易卜拉欣,说第一代宗师是丘处机,道号长春。丘处机琢玉本事十分了得,连成吉思汗都慕名请他去琢玉。

梁亦清问了易卜拉欣的姓名,他说姓韩,叫小奇子,梁去请教“玉魔”怎么起名。“玉魔”根据“奇珍斋”和“小奇子”给易卜拉欣起名叫“韩子奇”。

三年过去了,韩子奇长得快有师傅高了,他聪明好学,不仅学琢玉,还学《三字经》等,基本算是识字了。

有一天,一位姓蒲的老板来请梁亦清做“郑和下西洋”的宝船,说他只是个中间人,真正的顾客是一个洋人,叫亨特。

梁亦清估摸要三年才能做出来,本来不想接这活,但想到郑和是穆斯林,是回回,便接下了这活。顾主还要求签合同,而玉器行业一般是不签合同的,讲究“牙齿当金使”,但既然答应接活,也只好按顾客要求办了,于是签了合同,收下六百块钱的定金。

壁儿已经十四岁,长得很漂亮,玉儿有六岁了,跟姐姐很像。玉儿比姐姐幸运,赶上了废私塾,兴学堂,梁亦清就把玉儿送去上学。

梁亦清的玉器产品,一直是让蒲老板经销的,韩子奇去送货的时候,发现蒲老板都是低价买进,高价卖出,从中牟取暴利,便向师傅梁亦清提议自己经销自己的产品。

师傅问不懂洋文怎么跟洋人客户打交道,徒弟说可以学呀,师傅觉得徒弟心变野了,大为光火,说你还没出师,就瞧不起师傅,想另攀高枝了?

徒弟急忙申明,说从进“奇珍斋”那天起,就把这里当自己的家,从来没想过离开。他提议自己经销,是为了整个梁家着想,家里处处都要开销,钱不能都让人从中盘剥掉了。

师傅原谅了徒弟。

这天,梁亦清正在雕琢“郑和下西洋”的宝船,突然觉得眼力不济。韩子奇自告奋勇替师傅琢,但师傅不同意,坚持自己琢,终因体力不支,倒在了水磨还在转动的坨子上,砸断了郑和指着前方的手臂。

韩子奇吓呆了,师傅醒来看见损坏的作品,口吐鲜血,倒在残破的宝船上。

4 、月清

新月如愿考上了北大西语系,要去上大学了。妈妈给了她十五块钱,作为第一个月的生活费。爸爸偷偷给了她十五块,叫她别让人知道。爸爸还把一个旧皮箱给了她,使她感觉像是在接受遗产。

她在房间收拾东西,妈妈过来讽刺说:“你带这么多东西,是要把整个西厢房都搬去吗?”,看到她把母女合照也放进箱子,又问:“连这也带走?”

女儿吓得拿出照片,留给妈妈,但妈妈又说:“别给我,我没地方放。”

去学校的那天,姑妈难过得哭了,新月安慰姑妈,说周末就回来的。哥哥把妹妹送到北京大学,但不愿意进去,因为他这辈子是读不上大学了。

在西语系的新生接待处,新月看见了一个高高的男青年,穿着白衬衣,戴着玳瑁眼镜,文质彬彬。他帮她拿行李,一路上两人用英语交谈,互问姓名,他说自己叫楚雁潮,还说全班十六个学生,四个女生,他家在上海。

她住的楼叫“二十七斋”,到了她宿舍,发现其他人都不在,她问他是不是新生,他才说自己是这个班的班主任,刚毕业一年。

他告辞走后,她选择了上铺,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过了一会,寝室的其他三人回来了,有来自北京的郑小京,来自湖北宜昌的罗秀竹,来自上海的谢秋思。

郑小京说要去见老师,叫她们别忘了下午三点在男生寝室开会。谢秋思不爱跟人交往,新月就跟罗秀竹去逛校园。罗本来是学俄语的,不知道为什么被调剂到英语专业来,罗说洋鬼子差点烧掉北大,她不愿意学洋鬼子的语言,但也不敢反抗,只能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新月觉得罗的乡土气很好玩。

