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读:《百年孤独》故事梗概(6)

第十一章

新婚第二夜,奥雷连诺第二就知道自己迟早会回到情妇佩特娜身边去,因为菲兰妲完全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她出身在一个贵族家庭,从小就听母亲说她曾祖母是个女王,而她今后也是要做女王的,所以她一直生活在幻想之中,总觉得自己与众不同。上学的时候,她从不跟同学们坐在一起,她是那么美丽高贵文雅,连修女们都说她今后是要做女王的。

其实她家早已破落,靠她编织花圈为生。就在她以为今生再也做不了女王的时候,一个军官来到她家,跟她父亲谈了一会,她父亲就来告诉她:跟他们去吧,你要做女王了!

她就这样被骗到了马孔多,奥雷连诺第二救了她的命,她嫁给了他。

但她婚后一直穿着她的贞洁裤——长及脚踝的白色睡衣,袖子颇长,在两腿交界的位置,有一个开得十分精巧的圆窟窿,那是用来性交的。

奥雷连诺第二看到妻子的贞洁裤,忍不住放声大笑:哈哈,我娶了个修女!

婚后整整一个月,她都穿着贞洁裤睡觉,而且不肯与丈夫发生关系,于是丈夫只好回头去找情妇。为了讨好佩特娜,他给她拍了一张身穿马达加斯加女王服装的照片。菲兰妲知道后,二话不说,把自己的嫁妆装进箱子,就离开马孔多回了娘家。

奥雷连诺第二只好追到岳父家,卑躬屈膝地请罪,并表示坚决改正错误,才把老婆劝回了家,于是只好跟情妇分了手。

但佩特娜并不着急,她相信奥雷连诺第二离不了她,因为是她把他从炼金室里吸引出来,成为一个男子汉的。他有双漆皮鞋留在她那里,是他准备进棺材时穿的,她把那双漆皮鞋用破布包好,对自己说:“他迟早会回来的,哪怕是为了穿这双皮鞋。”

奥雷连诺第二把老婆劝回来后,她在和解的热情下服从了他的欲望,两人滚了床单,她怀了孕。

六月的一天,奥雷连诺第二的头生子出生了,孩子孱弱爱哭,一点不像布恩迪亚家的人,但他仍然给孩子起名叫何塞-阿卡迪亚,(下面我就称这孩子为阿卡迪亚-布五,因为他是布恩迪亚家的第五代)。

乌苏娜曾经拿定主意,在她的家族中,谁也不准再叫奥雷连诺或阿卡迪亚了。然而,奥雷连诺第二的头生子出世时,她却没敢反对这个父亲的意愿。

“我同意。”乌苏娜说,“但是有个条件:得由我来抚养他。”

尽管乌苏娜已满一百岁,她的眼睛由于白内障快要失明了,但她仍有充沛的精力、严谨的性格和清醒的头脑。她相信,抚养孩子是谁也比不上她的,她能使孩子成为一个有美德的人——这个人将恢复家族的威望,根本就不知道战争、斗鸡、坏女人和胡思乱想为何物。她要把这孩子培养成神父,教皇!

奥雷连诺第二从来没在妻子那里得到过满足,所以生下儿子之后,他就回到了情妇身边。他对妻子解释说:为了牲畜的繁殖,我不得不跟她干那事。

他拿出了证据,她只好相信,同意他跟情妇交往,自己当起布恩迪亚家的女主人来。

但她跟布恩迪亚家的人全都处不好。她每次跟丈夫同房之后,第二天必然要穿黑色毛衣,乌苏娜劝了她也不听。她撒尿用的是金便盆,乌苏娜叫她把金便盆给奥雷连诺上校去炼制小金鱼,她也不答应。

她还把她那贵族家的一套全盘搬了过来,本来布恩迪亚家是谁饿了谁就可以吃饭的,但她把吃饭搞成了一种隆重的仪式,不仅要全体在同一时间吃饭,还要在桌子铺上雪白的桌布,摆上枝形烛台和银质餐具。

