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专家考察武汉后答记者(图)

新闻来源: 美国之音 于2020-01-27

feiernandesi

前“医生无国界”组织成员、美国纽约州南安普敦市石溪大学传染病专家拉吉夫·费尔南德斯医生

前“医生无国界”组织成员、美国纽约州南安普敦市石溪大学传染病专家拉吉夫·费尔南多医生(Dr. Rajeev Fernado),本月17、18号两天在中国武汉,专程现场考察新型冠状病毒的状况和政府的防控。他回到美国接受了多家媒体采访,并通过电话接受了美国之音记者雨舟的专访,分享了他在疫区的见闻。他认为武汉封城,掐断公交车,掐断铁路,是强迫健康人与感染者混在一起,会让更多人感染。以下是专访实录。

美国之音记者雨舟(以下简称记者):请问您为什么要去武汉?

费尔南多医生(以下简称医生):我对自己研究的传染病行业非常有热情,一听说中国武汉爆发了新疫情,便匆匆决定要飞过去实地看个究竟。我通知了一声老板,订下第一部最便宜的班机就走了。2014年埃波拉病毒和2016年寨卡病毒(Zika)爆发时,我也是同样冲动。我那时赶紧去了西非的埃波拉爆发地塞拉利昂首都弗里敦,和寨卡爆发地巴西东北部的累西腓。

回头再说这次的武汉行程。我乘坐的是美东时间1月15号下午18点 (北京时间1月16号早上7点)的航班,从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先飞到奥地利的维也纳,从那里转机到北京,再从北京转机到武汉天河国际机场落地,这时已经是北京时间1月17号上午11点,路上总共花了一天多。

我之所以绕一大圈是为了图便宜机票。如果从纽约经香港到武汉,机票要贵1500美元,而且只是经济舱。我完全是自费考察,没有公司给我报销。这类考察我从来都只坐经济舱。

记者:我注意到,您住在汉口的喜来登酒店,只停留了一个晚上,日程很紧张,这一天时间您看了哪些地方?

医生:是的,我的类似行程都很短,就是到当地去实地感受一下,然后告诉人们我的所见所闻,以便告知大众、保护大家的安全。我住在汉口泛海路广场的喜来登酒店,在范湖路上。入住后,我向酒店服务人员问路,他们告诉我,你是外国人,最好别出去多走动。我告诉他们,我要去看看那个海鲜市场,他们说那里不安全。我说,我来这里就是为了去看那个市场啊。我从酒店坐了出租车,几分钟之后就到了附近的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

我在那一带边走边看。一路上我注意到人们根本没有害怕,一切很平静,大家都相信政府说的一切都在控制中。谁都不担心,都不知道政府到底隐瞒了什么。戴口罩的人大概只有10%。即便是武汉机场看起来也很平静。尽管政府说进行很多检查,但是表面都看不出。不过,那个海鲜市场除了卖鱼之外,还贩卖野生动物,包括蝙蝠呀,蛇呀,鼠呀什么的。这次的病毒应该就是来源于蝙蝠,蛇也有可能。

记者:你有没有在海鲜市场附近拍照什么的?你在中国做的那个谈武汉病毒的视频是怎么做出来的?

医生:我不怎么敢在大街上拍照,因为感觉很危险。我是外国人,很引人注意。他们很可能会因为这个就把我关进监狱。我可不想出现这样的结果。我愿意到武汉去,但是真没有勇气到处拍照。我非常害怕被逮捕。

比方说,我下了出租车之后,要司机等我15分钟。这时,我朝旁边的建筑物看了几眼,一个警察马上就出现在我面前,让我走开。我紧张死了。在中国真的很恐怖,我真的怕被他们抓起来。我不说中文,他们又不说英文,我完全不会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无论如何,我是第一个到中国调查这个病毒的美国医生。

我是在第二天离开武汉时,在机场过了安检,过了海关之后,感觉应该算安全了,才在上飞机之前对着新买的苹果手机录了那段你看到的视频,发布了我在中国的见闻和感想,后来把这个报道放在了油管上。

这里提到手机,是因为我不想用平常使用的摄像器材,因为那太明显,于是,在离开美国之前,特意买了个新款苹果手机,方便在中国做这个工作。事实是,他们根本不会让你在路上拍摄的(记者注:他提到的视频中的画面是坐在出租车里和在机场拍的)。

记者:根据你在中国的短暂观察,你怎么看中国政府对这次疫情的处理?

