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恨薄情人,我亦薄情者

(来源:本国文学bot)

当代诗人杜随,很神秘,网上几乎搜不到诗人相关的信息,但是诗作却非常特别,擅用古代诗歌的形式表现现代人的思绪,语言冲和平淡,知觉却细腻敏锐:“一霎心底影,分明若可触”,邀请大家品一品。

《杂诗》
儿时仰星光,举手若能摘。
于今七尺身,天高不可即。

《杂诗》
得之偶尔间,失之亦草草。
顾我行囊中,何物随人老。

《杂诗》
举世步入飞,吾行日以缓。
倦极憩道边,野花随风展。

《杂诗》
秋风日以深,秋怀日以杳。
黄昏无所思,倚窗看飞鸟。

《杂诗》
何不恸而哭,何不怒而诃?
何不思而往,而不感而歌?

《杂诗》
造物拈骰子,一掷乃有我。
拈此我复掷,半生旋未妥。

《杂诗》
一岁今夜尽,忽如烟花空。
天寒但无雪,听此新年钟。

《破阵子》
素纸能留淡墨,青春若有余芳。又见楼头云外月,已隔天南海北尘。当时一转身。
知我容颜减故,想君日女添新。此夜相思君负我,他日相忘我负君。流年各自珍。

《杂诗》
君自默无语,我自默无语。
春雨不曾飘,蔷薇不曾吐。

《杂诗》
偶尔停电夜,燃起半支烛。
一霎心底影,分明若可触。

《生查子》
同此晚风前,同此梨花下。
记得结同心,记得言分舍。

一样晚风来,几度梨花谢。
不恨薄情人,我亦薄情者。

《失题》
后会何须约,前尘自可忘。
一时同梦寐,万古各参商。

https://www.weibo.com/u/7293687039?is_hot=1
​​​​

2 responses to “不恨薄情人,我亦薄情者

  1. 如果不是看到“偶尔停电夜”,还真的不觉得这是当代人写的,如果说是李白那个年代的人写的,也说得过去。

    可见好的诗歌大多是关于永恒的主题的,永恒的哲理,永恒的风景,永恒的心情,等等。那些为庆祝人大开会写的诗,无论是新体还是旧体,估计都会短命。

    虽然是永恒的主题,但只有以不同的方式表达出来,才能算好诗。

  2. 写古诗的人快成珍稀动物了。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