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读:几分钟 看完《安提戈涅》

送交者:艾读

《安提戈涅》(Antigone)也是索福克勒斯的作品,是俄狄浦斯三部曲的最后一部。

安提戈涅是俄狄浦斯和自己的母亲生下的孩子,所以她既是俄狄浦斯的女儿,又是俄狄浦斯的妹妹。俄狄浦斯被放逐后,她一直陪在他身边。俄狄浦斯在克罗诺斯去世后,她才回到自己的国家忒拜。

《安提戈涅》是她回到忒拜之后发生的故事。

开场

安提戈涅和妹妹伊斯墨涅上场。

安提戈涅说,妹妹,你看看俄狄浦斯传下来的诅咒中,还有哪一件是天神宙斯没有在我们有生之年就实现的?在我们的苦难中,没有一种痛苦、灾祸、羞耻和侮辱我没有亲眼见过。现在克瑞翁向全城宣布了一个命令,你知道不知道是什么?

妹妹说,自从我们的两个哥哥战死之后,我还没听说过别的噩耗。

姐姐说,他认为我们的二哥埃蒂奥克涅斯是保卫忒拜的英雄,应该得到厚葬,让他受到下届鬼魂的尊重,但他说我们的大哥波吕涅克斯是叛徒,带兵攻打忒拜,所以没资格得到下葬的待遇,要让他的尸体被猛禽吃掉。谁要是违反禁令,就让谁在大街上被民众用石头砸死。这完全是针对你和我而下的指令,特别是针对我。

妹妹问,你需要我做什么?

姐姐说,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用双手把大哥埋葬了?

妹妹说,你别忘了,我们的父亲死得多不光彩,我们的哥哥又自相残杀,现在只剩我们俩了。我们都是弱女子,斗不过男子,我们处在强者的控制下,只好服从命令。

姐姐说,我再也不求你了,即便以后你求着跟我一起干,我也不会要你参加。我要埋葬哥哥,即使为此而死,也是件光荣的事,因为我是遵从神圣的天条在行事。

妹妹说,我真为你担心,不可能的事最好别去尝试。

但安提戈涅一定要亲手埋葬哥哥,于是两姐妹不欢而散。

第一场

十五人的歌队上场,他们代表忒拜城的十五位长老,相当于今天的市议员。

他们以歌唱的方式交待了一下背景,原来忒拜是一座有七个门的城邦国家,所以俄狄浦斯的大儿子波吕涅克斯纠集了另外六支部队来攻打忒拜(即七雄攻忒拜),刚好一支部队攻打一个城门。在这场战斗中,别人都是在建功立业,只有俄狄浦斯的两个儿子,虽然同父同母,却变着法子互相残杀。

克瑞翁上场,对长老们说,俄狄浦斯的两个儿子都战死了,所以我理所当然地继承了王位,因为我是他们的至亲。

然后他把自己夸奖一番,说自己为忒拜服务这么多年,工作做得不错,相当有魅力,等等。最后他表示今后要努力工作,使自己的国民幸福生活。

他向长老们宣布了自己的决定:俄狄浦斯的儿子埃蒂奥克涅斯是本国英雄,应该厚葬,但另一个儿子波吕涅刻斯是来犯之敌,应该暴尸荒野,派兵看守,谁也不得将其埋葬,违者严惩。

长老们都表示支持。

这时一个看守波吕涅克斯尸体的守兵上来报告,说有人往尸体上撒了一些干沙,还举行了葬礼仪式,但没有留下任何线索,所以无法追踪。我们所有的守兵都发了重誓,表示不是自己干的。

歌队长(相当于人大常委会委员长)说,莫非是天神干的?

克瑞翁生气地说,你趁早闭嘴,我看你是老糊涂了,波吕涅克斯攻打忒拜,是为了破坏神殿,破坏法律,天神怎么会关照他的尸体?肯定是有人被重金收买,才会干出这种事来。

他命令守兵去把肇事者抓起来,说如果抓不到就让守兵们顶罪。

第二场

歌队感叹了一番人生,说人类聪明能干,但就是没法掌握生死,再能干的人也逃脱不了死亡的命运。

安提戈涅被守兵们押上场来,长老问出了什么事,守兵说她就是给波吕涅克斯行葬礼的人。

克瑞翁上场,守兵汇报说这就是你要我们抓的人。克瑞翁不相信,再三核实,守兵说的确就是她,我们把掩盖在尸体上的细沙扒开,让尸体暴露出来,散发臭味。她看见了,就放声大哭,立即捧了细沙来掩盖尸体,还用铜壶装了水,对死者祭了三次洒水礼。

克瑞翁免了守兵失职之罪,回头问安提戈涅,守兵说的是不是事实,安提戈涅供认不讳。

克瑞翁问,你难道不知道这是违背禁令的吗?

