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读:《约翰-克里斯多夫》梗概(3.2)

(接3.1)

第二天,他急于要动身,怕单独见到萨皮纳。主妇说萨皮纳病了,昨天在外边着了凉,今天不能动身,他听了松了口气。

过了一天,萨皮纳也回来了,也躲在家里不敢见他,因为她的心事被他猜到了,也因为自己想给他而结果并没有给。

有人请他去科隆与杜塞尔多夫两处举行几次演奏会,他马上答应了,并全副精力为演出作曲,借以忘记那尴尬的一幕。

临走前一天,是个星期日,他从外面回来,看见萨皮纳在晒太阳,他忍不住走过去,她温柔地向他微笑着,他知道两人和好了,尴尬消除了。他告诉她,自己要离开几个星期,她很吃惊,很难过。如果她叫他别去,他一定会答应。但她正想说话的时候,洛莎回来了,她很快就回到了自己屋子里。

第二天他很早就出发,还想去跟她告个别,但实在太早了,就忍住没去打扰她。到了演出地点,他全身心投入演出,完全没想起她来。他的旅行还延长了几天,等到踏上归途的时候,他开始想念她,希望马上见到她,对她说“我爱你”。

他早上六点半就回到了家里,其他人都还没起来,只有洛莎起来了,他让她给他弄点吃的,洛莎照办了,然后告诉她:萨皮纳死了。他听后非常痛苦,呕吐起来。洛莎抱着他的头,他嚎啕大哭。

洛莎告诉他:“你走的那晚,她害了流行性感冒,就此完了……”

他想起那天晚上,他正要向萨皮纳说“我爱你”,但被洛莎打断了,不由得想:“为什么洛莎倒不死而死了那一个呢?”

洛莎帮他问萨皮纳的哥哥要了一件纪念品,是一面可以放在手袋里的银的小镜子,她把镜子给了他,他很感动,连声谢她,并说“对不起”。她明白他这个“对不起”的意思,是说即使是在萨皮纳死后他也不会爱上她,她心酸地哭了。

老于莱不久就把底层重新出租了。有一天,克利斯朵夫看见萨皮纳的房里有些陌生面孔,新人把旧人的最后一点儿遗迹也给抹掉了。

他简直不能待在家里,成天在外边闲荡,直到夜里什么都看不见了才回来。他到乡下去乱跑,竟然走到了萨皮纳哥哥住的那个村子,看见了萨皮纳的女儿,他问她想不想回去,她说不想。

人们似乎都把萨皮纳忘记了,他只有在自己心中才能找到她。她到处跟着他,但他只有在孤独的时候才真正觉得和她在一起。

他写了很多歌曲,把这些歌曲题赠给她,努力要使他的爱情与苦恼在其中再现……可是没用:爱情与苦恼固然是重现了,可完全没有萨皮纳的分。爱情与痛苦是向着前面而不是回顾以往的。他没法抵抗他的青春,生命的元气又挟着新的威势在他胸中迸发了。

但在他心灵深处有一个不受攻击的隐秘的地方,牢牢的保存着萨皮纳的影子。那是生命的狂流冲不掉的,每个人的心底都有一座埋藏爱人的坟墓。

卷三 第三部 阿达

秋天到了,一个星期日的下午,他从一个山坡上走下来,脑子里盘旋着一些旋律,两手挥舞着,突然看见一个高大的黄头发的姑娘,扑在一堵墙上,使劲拉着一根粗大的树枝,摘着紫色的枣子狼吞虎咽。

她的模样很好玩:圆圆的脸嵌在金黄的蜷头发中间,粉红的腮帮很饱满,一双大蓝眼睛,鼻子大了一点,鼻尖俨然的向上翘着,嘴巴又小又红,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四个狠巴巴的犬牙特别显著,下巴颏儿很肥,个子又胖又高,非常壮健。

那姑娘恳求他帮她下来,还摘了枣子给他吃,他吃了枣子,又逗了她一会,才张开两臂接她下来。她跳下来,撞进他怀抱,两人的脸碰在一起,他吻了她,她也回吻。

然后她的同伴们来找她了,她躲起来,想让他们来找,但那些人找了一下就懒得找了。她只好跟克里斯多夫一起走,她没听说过他的大名,也不觉得音乐家有什么了不起。他打听出她是帽子店的店员,叫阿达,今天和帽子店的同事还有两个银行男职员一起出来玩,约好一起去一个店里吃午饭的。