全家人只有奥雷连诺上校敢于不遵从菲兰妲的清规戒律,他讥讽说:咱们家正在变成贵族,看来需要再来一次战争。

菲兰妲很怕他,不敢跟他正面交锋。她生下第一个女儿后,想用自己母亲的名字“蕾娜特”来给女儿命名,而乌苏娜则想用“雷麦黛丝”来命名,两人相持不下,最后是奥雷连诺上校出面调停,给新生儿起名叫“蕾娜特-雷麦黛丝”,但大家都叫她“梅梅”。

梅梅出生后不久,政府提出在停战纪念日时为奥雷连诺上校举行庆祝会,但他不想庆祝那个投降的日子,所以坚决拒绝了,说他不是他们所谓的民族英雄,而是一个失去记忆的普通手艺人,他唯一希望的是被人忘却,穷困度日,在自己的金鱼中间劳累至死。

但政府仍然举行了庆祝会。那天,布恩迪亚家的人都没去参加,但奥雷连诺上校的十六个儿子被庆祝会的消息吸引来了,他们的面貌、体型和肤色各不相同,但是都有一副孤僻模样儿;根据这模样儿,在地球上任何地方都能马上认出他们来。他们彼此之间互不相识,这次是第一次见面。

奥雷连诺上校最初不信任地接待了他的一群儿子,甚至怀疑其中几个的出身,但很快就相信了他们,给了每人一条小金鱼。

阿玛兰塔把一群侄子带到教堂,神父用圣灰在他们每人额头上画了个十字。回家后,他们想擦掉额头上的十字,但使用了冷水和肥皂、沙子和擦刷、浮石和碱水,始终擦不掉额上的十字。而阿玛兰塔等人额头上的十字,很容易就擦掉了。

乌苏娜说,这样挺好嘛,人家就知道你们是谁了。

奥雷连诺第二看到来了这么多亲戚,太高兴了,因为他最爱大宴宾客,他建议他们留下来跟他一块儿干活,但接受这个建议的只有奥雷连诺-特里斯特一人,(下面我们就叫他特里斯特),他是一个身躯高大的混血儿,具有祖父布恩迪亚那样的毅力和探索精神。他很快就在马孔多的郊区建立了一座制冰厂,实现了他祖父早年的愿望。

他想把母亲和妹妹接到马孔多来,便四处找房子,在广场的角落里找到一间不合格局的破旧大房子,人家告诉他,说那里曾经住着一个寡妇,用泥土和墙上的石灰充饥,几年前已经死掉了,所以这房子不属于任何人。

特里斯特推开房门,在屋子中央看见一个极度衰竭的女人,仍穿着前一世纪的衣服,秃头上有几根黄发,眼睛依然漂亮,但眼里最后一点希望的火星已经熄灭,由于孤独的生活,她的脸上已经布满了皱纹。

特里斯特说想租一间房子,那女人叫他滚出去,他仓皇地跑掉了。当他把这事告诉布恩迪亚家的人之后,乌苏娜惊骇地哭了:天啊,丽贝卡还活着!

时光,战争,日常的许多灾难,使她忘记了丽贝卡,只有阿玛兰塔还没忘记,总是对家里的小辈说丽贝卡的坏话。奥雷连诺第二想把丽贝卡接回家来,但丽贝卡坚决不同意。

二月间,奥雷连诺上校的十六个儿子又到马孔多来了,他们听特里斯特说了丽贝卡的情况,就一起过去帮忙,把她的房子修整一新。她拿出早已不再流通的货币来付账,大家这才看出她和世界之间隔着一条多深的鸿沟。

这一次,上校的另一个儿子奥雷连诺-森藤诺(下面我就叫他森藤诺)也决定留在马孔多,跟特里斯特一起经营制冰厂。他们生产的冰越来越多,远远超过了马孔多的需求,于是他们决定建造铁路,把冰卖到别的地方去。