她们跑到未名湖上完,发现快到三点了,得去男生寝室开会,但她们找不到路了。幸好楚老师发现了他们,新月看见他,非常激动。

天刚破晓,“博雅”家中的韩太太已经起床祷告,她是虔诚的穆斯林,一天祷告五次,早上这次最为重要。她回想自己的大半生,以前是个口无遮拦的人,现在也学得口是心非了。但她安慰自己说,只要自己虔诚地信仰主,什么都不瞒着主,那么一切都不是问题。

祷告完毕,一家人坐下吃早餐,外面有人敲门,原来是新月的闺蜜陈淑彦,来送新月上大学的,因为她俩早就约好,谁没考上大学,谁就送那个考上了的去大学,而陈淑彦没考上大学。

韩太太见过淑彦几面,但没特别注意,今天一见,发现小姑娘长得不错,便邀请淑彦一起吃早餐,还把她叫到客厅说话。韩太太嫌姑妈碍事,把姑妈支开。

淑彦的爸爸也是玉器行的人,解放前有点家底,解放初期如实报了个“小业主”成分,结果就倒霉了,被从“无产阶级”里给踢了出去,成了“资产阶级”。

韩太太许诺让丈夫帮淑彦找工作,还提到自己的儿子,说淑彦的年龄可以找对象了,还说大家都是“回回亲戚”(天下穆斯林是一家)。淑彦告辞出来后,看到姑妈正在洗天星的衣服,便主动上去帮忙。

韩太太邀请淑彦星期天来家吃饭。

5 、玉缘(1)

梁亦清猝然惨死,奇珍斋如同天塌地陷!

梁夫人和小女儿哭得死去活来,十五岁的大女儿君璧还比较冷静,知道穆斯林临死前应该念清真言,急忙为父亲念诵,相信父亲是带着亲人的祝愿和对真主的信仰而去的。

韩子奇也慌了神,只有君璧还知道该干什么,成了全家的主心骨。在乡老的帮助和阿匐的主持下,他们举行了葬礼,埋葬了父亲。

葬礼之后,蒲老板来了,先是假惺惺祭拜死者一番,随后就问起宝船的事,听说宝船毁了,便说自己很难做,现在三年期限已经到了,亨特在催着交货,当初签了合同的,工钱两千,预付三成,就是六百,现在三年过去了,连本带利,应该归还1859元整。

梁太太哭着求情,壁君却承担下来,说父债子还,你看这里什么值钱,你拿去抵债吧。蒲老板拿走了所有材料和工具,还拿走了琢玉的水凳,把那个破损的宝船也拿走了。

韩子奇跟了出来,跟蒲老板打商量,要求跟着水凳一起进入蒲老板的“汇远斋”。在那儿继续做宝船,一直到完成为止。蒲老板考虑了一番,答应了。

按照“汇远斋”的规矩,员工包吃包住,但没工钱,且只能“东辞伙”,不能“伙辞东”,也就是说,只能老板辞退员工,不能员工辞退老板。韩子奇知道这些奇葩规定,但他仍然决定去“汇远斋”,完成师傅遗愿。

听说韩子奇要离开,七岁的玉儿恋恋不舍,韩子奇亲了亲她,叫她乖乖的,等自己回来。君壁却很生气,说他不该投奔仇人。

5 、玉缘(2)

韩子奇来到“汇远斋”,那里的雇员都排挤他,说“汇远斋”是做买卖的,弄个匠人来干嘛?而且还是个小回回。

韩子奇觉得自己受到了种族歧视,非常委屈,但他想到了郑和,想到了梁师傅,便努力工作。用师傅雕刻的宝船做样板,重新做一只完好的。他干了一整年,不仅完成了宝船,还偷偷学到不少玉器经销的知识,包括英语。

宝船完工的那天晚上,韩子奇在心里祭拜了师傅,并把师傅和自己的名字偷偷刻在了宝船的底部,这样做是违背行规的,但他不愿意师傅的心血默默无闻,便大胆违规一次。

他把两只宝船都交给了蒲老板,问他准备如何处理那只破损的宝船。蒲老板说世界上只能有一只宝船,独一无二才有价值。

洋人顾客亨特取走宝船的第二天,又根据宝船底座的签名找到店里来了,指名找梁亦清韩子奇,当知道梁已去世后,便跟韩子奇攀谈起来,亨特能讲流利汉语,韩子奇也能讲一些英语,两人交流无障碍。

