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读:极简版《挪威的森林》

送交者:艾读

渡边是个十八岁的男生,有一个同龄好友叫木漉,木漉的女友叫直子,三个人经常一起玩,但木漉和直子的家境都比渡边好,读得起贵族学校。

有一天,木漉突然自杀了,没有留下遗书,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自杀。葬礼过后,渡边跟直子见过一面,但直子显得很不高兴,大概是因为木漉死前见到的最后一个人是渡边而不是她,于是两人不欢而散。

木漉的死深深震撼了渡边,使他发现死亡并不像他以前想象的那样,离他很远,而是近在眼前。他无法再呆在家乡,便与谈了半年的女友分手,自己一人来到东京上大学,因为家境不是很好,只能住在学生宿舍里。

渡边学的是戏剧,但他对学习和生活都没什么热情,宿舍每天搞升国旗降国旗那一套,学生中还有极右组织成天搞事,但他都懒得参加。

有一天,他在路上偶遇直子,得知她也逃到东京来读书,两人一起走了几个小时,讲东讲西,就是不敢讲木漉。告别的时候,直子说希望今后能经常见面,并约定星期六给他打电话,确定见面时间。

从那以后,他俩经常在周末见面,每次都是散步几个小时,刚开始直子跟他一前一后地走,后来就变成并排走。天气冷了,直子还挽着他的胳膊,把手放在他口袋里。

这期间,渡边认识了一个叫阿绿的女生,是跟他一起上戏剧课的同学,家境不是很好,家里靠开一家小书店过活,但父母望女成凤,送她去私立女校读书,使她觉得格格不入,度日如年,高中毕业后就选择了德语专业,终于从那帮有钱的女同学圈子里逃开。

阿绿的母亲已经过世,父亲也得了脑瘤在住院,但阿绿比较开朗,很健谈,会做饭,说话比较粗俗,爱谈与性有关的话题。

渡边宿舍里住着一个上法学院的男生,叫永泽,人很聪明,很有野心,瞧不起宿舍的其他男生,但却跟渡边成了好朋友,因为两人都爱看美国作家菲茨杰拉德的《了不起的盖茨比》。永泽正在为今后当外交官努力,也经常带着渡边出去喝酒泡妞,两人跟喝醉酒的女生开房做爱,还互相交换性伴侣。

直子二十岁生日那天,渡边带着蛋糕去为她庆生。晚上两人做了爱,直子很主动,用手引领着他的阴茎进入自己,但她的叫床声却是他听到过的最悲惨的声音。完事之后,直子背对着他不说话,他留下一个纸条,说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将来会在哪里,没法给她任何承诺,不过愿意跟她一起从过去的阴影里走出去。

第二个星期,直子没有打电话来,他等了几天,一直没有消息,便去直子住处找她,结果发现她已经搬走了。他给她写了一封信,寄到她家里,希望能跟她联系上。

过了一段时间,直子给他写来一封信,说自己现在住在一个叫“阿美寮”的疗养院,但不是治疗精神病患者的医院,而是一个患者和医护人员都有点扭曲的地方,大家在那里学习如何接受自己的扭曲。

她欢迎他去看她,于是他请了假去看她。疗养院规定来访者和患者不能单独在一起,所以直子的室友玲子一直陪同左右。

玲子是个中年女人,从小学钢琴,父母指望她当职业钢琴家。但有次比赛前,她的手指突然不能动了,精神上也出了问题,不得不去精神病院治疗了两个月。后来她病好出院,当不了职业钢琴家,只好做了钢琴家教,并因此与自己的学生堕入情网,结婚生子,过着幸福的生活。

但玲子教的学生中有个富家女,是个同性恋,勾引玲子不成,便污蔑她性侵,使她身败名裂,逃走他乡,主动跟丈夫离了婚,最后辗转来到“阿美寮”,成了直子的室友。

玲子会弹吉他,直子请她弹“挪威的森林”,说最喜欢这首曲子,每当听到这首曲子,就感觉自己一个人在森林中独行,甚是悲凉。

渡边在直子的客厅过夜,直子半夜来到他床边,解开纽扣,裸露身子。他觉得她的裸体太完美,反而不能激起他的冲动。过了几分钟,直子离开他床边,回到自己房间里。

渡边在“阿美寮”待了几天,告辞回东京,答应以后再去看直子。

上戏剧课的时候,渡边遇到了阿绿,阿绿带他去医院看她那住院的父亲,他见阿绿很劳累,主动提出帮她看护两小时,让她休息。她问他有没有女友,他说心里有个人,但情况很复杂,两人现在不能在一起。

永泽通过了外交官考试,叫上女友初美和渡边一起去饭店喝酒庆祝,席间说起两个男生曾交换性伴侣的事,初美很不高兴,责怪永泽,说你就不能满足于有了我这个女友吗?永泽说不是满足不满足的问题,而是自己有不同层次的需求,既需要你,也需要其他性伴侣。初美很生气,叫渡边送她回家。

送到家后,渡边劝初美跟永泽分手,说女人跟永泽在一起不会幸福,但初美还存着一线希望,以为永泽跟她分别久了,就会发现没她不行。结果当然是相反,初美在永泽出国后两年嫁给了别人,婚后两年就自杀了。

渡边有十来天没见到阿绿了,有天晚上阿绿突然打电话,把他叫到自己家。原来阿绿这些天参加父亲葬礼去了,葬礼之后,她跟男友去旅行,本来想好好干几场的,哪知一到旅馆就来月经,一场都没干成,还跟男友搞得不欢而散。