在马孔多听到“铁路”二字,这还是第一次。特里斯特离开了马孔多,去修建铁路,说好雨季之前回来。森藤诺负责冰厂的生产,结果冰生产得太多,简直卖不完,于是他决定用果汁代替水来造冰,意外地为制造冰激凌奠定了基础。

特里斯特很久都没回来,大家以为他已经死在外面了,但冬天的时候,一个在河边洗衣服的女人跑回来向大家汇报:“那边来了一个吓人的东西,好象安了轮子的厨房,后面拖着一个村镇。”

原来是特里斯特的火车来到了马孔多。

第十二章

特里斯特的火车带回了发电机,马孔多的人民有了电,感到很稀奇,整夜盯着那淡白的灯光不睡觉。

紧接着,有人在马孔多开设了电影院,花两分钱就能看场电影,但电影搞得马孔多的观众恼火之极,因为他们为之痛哭的人物在一部影片里死亡和埋葬了,却在另一部影片里活得挺好,而且变成了阿拉伯人。他们大声责骂电影院老板骗人,甚至砸烂了影院的椅子。

铁路正式通车之后,每个星期三的十一点钟,一列火车会准时到达马孔多,车站上建了一座房子——一个简陋的木亭,里面有一张桌子和一台电话机,还有一个售票的小窗口。

火车把外来人带到了马孔多。

某个星期三,一位笑容可掬的矮小的赫伯特先生来到了马孔多,是来宣传他的气球的,可以载人飞到空中,但马孔多的人见识过吉普赛人的飞毯,完全瞧不起气球,赫伯特先生非常沮丧。

奥雷连诺第二在一家旅馆遇见了赫伯特先生,当时他正用半生不熟的西班牙语在抱怨找不到好房间,好客的奥雷连诺第二立即把赫伯特先生带回了家,请他吃饭,席间,端出了虎皮香蕉,是可以当饭吃的。

赫伯特先生从来没吃过香蕉,一口气吃下了整整一串,吃完后又要了一串,还从箱子里拿出仪器,测定温度、空气湿度和阳光强度,但测完后什么也没说。随后几天,有人看见赫伯特先生拿着捕蝶网和小篮子在市镇郊区捕捉蝴蝶。

下个星期三,马孔多来了一批工程师、农艺师、水文学家、地形测绘员和土地丈量员,他们在几小时内就勘探了赫伯特先生捕捉蝴蝶的地方。然后,一个叫杰克-布劳恩的美国人也来了。很快,这市镇就变成了一个营地,搭起了锌顶木棚,棚子里住满了外国人。没过多久,外国人把他们的老婆孩子也接来了。

他们在铁道另一边建立了一个市镇,镇上有棕榈成荫的街道,还有窗户安了铁丝网的房屋,阳台上摆着白色桌子,天花板上吊着叶片挺大的电扇,此外还有宽阔的绿色草坪,孔雀和鹌鹑在草坪上荡来荡去。

马孔多人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那些外国佬在马孔多建立了香蕉种植园。

“瞧,咱们招惹了多少麻烦,”奥雷连诺上校那时常说,“都是因为咱们用香蕉招待了一个外国佬。”

但奥雷连诺第二非常高兴,他敞开家门,欢迎大家上家里来吃饭。家里很快就挤满了各式各样的陌生人,不得不扩大饭桌,还得轮班吃饭。奥雷连诺上校的四个儿子也来到了马孔多,原因都一样:“因为大家都来嘛,所以我们也来了。”

美人儿雷麦黛丝是唯一一个没染上“香蕉热”的人,她仿佛停留在美妙的青春期,越来越讨厌各种陈规,越来越不在乎别人的嫌厌和怀疑,只在自己简单的现实世界里寻求乐趣。她剃着光头,拿粗麻布缝了一件肥大的衣服,直接从头上套下去,里面什么都不穿,这样既穿了衣服,又觉得自己是裸体的,因为她认为裸体状态在家庭环境里是唯一合适的状态。

乌苏娜看到家里来了这么多奥雷连诺上校的儿子,吓得发抖,叮嘱美人儿雷麦黛丝:当心啊,你要是与他么当中任何一个瞎来,都会生出带猪尾巴的孩子来!

