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读:《百年孤独》故事梗概(2)

第三章

皮拉生下了她和阿卡迪亚的儿子,两个星期后,布恩迪亚就把孩子领回家来抚养。对此乌苏娜是不同意的,但布恩迪亚说咱家的骨血不能流落在外,乌苏娜只好同意,但条件是不能让孩子知道自己的身世。

他们给孩子起名何塞-阿卡迪亚,跟他爹的名字一样,为了区别,下面我就称他小阿卡迪亚。

那时乌苏娜正忙着自己的生意,就是做些糖公鸡和糖鱼,插在树棍上,一天两次拿到集市上去卖,生意不错,她忙得没时间照顾孩子,就让一个印第安女人帮忙照顾。

乌苏娜从外面带回来的那些人,到处宣传马孔多的美丽富饶,吸引了更多的外来人口,马孔多很快变成了一个热闹的市镇,开设了商店和手工业作坊,修筑了永久的商道,连阿拉伯人都给吸引来了。

布恩迪亚也投入到建设市镇的热潮中去,新来的居民十分尊敬他,甚至请他划分土地。没有征得他的同意,就不放下一块基石,也不砌上一道墙垣。他还给马孔多的每个房子都装了个音乐时钟,每隔半小时就报一次时间。

而他的炼金实验室,则被二儿子奥雷连诺接过去了,在那里打造首饰。奥雷连诺长得又高又瘦,不爱说话,总是躲在实验室鼓捣那些金属,而他的预言能力仍然存在,有一天就对家人说:有人要来咱们这儿了。

预言果然灵验,星期天家里就来了人,是一些皮货商,从马诺尔村带来一封信和一个十一岁的小姑娘,叫丽贝卡。丽贝卡的父母都是布恩迪亚的朋友,去世前把女儿托付给他照顾。

丽贝卡是个奇怪的小姑娘,不言不语,让人以为她是聋哑人,但家里的印第安保姆跟她说话,她一下就有了反应,对答如流。她不吃饭,只吃院子里的泥土和她用指甲从墙上刨下的一块块石灰,

乌苏娜灌她喝各种草药汤,还用鞭子抽她,终于治好了她的怪癖,像个正常人了。她把阿玛兰塔叫妹妹,但又把阿玛兰塔的侄子小阿卡迪亚叫弟弟,她管奥雷连诺叫叔叔,但又把奥雷连诺的父亲布恩迪亚叫伯伯。不管怎么说,她成了布恩迪亚家的人,名字就叫丽贝卡-布恩迪亚。

有一天晚上,印第安保姆半夜醒来,发现丽贝卡没有睡觉,而是坐在摇椅里吮指头,眼睛像猫眼一样发亮。保姆立即认识到丽贝卡患有失眠症,是一种传染病,而她和弟弟就是因为这个病才从自己的王国里逃出来的,因为那个王国的人全都患有失眠症。

保姆的弟弟吓得当晚就逃掉了,但保姆没逃,觉得命中注定的事,逃也逃不掉。保姆对布恩迪亚说了这事,布恩迪亚觉得没什么,睡不着觉就干活呗。但保姆告诉他,失眠症最可怕的还不是睡不着觉,而是随之而来的失忆症,会把什么都忘掉。

过了几个星期,布恩迪亚全家都患上了失眠症。乌苏娜熬了草药汤给大家喝,但也没用,大家仍然不能成眠,而且白天站着也做梦。处在这种半睡半醒的古怪状态中,他们不仅看到自己梦中的形象,而且看到别人梦中的形象,仿佛整座房子都挤满了客人。

再然后,全村人都患上了失眠症。布恩迪亚召集村民开会,向他们讲述了失眠症的症状和危害,在村口加了岗哨,不让外人进村,免得传染上失眠症。

为了跟接踵而至的失忆症作斗争,布恩迪亚叫大家在各种物件上都写上名称,后来发现写上名称还不够,于是又加上整段的解说,比如在乳牛的脖子上,就挂这样一块牌子,上书:“这是一头乳牛。每天早晨挤奶,就可得到牛奶,把牛奶煮沸,掺上咖啡,就可得牛奶咖啡。”

皮拉以前用纸牌占卜是为了预测未来,现在则改成用纸牌推算过去。不过即便是这样,人们也不记得过去的那些细节,只隐约记得自己的老爸是个黑发男人之类。

这时候,布恩迪亚家来了一个老人,但谁都不记得他了。老人拿出一小瓶药水,布恩迪亚喝了才恢复记忆,认出这个老人就是梅尔加德斯。

两人恢复了友谊,梅尔加德斯也不再到处漂流,而是在马孔多住了下来。这次他带来了银版照相术,给布恩迪亚家照了个全家福。当他把马孔多一切值得拍照的东西都拍照了之后,就让布恩迪亚把照相设备拿去做实验。