安提戈涅回答说,我不认为一个凡人下一道命令,就能推翻天神制定的永恒不变的天条,殡葬死者是千百年来的习俗,谁也不能禁止。再说我的生活也苦得不能再苦了,活着也没什么意义,你要怎么惩罚我,就怎么惩罚我吧。

歌队长说这女孩性格倔强,是倔强的父亲所生,从来不知道向灾难低头。

克瑞翁对长老们说,要是她获得了胜利,不受惩罚,那么我就成了女人,她反而是男子汉了,所以哪怕她是我姐姐的女儿,我也要对她严惩不殆。

他吩咐手下把安提戈涅的妹妹也抓来,说刚才看到她在家里,但已经疯了,这说明她也是同谋,畏罪而疯。

安提戈涅说,你要杀我就杀吧,还拖延个什么?我埋葬哥哥的行为一定会得到人们的赞赏,虽然他们现在因为害怕不敢公开表示支持我。

克瑞翁说,你哥哥是我们的敌人,你怎么能跟敌人沆瀣一气呢?你应该仇恨他才对。

安提戈涅说,我天性不恨人,只爱人。

这时,她妹妹伊斯墨涅也被人押上场来。

克瑞翁说,你们两个像蛇一样潜伏在我家,我养活你们,你们却背叛我,想推翻我的宝座。他问伊斯墨涅,你是招供罪行呢,还是说你不知情?

伊斯墨涅说,事情都是我干的。

安提戈涅说,怎么是你干的呢?我让你帮忙,你不愿意,我就没再指望你,都是我一个人干的。

伊斯墨涅说,但是如果没有了你,我活着也没有意义。她问克瑞翁,安提戈涅是你儿子的未婚妻,你要杀掉她?

克瑞翁说,天底下女人多得很,我儿子可以娶别的女人。

第三场

歌队咏唱一番,主要是歌颂宙斯的威力,说凡人除了听从宙斯的意愿,没别的出路。

克瑞翁的儿子海蒙上场,克瑞翁问,你是不是听说了你未婚妻的事特来跟我斗气的?

海蒙回答说,我是你的儿子,一向听从你的教导,我不会把自己的婚姻看得比你的教导还重要。

克瑞翁讲了一番大道理,无非是说安提戈涅背叛了我,违反了我的命令,必须受到惩罚。

海蒙说,父亲,我不想说你的话不对,但别人也可能有好的意见。我为你收集了群众意见,他们都觉得安提戈涅做的是光荣的事,不应该受到惩罚。请你不要老是觉得只有自己对,别人都不对。请你珍惜自己的名誉,不要做出大家都反对的事来。

歌队长觉得海蒙说得有道理,劝克瑞翁听从。

但克瑞翁说,我这么一把年纪,难道还需要别人来指点我怎么治理国家?

海蒙说,一个人说了算的国家,就不叫国家了。

父子俩唇枪舌战地辩论了一番,谁也不能说服谁,克瑞翁气急败坏地命令手下把安提戈涅拉上来,在她未婚夫面前处死她。

海蒙说,别以为你能在我面前处死她,我现在就离开,你从此以后再也不会见到我了。说完,就气冲冲地走了。

长老问克瑞翁准备怎么处死安提戈涅,他回答说,处死她不好,会污染我们的国家,带来灾难。我会把她带到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关在一个石窟里,只给她很少的食物,让她在那里去悔罪。如果她自己要自杀,那不会污染我们的国家。

第四场

歌队赞美了一番爱神,又同情了一番安提戈涅的命运。

安提戈涅上场,唱起哀歌,大意是我现在就要走向我生命的终点了,还没有人为我唱过迎亲歌和洞房歌,我就要嫁给死神了。

歌队长说,你这样去到死神的地界是很光荣的,是很受人称赞的,人们会说你与天神同命。

安提戈涅说,你是在讥笑我吗?我只是一个平凡的女子,现在要去的地方既不在人间,也不在冥间,我既不是跟活人住在一起,也不是跟死人住在一起。

歌队说,你用你的行为替你的祖先赎罪了。

听到“祖先”二字,安提戈涅感叹了一番自己的命运,从自己的祖先一直感叹到自己。

克瑞翁上场,命令手下赶快把安提戈涅带到石窟去。

安提戈涅表白自己不顾禁令埋葬哥哥的原因:丈夫死了,我可以再找一个;孩子丢了,我可以靠别的男人再生一个;但如今,我的父母已埋葬在地下,再也不能有一个弟弟生出来,我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埋葬我的哥哥的。现在克瑞翁要把我关进石窟里去,我还没享受过结婚成家生儿育女的快乐,就要孤孤单单地死去,我究竟犯了哪一条神律呢?