他们来到那家店,看见她的同事朋友都在那里等她,她向他们介绍他,还说他今天救了她。那几个人听说过他的大名,有的还能唱出他的曲子,都很崇拜他,阿达和另一个叫弥拉的女生还开始撩他。

吃过饭后,阿达说该去坐渡船回家了,便率先走出饭店,他跟在后面,她拉着他的手,等同伴出来。但她突然把他拉到怀里,两人吻了起来。

当同伴出来时,她拉着他躲了起来,一直到同伴们都走后,两人才出来,说着热烈的话,一起往河边走。到了河边,最后一班渡轮也开走了,但阿达说不要紧,明天总会有渡轮的。于是,他们找了一家小客栈住下,两人滚了床单。

第二天,他们睡到很晚才起来,在床上吃了早点,用的是同一只碗,同一把羹匙。

他担心她怎么向老板交代,但她说:这又不是第一次,总会找到理由的,就说我母亲病了,死了。

从那之后,他每次跟阿达散步都得跟那些女店员和银行职员作伴,他们都很庸俗,使他很厌恶,每次都想跟他们走散,但阿达偏偏要跟他们粘在一起,而且特爱跟他一起露面,去哪儿都要跟他在一起。

他和阿达是两种不同的人,说着完全不同的话,她还自命风雅,很有自信的判断一切。她谈论音乐,对克利斯朵夫解释他最内行的东西,而她的意见与否决都是绝对的,你根本不用想去说服她,她对什么都有主张,都能领略,自视甚高,顽固不化,虚荣心极重,对什么也不愿而且不能了解。

他和阿达的事很快就被别人知道了,那些母亲都觉得他是个色狼,生怕自己的女儿被他诱惑。房东一家更是讨厌他,觉得他行为不检点,洛莎则认为他背叛了萨皮纳,不愿意理他,也不听他申辩。

他知道阿达不聪明,没见识,但他对她的爱并不卑鄙。他多么需要活,需要爱,需要幸福!

房东女儿唆使他母亲来教育他,他母亲本来是没什么是非感、对一切人都很好的人,但受了房东一家的唠叨,也小心翼翼地批评他,如果他顶撞,她就吓得不敢说了,但担心的神色更使他难过。

他闯到房东女儿屋子里,叫她别对他母亲唠叨。房东女儿也不示弱,叫他别指点她该做什么。他口无遮拦地发了一通脾气,把这些年来的不满都捅了出来,只顾对伤害他的人泄忿,没有发觉自己这样做就和他们一样的不公平。

他跟房东彻底闹翻了,只好搬走。

而阿达很快就厌倦了他,现在她只剩下一桩乐趣,就是把爱情毁灭。

她问:“你肯不肯为了我把音乐丢掉?”

他说:“噢!这个吗,不论是你,不论是谁,都没有办法的。我永远丢不了音乐。”

她恨恨的说:“哼!亏你还说是爱我呢!”

有时她又说:如果你真的爱我,那你会愿意为我做一切事,包括错事,你现在去做一件错事吧。

他不肯去做错事,她就跟他闹。

有时她说:真正的爱情就是不管我变什么样,你都得爱我。

如果他反驳,她也跟他闹。

还有时她要他做出牺牲,来证明他爱她。他说片面的牺牲只能带来片面的爱情,但她坚持说片面的牺牲能带来全面的爱情。

两人为这些话题争论不休,使他很烦恼。但他太需要爱了,也太需要女人了,觉得自己离不开她。

他的弟弟恩斯特在外面混得不好,丢了工作,还得了病,跑回家来投靠母亲和哥哥,他收留了弟弟,找医生给弟弟治病,细心照顾,弟弟很快就康复了。

有一天,弟弟在一家酒馆看见了他和阿达,还有跟阿达形影不离的弥拉,弟弟很识趣的没打招呼。

回到家,他去向弟弟坦白自己的爱情,害羞得说不出口。弟弟也不帮他的忙,只盯着他,等他诉说。他终于说出了心里的秘密,他讲着他的爱,慢慢的被心中的柔情鼓动起来,说爱情给人多少幸福啊,他在黑夜中没有遇到这道光明以前是多么苦恼,没有一场深刻的恋爱,人生等于虚度。

弟弟表示同意,于是兄弟俩经常在一起探讨爱情。他见弟弟一个人闷在家里无聊,便把弟弟带去参加自己和阿达她们的聚会,正巧弥拉也在场,弟弟上去拥抱弥拉,弥拉居然没拒绝,显然是老相识。他责怪阿达没早告诉他,但阿达说我哪能认识弥拉所有的情人?