布恩迪亚的实验就是用照相机来证明上帝的存在,他相信,用屋内不同地方拍的照片进行复杂的加工,如果上帝存在的话,他迟早会得到上帝的照片,否则就再也不信上帝了。

梅尔加德斯则埋头研究布恩迪亚的各种理论,有一天夜晚,他觉得偶然得到了有关马孔多未来的启示,便告诉了布恩迪亚,说马孔多将会变成一座辉煌的城市,有许多高大的玻璃房子,但城里不会留下布恩迪亚家族的痕迹。

布恩迪亚听说后,大不以为然,说那不是玻璃房子,而是冰块做的房子,而布恩迪亚家族也不会泯灭,而会是永远存在。

乌苏拉的生意发展很快,不仅做糖公鸡糖鱼什么的,还做面包和各种甜点,每天都卖得精光,赚了不少钱。她见儿女都长大了,很快就会成家立业,便决定扩大家宅。她请了人来建新房,比以前的旧房高大阔气了若干倍。

房子快竣工的时候,乌苏娜接到一纸命令,说房子正面必须刷成蓝色,而不是他们计划好的白色。

布恩迪亚问这是谁的命令,乌苏娜说是镇长,是政府派来的官。

镇长叫马斯科特,是不声不响地来到马孔多的,先是住在一家阿拉伯人开的旅馆里,然后就租了个房子,在墙上挂起了共和国的国旗,在门上刷了个“镇长”的字样。

布恩迪亚很生气,他带领人们建立了马孔多,可不是为了让外人来指手画脚的。他到镇上找到马斯科特,警告说:如果你想留在镇上做居民,我表示欢迎,但如果你想制造混乱,强迫大家把房子刷成什么颜色,那就请你从哪儿来,回哪儿去。

马斯科特把政府的任命拿给他看,还说:“我得警告你,我有武器。”

布恩迪亚揪住马斯科特的衣领,拖到外面,一直拖到沼泽地附近才放手。

过了一个星期,马斯科特又回来了,这次带来了妻子和七个女儿,还有六个持枪的士兵。从此,他的办公室门前就多了两个站岗的士兵。

马孔多的村民都来恳求布恩迪亚赶走马斯科特,但布恩迪亚说,现在他把妻女都带来了,如果我们当着他妻女的面去侮辱他,就不算男子汉了,这事应该和平解决。

奥雷连诺陪着父亲去见镇长,刚好镇长的两个女儿也在那里,一个女儿叫安芭罗,十六岁,另一个是最小的女儿雷麦黛丝,才九岁。两姐妹都非常美丽,又懂礼貌,殷勤接待布恩迪亚父子。

布恩迪亚提出条件:“第一:每个人想把自己的房子刷成什么颜色就是什么颜色。第二:大兵们立即离开马孔多,镇上的秩序由我们负责。”

镇长答应了。

虽然奥雷连诺的年纪足够做雷麦黛丝的父亲,但他却爱上了她,她的形象留在他的心里,使他经常感到痛苦。这是肉体上的感觉,几乎妨碍他走路,仿佛一块石子掉进了他的鞋里。

第四章

布恩迪亚家的新房子建好了,乌苏娜从世界各地定了很多家具和装饰品,最奢华的是一台自动钢琴,分装在几个箱子里运来的,售卖钢琴的公司派了一个技师来安装调试钢琴。

技师名叫皮埃特罗,意大利人,年轻英俊,一头金发,一下就迷倒了丽贝卡和阿玛塔拉,她们天天守在他身边,看他安装调试钢琴。钢琴调好后,他往里面放了一卷音乐带,钢琴就自动演奏起来。于是,他教两位小姐跳舞。

乌苏娜一直在旁边盯着,丈夫劝他不必盯着,说这个意大利男人这么娘,能干出什么来?