克瑞翁再次命令手下把安提戈涅带走,她被带下场去。

第五场

瞎眼先知忒瑞西阿斯由童子领着上场,对克瑞翁说,你必须听从先知的话。

克瑞翁说,我一直都是听你的话的啊,现在你又有什么见教?

忒瑞西阿斯说,你现在处在危险的刀刃上,因为那些猛禽从波吕涅克斯尸体上撕咬下来的肉,被扔到了我们祭坛的炉灶上,把祭坛都污染了。你应该知道,过错人人都有,只要能痛改前非,就是聪明有福的人。现在波吕涅刻斯已经死了,你对死者让步吧,不要再去刺杀已经死去的人。

克瑞翁说,老头儿,你一向妖言惑众,我早已吃够了你的苦,这次我不会因为害怕你说的什么污染,就允许你们埋葬波吕涅刻斯。

两人激烈争论一番,忒瑞西阿斯说,你活不了几天了,你会用你的儿子作为赔偿,以尸首换尸首,因为你把一个属于人间的人扔到下界,又把一个属于下界的死人留在人间,你家不久就会一片哀嚎。他说完就让童子领着下了场。

长老们都说,我这一辈还没见过先知说这么重的话。

克瑞翁说,是啊,所以我心里乱得很。要我让步是很为难的事,但继续跟命运作对,又怕真的闯祸。

歌队长说,你应该采取我的建议,把那女孩子从石窟里放出来,把她哥哥埋葬了吧。

克瑞翁答应了,决定亲自去把安提戈涅放出来,并说一个人最好是一生遵守众神制定的律条。

歌队合唱一曲,赞美神祗,表达对自己国家忒拜的热爱。

报信人上场,报告说海蒙自杀了。

克瑞翁的妻子上场,说自己本来是去雅典娜女神庙祈祷的,但听到报信人的话,即刻昏倒,现在请报信人再说一遍。

报信人说,我们用清水洗净了波吕涅克斯的尸体,埋葬了他。然后我们去了石窟,听到里面传出很响的哭声,克瑞翁走近一听,觉得是儿子海蒙的声音,便吩咐我们进石窟去查看。我们奉命进了石窟,看见那安提戈涅已经上吊死了,海蒙抱着未婚妻的尸体,悲叹她的死亡、父亲的罪行和自己的不幸。

克瑞翁也进了石窟,劝说儿子出来,但儿子拔出短剑想刺杀父亲,父亲回头就跑,儿子往短剑上一扑,自杀了,是抱着未婚妻的尸体咽气的,这不幸的人终于在死神屋完成了自己的婚礼。

克瑞翁的妻子不声不响地下了场。

克瑞翁上场,悲叹说仿佛有一位神在我头上重重地打了一下,把我赶到残忍行为的道路上,都是我惹出来的祸事,害得我儿子年纪轻轻就死去。

报信人上场,报告另一个噩耗:克瑞翁的妻子也自杀了,亲手用刀刺穿了心脏。

克瑞翁痛哭流涕,祈祷天神把自己的命也拿走。

歌队长总结本剧中心思想:谨慎的人最有福,千万不要犯不敬神的罪,傲慢的人的狂言妄语会招惹严重惩罚,这个教训使人老来时小心谨慎。

(完)

6 responses to “艾读:几分钟 看完《安提戈涅》

  1. 这个三部曲的译本中,有的说被赶出国门的是大哥,有的说被赶出国门的是二哥。但人名是统一的,被赶走的那个叫波吕涅克斯(Polynices),留在忒拜当国王的叫埃蒂奥克涅斯 (Eteocles)。

  2. 这么悲剧。

  3. “丈夫死了,我可以再找一个;孩子丢了,我可以靠别的男人再生一个;但如今,我的父母已埋葬在地下,再也不能有一个弟弟生出来,我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埋葬我的哥哥的。”

    ——不知道她的未婚夫海蒙有没有听到她这段话?如果听到了,还会不会为她自杀?

  4. 感觉不管是中国还是外国,王后的兄弟们总是坏人居多,总想着篡权,要么就贪污腐化。

  5. 这个未婚夫还不错。

  6. 安提戈涅和她的未婚夫对待亲情和爱情的态度完全不同,安提戈涅是亲情大于爱情(其实她哥哥跟她也谈不上亲情,只是亲属关系,因为她哥放逐了她父亲,而她陪着她父亲,等于是被她哥放逐了),而她的未婚夫是爱情大于亲情,到了想要杀死父亲的地步。

    要说两个亲人的人品,那是半斤八两,安提戈涅的哥哥不是什么好人,一心争夺王位,对父亲和兄弟都不仁慈。她的未婚夫海蒙的爸爸克瑞翁也是一心争夺王位,对自己的妹夫和侄儿侄女都很不讲亲情。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