那些外国佬都被美人儿雷麦黛丝迷得发疯,但她本人什么都没觉察。

有一次,一个外国人爬上她的屋顶,偷看她洗澡。她警告他:当心啊,这屋顶都腐朽了,你会掉下来的。

后来,那个外国人真的掉下来摔死了。这样摔死的外国人不止一个,还有因为摸了她一把,就被马蹄踩死的男人,于是人们开始传说美人儿雷麦黛丝身上发出的不是爱情的气息,而是死亡的气息。

乌苏娜知道,任何男人一旦从美人儿雷麦黛丝身上得到了性的满足,就会无法容忍她的白痴状态;阿玛兰塔早就放弃了教她做家务的企图;而菲兰妲在狂欢节上第一次见到她时,本以为这是一个非凡的人物,但嫁到布恩迪亚家这些年,使她不由感叹布恩迪亚家的白痴活得太久了。

只有奥雷连诺上校说美人儿雷麦黛丝其实是头脑最清醒的人,她挖苫别人的惊人本领证明了这一点。

有一天,菲兰妲打算取下花园中绳子上的床单,把它们折起来,便呼唤家中的女人来帮忙。她们刚刚动手,阿玛兰塔就发现美人儿雷麦黛丝突然变得异常紧张和苍白。

“你觉得不好吗?”她问。

“完全相反,我从来没有感到这么好。”

话刚落音,菲兰妲突然发现一道闪光,她手里的床单被一阵轻风卷走,在空中全幅展开。美人儿雷麦黛丝抓住床单的一头,开始凌空升起。乌苏娜几乎已经失明,但她十分镇定,能够识别风的性质——她让床单在闪光中随风而去,瞧见美人儿雷麦黛丝向她挥手告别,然后飞过空中,永远消失在上层空间,连飞得最高的鸟儿也迫不上她了。

香蕉公司出现以后,专横傲慢的外国人代替了地方官吏,香蕉种植园老板布劳恩先生让他们住在电气化的房子里,享受高等人士的特权,不会象镇上其他的人那样苦于酷热和蚊子,也不会象别人那样感到许多不便和困难。

奥雷连诺上校想:我们打了那么多的仗,就是为了不让外人来操控我们的生活,不让他们命令我们把自己的房子刷成蓝色。现在倒好,外国佬已经修了自己的房子,开了自己的香蕉园,正在霸占马孔多的土地和资源。

有一天,一个老人带着一个七岁的孙子到广场上一个小摊跟前去喝柠檬水。小孩儿偶然把饮料洒到旁边一个警士班长的制服上,这个野蛮人就用锋利的大砍刀把小孩儿剁成了碎块,并且一下子砍掉了试图搭救孙子的祖父的脑袋。

这件事彻底激怒了奥雷连诺上校,他大声叫嚷:“等着吧,最近几天我就把武器发给我的一群孩子,让他们除掉这些坏透了的外国佬。”

随后整整一个星期,在海边不同的地方,奥雷连诺上校的十七个儿子都象兔子一样遭到隐蔽的歹徒袭击,歹徒专门瞄准灰十字的中心开枪,干掉了十六个奥雷连诺,只剩下最大的那个,奥需连诺·阿马多,虽然受了伤,但因为子弹没打中额头上的那个十字,所以捡了一条命,逃到印第安人的地盘去了。