乌苏娜决定开个温居宴,发了大量的邀请信,几乎把全镇的人都请到了,但没请市长家的人,也没请皮拉,因为皮拉这些年已经跟别的男人生了两个孩子了。

宴会前两三天,布恩迪亚为了探索自动钢琴的秘密,把琴全都拆开看了一遍,好不容易才装了回去。但到了宴会那天,乌苏娜把一卷录音带放进去,钢琴却不能发声。梅尔加德斯和布恩迪亚手忙脚乱地检修,最后,布恩迪亚调整了一个卡住的零件,钢琴终于开始发声,但却是杂乱无章的锤击声。

钢琴坏了,皮埃特罗又来到布恩迪亚家修理钢琴,丽贝卡和阿玛塔拉也在旁边作陪,这次乌苏娜没在旁边监督。皮埃特罗修好了钢琴,临走前,乌苏娜还专门为他开了个欢送会,自动钢琴奏出美妙的舞曲,丽贝卡和皮埃特罗的舞姿惊艳了全场。

阿玛兰塔和小阿卡迪亚的舞姿也不错,但跳到中间被皮拉跟一个女人打架的声音搅黄了,那个女人说小阿卡迪亚长着娘们儿的屁股,皮拉就跟她打了起来。

皮埃特罗回意大利之后,丽贝卡像得了病一样,成天闷闷不乐,又开始吃起泥土来。一直到有一天,镇长的女儿安芭罗登门拜访,说是来看自动钢琴的,暗中却悄悄塞给丽贝卡一封信,是皮埃特罗写来的,丽贝卡的病一下就好了。

镇长女儿和丽贝卡的友情使奥雷连诺心里充满了希望,雷麦黛丝一定会跟姐姐一起来!

有一天,他有了这样的预感,而雷麦黛丝果真来了,他听到了她的声音,抬眼看见门口有个姑娘,穿着粉红色玻璃纱衣服和白鞋子,他的心都惊得缩紧了。

安芭罗对妹妹说:不能进去,人家正在干活。

但奥雷连诺对雷麦黛丝说:进来!

雷麦黛丝走了进去,问了问奥雷连诺正在熔炼的小金鱼的事,奥雷连诺解释着,突然喘不过气,无法回答她的问题。他想永远呆在这个皮肤细嫩的姑娘身边,经常看见这对绿宝石似的眼睛。

他彻底堕入了情网,经常用无头无尾的诗句倾诉爱情。他把诗句写在梅尔加德斯给他的粗糙的羊皮纸上、浴室墙壁上、自个儿手上。

他的两个朋友知道了他的心思,带他去喝酒嫖妓,以为这样就能让他忘记雷麦黛丝。但他喝得越多,越想念雷麦黛丝,对妓女根本没兴趣。

最后他喝醉了,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在皮拉的房间里,他想起童年时的梦想,对她说:我是来跟你睡觉的。

他跟皮拉滚了床单,但心里想的却是雷麦黛丝,不由得哭了起来,并把自己心里的痛苦全都告诉了皮拉。等皮拉问出雷麦黛丝的名字,不由打趣说:“那你得先把她养大才行啊。”

皮拉答应帮他的忙:“我去跟小姑娘说说,并且把她和盘端给你。”

皮拉实践了自己的诺言,但时机却不大好,因为布恩迪亚家那时正闹得鸡犬不宁,丽贝卡的爱情暴露之后,阿玛兰塔突然得了热病,因为她也爱着皮埃特罗,但却是单相思。她把自己关在浴室里,写了一封封炽热的信,倾诉空恋的痛苦,可她并没有寄出这些信,只把它们藏在箱底。

乌苏娜见家里两个年轻女人都爱上了同一个男人,不由得诅咒自己订购钢琴的那个日子,并宣布家里现在是没有死人的丧期,一直到两个姑娘放弃幻想为止。

布恩迪亚知道奥雷连诺想娶镇长女儿之后,大发雷霆,但乌苏娜却很支持,她挺喜欢镇长的女儿们,个个都美丽、勤劳、朴实、文雅。布恩迪诺见妻子支持儿子的婚史 ,不好反对,便提出一个条件:你得支持丽贝卡和皮埃特罗的婚事。

乌苏娜同意了,丽贝卡听说了这个消息,病一下子就好了,连忙写了一封喜气洋洋的信给皮埃特罗。阿玛兰塔假装服从父母决定,但心里却发誓:丽贝卡只有跨过我的尸体才能与皮埃特罗结婚。

下一个星期六,布恩迪亚打扮一番,亲自到镇长家去替儿子求亲,镇长夫妇深感荣幸,但说我家另外六个女儿都到了适婚年龄,怎么令公子偏偏选了这个九岁还在尿床的小姑娘呢?