弟弟显得很有分寸,对阿达很礼貌,只跟弥拉套近乎。而阿达跟那两人一起,仿佛更加开心,总是那三人在一起嘻嘻哈哈,把他冷落在一边。

有时他们四人在林中散步,那三人经常落在后面,讲得很起劲,等他走回去问他们在讲什么时,他们用一句笑话把他蒙过去,默契得像是小偷集团一样。

有一天,他们四人又在林中散步,来到一个空旷地,那里有两条路通向他们要去的地方,他说一条路近,他弟弟说另一条路近,为了证实自己是对的,他踏上了自己选的那条路,弥拉跟着他。而弟弟和阿达踏上了另一条路。

他急急地赶路,想率先到达目的地,但弥拉说不用这么急,他们不会急着赶到目的地的。他不相信,仍旧急急赶路,弥拉吊在他胳膊上,让他停下看看林中的风景。他不停,仍旧赶路,终于率先来到目的地。

他躺在地上等弟弟他们,弥拉却一直嘲笑他,最后竟然说出:这才是他们走散的好办法!

他慌了,问:你觉得恩斯特和阿达——

她微微一笑:“嘿!嘿!”

他气得直跳起来:“不!不!那是不可能的!你决不会这样想的!……不!不!”

她把手按着他肩膀,笑倒了:“哎啊!亲爱的,你多傻!你多傻!”

他的心快要爆裂了,他躺在地下,捧着脑袋,因为厌恶与绝望而浑身抽搐起来,象小时候一样。然后,他向树林中逃了,对着这些无耻的勾当,污浊的心灵,和他们想拖他下水的乱伦的淫猥,深恶痛绝。他不明白:为什么多数的人要把自己和别人所有的纯洁一起玷污而后快?

他把阿达从自己的生活中扫除了。世界上没有她这个人了。

他开始拚命喝酒,经常是酒气冲人嘻嘻哈哈的回家,母亲看见了毫无办法,只能使劲祈祷。

有天晚上他从酒店出来,看见了舅舅。舅舅叫他“曼希沃”,他以为舅舅老眼昏花认错了人,便说:“我不是曼希沃,我是克里斯多夫。”

但舅舅坚持说:你就是曼希沃。

于是他明白了,知道自己现在跟酗酒的父亲没有两样。这一年以来,他什么作品也没写过!

第二天,舅舅带他去父亲和爷爷的墓地,说:我们来祈祷吧,让他们长眠永息,别来缠绕我们。

他不敢向舅舅讲自己的爱情,只内疚地说:我这一年什么也没干,没前进,反而后退了。我怎么办?

舅舅叫他别想十年二十年后的事,不要用理论去逼迫生活,只要过好每一天就行了,竭尽所能。

他咀嚼着“竭尽所能”几个字,醒悟了,对自己充满信心。

4 responses to “艾读:《约翰-克里斯多夫》梗概(3.2)

  1. “但在他心灵深处有一个不受攻击的隐秘的地方,牢牢的保存着萨皮纳的影子。那是生命的狂流冲不掉的,每个人的心底都有一座埋藏爱人的坟墓。”

    真的很佩服男人,虽然心里埋葬着爱人的影子,但转过身就投入了一个他并不爱的女人的怀抱。这是受性的驱使吧?

  2. 舅舅经常说一些很有智慧的话。

  3. 克里斯多夫对待感情还是很真诚很投入的,但运气不好,真心喜欢的人很早就死了,遇到这个阿达,完全不懂得欣赏他。

    好在他这人生命力旺盛,恢复很快,不管是心爱的人去世,还是遭到爱人背叛,他都能很快跳脱出来,重新开始生活。

  4. 看来音乐这事并不完全靠天分,也不完全靠家传。

    克里斯多夫的爷爷和爸爸都是搞音乐的,他从小就热爱音乐,不仅会很多乐器,还会作曲。但他的两个弟弟好像都没有这方面的特长,也没向这方面发展。

    而他的舅舅,是他妈妈的兄弟,他妈妈只是一个厨娘,舅舅只是个走村穿乡做小买卖的饿,并不是搞音乐的。但他舅舅却懂得音乐的奥秘,不仅能唱一些打动他的民间歌曲,还能开导他真正的音乐是从内心流淌出来的。

    那么,音乐才能和悟性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呢?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