阿绿约他一起去看三级片,看完又约他去爱情旅馆过夜,说如果他不同意,她就在街上随便找个人去爱情旅馆。渡边跟她一起回到她家,她给父亲上香,还告诉他,说自己在父亲葬礼时,曾脱光衣服,对着父亲的遗像叉开双腿。渡边很吃惊,问她为什么这样做,她说自己有一半来自于父亲的精子,给父亲看看也没什么。

那晚两人挤在一张小床上睡觉,渡边因为怕掉下床去,也没有心思做爱,后来还起身找了本书来,一直看到天亮。

渡边二十岁生日时,直子给他寄来生日礼物,是一件紫色圆领毛衣,是她跟玲子一起织的。

学校放冬假后,渡边又去“阿美寮”看直子,这次,她为他口交,还问为什么自己不会湿,说只有二十岁生日跟他在一起时湿过,之前之后都不湿。渡边说这是思想问题,慢慢会好的。直子问如果我一辈子都不会湿,你还会跟我在一起吗?他回答说自己是个乐观的人。

回到东京后,渡边从宿舍搬到一个公寓住,并写信告诉直子,说希望她出院后上他这儿来住。但直子没回信。玲子给他写了信,说直子的幻听症状变严重了,可能要去别的地方治疗。

阿绿约他在选课的时候见面,见面之后,阿绿说他的紫色毛衣肯定他喜欢的那个女人织的,他隔很吃惊,问阿绿是怎么知道的,她说是猜的。

分别的时候,阿绿塞给他一封信,是刚才他去买饮料时她写的,说她今天换了新发型,而他居然没注意到,心里只有那个女人,所以她生气了,叫他以后在课上见到她别跟她说话。

五月中,玲子写来一封信,说直子的幻听仍然没好,已经去了别的医院治疗。她把那家医院的地址给他了,叫他给直子写信。

六月里,阿绿终于肯跟渡边说话了,他们一起吃了饭,她问他跟那个女人睡过没有,他说睡过一次,还说情况很复杂,主要是责任问题,即便她不爱我,我也不能放弃她。阿绿说自己可以等。两人上床做了爱,他觉得阿绿的手跟直子很不一样。

回到家后,他给玲子写信,把这事源源本本告诉了玲子。玲子说你喜欢阿绿就跟她在一起,但不要把这事告诉直子,因为你是她的精神支柱,怕她受不了,还说你可以一边跟阿绿来往,一边继续做直子的精神支柱,不要有思想负担,因为直子情况特殊。

直子在大阪的医院治疗,情况还不错,医生让她继续留在那里,争取根治。她让母亲给玲子打电话,说想回“阿美寮”待一天,收拾一下东西,也跟玲子聊聊。于是,她回到“阿美寮”,把自己的日记信件什么的都烧掉了。

第二天早上,玲子醒来时发现直子不在房间里,还看到直子留下的纸条,说把自己的衣服全都送给她,她知道事情不妙,急忙叫人分头去寻找,五个小时后,他们在森林里找到已经上吊自杀的直子。

玲子把直子的死讯通知了渡边,他去参加了直子的葬礼,直子的父母看到他很吃惊,因为他们不想让外人知道直子的病,更不想让外人知道直子是自杀死的。

渡边从葬礼回来,看到很难受,看了三整天的电影,也没能麻醉自己,便坐车到外地去流浪。流浪了三个星期后,才给阿绿打了个电话,她叫他回东京,他不肯,她愤怒地挂掉电话。

一个月后,他发现流浪在外也不能安抚他心中的痛苦,便回到东京。玲子来找他,叫他振作起来,跟阿绿好好过下去,他说忘不了直子,尤其是她那凄凉的葬礼。

玲子叫他拿来两个酒杯,两人开始喝酒,玲子弹起吉它,从《挪威的森林》开始,到《挪威的森林》结束,一共弹了五十首曲子,终于让渡边觉得给直子举行了一个不凄凉的葬礼。

玲子提出与他做爱,他说自己也正好在想这个,于是两人开始做爱,她说感到自己像个十七岁的女生,他说感觉自己正在侵占一个十七岁的女生。两人一共做了四次,都很尽兴。

第二天,玲子告辞离去,叫他一定要幸福,她把自己和直子的幸福都留给他。玲子走后,他给阿绿打电话,说一定要跟她谈谈。阿绿问现在他在哪里,他望着来来往往的人群,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里。他就站在那个不知名的地方,不停地呼唤着阿绿的名字。

(完)

4 responses to “艾读:极简版《挪威的森林》

  1. 我发现如果自己看全文,经常会看掉看漏很多东西,一种可能是没什么兴趣,所以哗啦哗啦往下翻,囫囵吞枣,过目而忘。另一种可能是只挑自己喜欢的看,结果就漏掉了很多东西。

    看艾读写的总结,比自己看全文跟清晰更全面,还更省力,谢谢艾读!

  2. 人物的性格都怪怪的。

  3. 虽然直子的姐姐和叔叔都是自杀死的,但那并不等于她家有遗传性的精神病或者抑郁,因为她父亲并没有类似症状。

    她本人在与渡边重逢之前也没有类似症状,按道理说,木漉死后应该是她最痛苦的阶段,因为朝夕相处的男友死了,如果有精神病或者抑郁家族史,那时就该发作了。

    她跟渡边重逢后,到她不得不进疗养院之前,也有好几个月时间,她除了绝口不提木漉之外,并没有精神病或者抑郁的症状。

    所以,她病到必须进疗养院的地步,是因为渡边,最后自杀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他,是他使她对爱情彻底绝望。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