对奥雷连诺上校来说,这是最黑暗的日子。共和国总统用电报向他表示慰问,答应进行彻底调查,并且赞扬死者。但他拟了一份措词尖锐的电报给共和国总统,亲自送到邮电局,可是电报员拒绝拍发,他又写了一封信,邮寄给总统。

在很长时间里,奥雷连诺上校未能恢复失去的平静。他怀着满腔的怒火不再制作小金鱼,勉强进点饮食,在地上拖着斗篷,象梦游人一样在房子里踱来踱去。到了第三个月末尾,他的头发完全白了。

有一天,他发现乌苏娜在栗树底下——她正把头伏在已故的丈夫膝上抽泣。

他问:“他在说什么呀!”

“他很难过,”乌苏娜回答。“他以为你该死啦。”

“告诉他吧,”上校笑着说。“人不是该死的时候死的,而是能死的时候死的。”

亡父的预言激起了他心中最后剩下的一点儿傲气,他问母亲那些金币究竟藏在哪里,但母亲不肯告诉他,于是,他自己出去募捐,他那么坚持不懈地努力,那么苦苦地恳求,那么不顾自尊心,四处奔走,每处都得到一点儿帮助,在八个月中弄到的钱就超过了乌苏娜所藏的数目。

他去找马克斯上校,希望马克斯能帮助他重新发动全面战争,但马克斯经过这些年带领老兵上访,讨要养老金,非常清楚老兵们的下落,很多人都不在了,那些还活着的老兵,有的投靠了政府,有的在社会慈善团体的照顾下等待养老金的消息,还有的继续在恼怒中过着晚年生活,在光荣的粪堆里慢慢地腐烂。

“唉,奥雷连诺,”他叹了口气。“我知道你老了,可我今天才明白,你比看上去老得多了。”

5 responses to “艾读:《百年孤独》故事梗概(6)

  1. 艾读
    奥雷连诺上校在战争期间,跟不同的女人生下了十七个儿子,他们都跟着母亲生活,母亲曾把他们带到布恩迪亚家,让乌苏娜给他们命名。乌苏娜给他们全都命名为“奥雷连诺”,只有姓氏不同,用的是他们母亲的姓。

    但这一章里说十六个儿子全都被庆祝会的消息吸引来了。我查了一下几个版本的译文,都是说十六个。但查到一个英文的评论(由于版权原因,网上没有英文版全文),说的是十七个儿子全都回到马孔多。

    所以,我感觉应该是十七个儿子都回到了马孔多。

  2. “但电影搞得马孔多的观众恼火之极,因为他们为之痛哭的人物在一部影片里死亡和埋葬了,却在另一部影片里活得挺好,而且变成了阿拉伯人。他们大声责骂电影院老板骗人,甚至砸烂了影院的椅子。”

    ——马孔多的人民土得很可爱。

  3. 美人儿雷麦黛丝升天了!

    也许事实是家里人把她送到精神病院去了,然后对外人说她升天了,这样比较有面子。

  4. 外国人到了马孔多就可以搞香蕉园,不需要花钱买土地?或者钱给了地方官吏。

  5. 发现作者把几个妓女都写得很善良,很有人情味。皮拉是妓女,跟哥哥睡完又跟弟弟睡,但她对布恩迪亚家的人都很好,乐意帮他们的忙。孩子生出来,人家要拿走就拿走,叫保密就保密,百依百顺。

    佩特娜也一样,情人要来就来,要回老婆身边就回老婆身边,不吵不闹。情人死后,她还给情敌菲兰妲送食物,使情敌免于饿死。

    反观明媒正娶的两个(乌苏娜和菲兰妲),都是新婚大喜日子不跟丈夫同房,一个闹出人命,另一个把丈夫气跑。两个女人都是一家之主,大家都得听她们指挥。菲兰妲还害死女儿和男友,差点害死自己的孙子。

    看来天下男作家是一家,都是歌颂妓女批判发妻的角色。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