亨特膜拜韩子奇的手艺,请他去六国饭店吃饭,向他展示自己收藏的玉器珍玩,还侃侃而谈中国的玉器制作历史,韩子奇发现他比自己的师傅都懂得多。亨特提出与他合作,请他修复两件玉器。

当初,蒲老板从“玉魔”那里买来了三件玉器,他为了用“唯一无二”来为玉器增值,故意摔坏了三件中的两件,把最后那件以五十万的高价卖给了亨特。亨特知道了真相,想请韩子奇为他仿做那两件摔坏了的玉器,但韩说现在还不能做,让亨特给他两年时间。

两年之后,韩子奇向蒲老板提出辞职,蒲老板很不高兴,说他忘恩负义。

韩子奇说你要留我可以,但你得把我做的宝船拿出来,说我哪里做坏了,还要重签合同,提高我的工资。蒲老板不答应,韩子奇扬长而去。

他回到“奇珍斋”,现在已成了卖茶水的店铺,玉儿惊喜地叫他“奇哥哥”,壁儿却让他滚。他说他是为报仇才走的,现在回来是为了把“奇珍斋”的旗号重新打起来,让大家知道梁家没儿子,还有女儿。

壁儿说但是没钱啊,韩子奇说没钱不要紧,有这双手。壁儿终于明白了,流着泪抚摸他的手,说但是你还要成家的呀,那时我们怎么办?

韩子奇说,奇珍斋就是我的家。

壁儿扑在他肩上,说我帮着你干,你娶我吧。

8 responses to “艾读:几分钟看完《穆斯林的葬礼》(1)

  1. 无论多么乏味的故事,经艾读一总结概括,就读得下去了,因为艾读抓住了故事的主要情节,省得我们在作者的废话海洋里摸索,一下就失去了兴趣。

  2. 艾读有时间的话,请帮忙把《约翰-克里斯多夫》和《百年孤独》这样的大部头也总结概括一下,因为我很想读,也觉得应该读,但就是读不下去。

  3. 因为《山楂树之恋》而勉强自己去看了一点《穆斯林的葬礼》。实在看不下去,只好放弃。

  4. 很多人赞赏这个两条线平行叙述方法,但我觉得很做作,完全没必要。

    两条线叙述当然可以,但之间要有联系有契机,也就是有一种不这样叙述就不能达到的目的。

    但《穆斯林的葬礼》的两条线之间并没有这样的联系或者契机,就是为了两天线平行而两条线平行。

    比如这里的“玉魔”和“月冷”之间,有什么联系?完全没有任何联系,“月冷”可以放在这里,也可以放在“玉”字线的任何一个地方,因为“月”的故事都是“玉”的故事之后发生的,放在“玉”的任何地方都没问题,反正有时间和时代背景说明故事发生在什么时候。

    如果一集写新月爸妈的故事,一集写新月的故事,可能还有点平行的必要,但《穆斯林的葬礼》根本不是这样安排的,纯属故弄玄虚。

  5. 隐形的翅膀

    感谢总结啊, 我看个梗概都看晕了, 看到后来韩子奇起名的时候提到玉魔,想不起来还有这个角色,愣了半天, 可见这个故事七扯八拉的厉害。

  6. 隐形的翅膀

    我猜韩子奇喜欢的是妹妹,而不是姐姐,娶了姐姐,却一直爱着妹妹, 小女儿也长的像小姨,所以特别招妈妈嫌弃吧?

  7. @隐形的翅膀:不是你猜的那样 :)

  8. 我当初看到《穆斯林的葬礼》这个书名的时候,感觉这里的“穆斯林”指的是整个穆斯林,至少是中国的所有穆斯林,而这个“葬礼”,就是穆斯林在中国的完结。

    如果是写一个穆斯林人的葬礼,书名应该是“一个穆斯林的葬礼”。但是一个葬礼写上五十多万字,好像不太可能,所以应该是指穆斯林在中国的消亡。

    不管是一个穆斯林的葬礼,还是中国所有穆斯林的消亡,我都不感兴趣,所以没看。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