不过,他们最后还是被奥雷连诺的深情打动了,同意了这门婚事,只要求等到雷麦黛丝成年后再举行婚礼。奥雷连诺没有意见,他已经等了这么久了,不在乎继续等下去。

丽贝卡和皮埃特罗定了婚,皮埃特罗在马孔多的一条街上开了一家乐器和自动玩具店。

不久,梅尔加德斯去世了,布恩迪亚按照他生前的嘱托,用水银热气将尸体熏了整整七十二小时,一直熏到尸体象蓝白色的蓓蕾一样裂开,然后,他在镇上举行了马孔多参加人数最多的一次葬礼,并举行了好几天的守灵。

阿玛兰塔趁机向皮埃特罗表达了爱情,但他只把她当成小女孩,安慰她说:我弟弟马上要来我店里帮忙了。

阿马兰特觉得自己受了侮辱,对皮埃特罗发誓,说你休想跟丽贝卡结婚,除非踏着我的尸体过。

乌苏娜知道后,急忙带着阿玛兰塔出去旅行。

皮埃特罗经常来拜访丽贝卡,但行为非常规矩,连手都不碰一下。奥雷连诺也经常去拜访雷麦黛丝,教她读书写字,她刚开始很不高兴这个男人的来访,宁愿玩自己的洋娃娃,但时间久了,她终于被他的殷勤打动,愿意跟着他学习读书写字了。

只有丽贝卡一个人感到不幸,她忘不了妹妹的威胁,便请皮拉用纸牌为她算命。

预言说:“只要你的父母还没埋葬,你就不会幸福。”

丽贝卡和皮拉都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便去问布恩迪亚。布恩迪亚想起丽贝卡刚来时,带来了她父母的骨骸,装在一个袋子里,但自从修建新房子,就没看到那个袋子了。他把修屋的泥瓦匠找来,问他们看见那个袋子没有,他们说把那个袋子砌在墙壁里了。

连着好几天,他们都把耳朵贴在墙壁上静听,真能听到骨骸咔擦咔擦的声音,他们把墙壁打开,发现骨骸袋子果真在里面,便把骨骸袋子拿去埋了,就埋在梅尔加德斯坟墓附近。这下丽贝卡才放了心。

皮拉自从生下小阿卡迪亚,乌苏娜就不让她上家里来,但后来她跟丽贝卡成了朋友,就又开始上家里来了,一来就帮忙干活,非常勤快。

这一天,她来到奥雷连诺的实验室,对他说:你打仗真行,弹无虚发。

他早就有这种预感,现在得到证实,心情十分平静:我承认他,就起我的名字吧。

布恩迪亚渐渐疯掉了,老是看见被他用标枪刺死的阿吉廖尔,还把炼金工具都砸了个稀巴烂,嘴里经常大喊大叫,但没人能听懂他在说什么,他还想毁掉整幢房子,奥雷连诺找了邻居来帮忙,十个人才按住了他,十四个人才把他困在屋外的栗树干上。

乌苏娜和阿玛塔拉回来后,给他松开了困住手脚的绳子,只留下腰间捆着的那根,还给他用棕榈叶子搭了个棚子,为他遮风挡雨。

5 responses to “艾读:《百年孤独》故事梗概(2)

  1. 布恩迪亚家的两个儿子都跟皮拉有性关系,还生下了儿子,看来贵圈真乱啊。

  2. 艾读写得比原著好看。

  3. 貌似这故事有点“女人是祸水”的意思哈。

    马孔多的人本来是跟外界隔绝的,自己过着幸福的生活,不受外界干扰。布恩迪亚是个优秀的领导人,把房子都设计得那么合理,大家去河边打水的距离是同样近的,房子接受的阳光是同样多的,这多平等啊。

    但乌苏娜跑出去找儿子,结果儿子没找到,还带了一帮外人回来,这下就把马孔多这个世外桃源的平静打破了。还冒出来一个镇长,开始对马孔多的事情指手画脚,又有政府撑腰,还有武装力量,那还不老子天下第一?

  4. 乌苏娜是跑出去招来祸水,丽贝卡则是从外面带来祸水,给马孔多的人民带来了失眠症,而失眠症的结果就是失忆症,那可不是玩的。马孔多的人把自己的来龙去脉都忘记了,那就不成其为马孔多人了,成了一个没有历史,没有过去的傻瓜民族。

    相对比较落后的文化总是比较歧视女性的。

  5. 这个失眠症和失忆症,貌似很多评论文章都会提到,用来解题,说为什么题目叫“百年孤独”,就是因为失眠症和失忆症。

    但从这一集来看,马孔多人的失眠症和失忆症在喝了梅尔加德斯的药水之后就治好了,所以“百年孤独”不是指的失眠症和失忆症。

    而且作者对失眠症的描写是白天站着都能做梦,而且能进入别人的梦境,觉得屋子里挤满了人。而这样的状况显然不孤独,因为题目用的是solitude(独处,独自)这个词,而不是loneliness(孤独)。

    失忆症也不导致孤独,既不导致solitude,也不导致loneliness。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