医生:不是我要说中国政府的不是,但我真的觉得这里有几个问题。一,有些人爱吃野生动物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而政府应该做的是加强监管,出台相应的规定,把这些买卖规范化。比方说把各种动物分开,规定相应的存放和接触的卫生标准,而不是像那个我看到的市场那样,各种野生动物杂乱地混在一起,地面环境明显脏乱潮湿,根本没有管辖。这种样子发生病毒传染是情理之中的。

二,遇到这样的问题时,我觉得中国政府不愿意发布真实消息,一切都不透明,甚至好几天不更新信息。这意味着政府不及时阻止疫情的传播。我刚才说了,我上个星期的周末在那里的时候,一切看起来还很平静。

这其实很不正常。在那之前,政府竟然有三天没有发布新增病例的消息,这在一种疫情爆发期间是不可能的。对于我这个传染病医生而言,这绝对是敲响了警钟,是非常可疑的。

现在,疫情发展到目前的程度,就是因为中国政府没有公布应该公布的信息。有人问我这次疫情跟SARS(注:即2003年在中国爆发的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的对比。SARS的感染者死亡率是大约10%,但这只是根据中国政府给出的数据。如果政府的数据不真实,我们无法进行对比,也无法预测。

记者:怎么看对武汉的封城行动?

医生:我认为这是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做法,至少是当代没有过的。这是原始的行为和思维。类似的事情14世纪有过,但那是600多年前为了防范瘟疫。现在,把上千万人硬性关起来,在传染病领域是闻所未闻的。所以,现在据说当地再也没有人信政府了。

政府掐断公交车,掐断铁路,我真是从来没有听说过。我还担心,这么大规模的封城,是强迫健康人与感染者混在一起,让更多人感染。这是中国政府一个引发很大争议的行为。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还在等待他们的信息,但是说实话,我不相信中国政府。我不得不礼貌地、充满敬意地对问我的记者说,我怀疑中国政府。不是我们对它有看法,而是它自己促成我们这样的想法。

此外,关于人传人,政府一直否认,但这是我一直认为的,因为毕竟感染的人并不是都去了那个海鲜市场。总之,随着形势的发展,我认为, 本次疫情正在朝SARS的方向发展。你看,中国政府正在武汉建一所有千张病床的医院,这是有原因的,他们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他们现在已经被逼无奈才出手,如果早做的话情况就不会这么严重。

我了解到,那里的医生已经精疲力竭,根本对付不了那么多病号;医院里病床不够,资源枯竭。还有,医护人员受到怎样的保护,这都是很大的问题。中国这次的情况可能会非常糟糕。我说过,找到病原的时间拖得越久,病毒变异的可能就越大。

我作为专业人员,关注中国疫情是为了保护大众的安全。最后提醒大家,随身携带洗手液,频繁给双手消毒是至关重要的防范措施。

(费尔南多医生2014年以来,已经连续七年获得最佳医生奖“卡索尔·康纳利奖”的纽约州最佳传染病医生奖。他管理着家族四个倡导女性权利的慈善基金。)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98164

3 responses to “美国专家考察武汉后答记者(图)

  1. 国家信访局2019年12月27日信誓旦旦承诺:深入贯彻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实现了可查询、可跟踪、可督办、可评价。
    又叨叨“将办理过程、办理方式、办理结果全部在网上公开”,请媒体记者看截屏有无“办理过程、方式、结果”;
    又叨叨“国家信访信息系统可对信访事项办理情况进行跟踪,对超出办理期限、不符合业务规范的自动提醒,推动责任单位重点关注、认真办理”,请媒体记者看截屏——没有对信访事项办理情况,怎么“跟踪”?对超出办理期限、不符合业务规范的,又是如何“自动提醒”;
    又叨叨“依托国家信访信息系统,国家信访局加大对超期未办结、交办无果等信访事项的网上督办力度;对重点疑难信访事项,纳入信访矛盾化解攻坚;对重点督办仍然没有结果的,统筹实地督查”,请媒体记者看截屏“对超期未办结、交办无果等信访事项”“网上督办”了吗?何谈“督办力度”;
    又叨叨“国家信访局出台并完善《信访事项办理群众满意度评价工作办法》,把评价权交给群众,主动接受社会监督,倒逼责任落实”,请媒体记者看截屏有无“评价”按钮?
    又叨叨“可以分别对信访部门和责任单位作出评价”,请媒体记者看截屏,想评价,能进行吗?凸显个别重量级人物未按照党中央要求聚焦主责主业,管党治党不力,严重失职失责毒害国家信访局政治生态致使对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第4605号建议的答复中“全方位评价”说了假话。
    国家信访局相关人员缺乏忠诚干净担当的政治品格,对党不忠诚、不老实,理想信念缺失漠视侵害群众利益故意说假话你累不累?!中共国家信访局机关纪委和内设纪检组织是否准确判断“小鬼当家背后必定是领导干部的不尽责”,是如何做好日常“近距离监督”打通监督全覆盖“最后一公里”的?典型的两面人做到以督责问责促履责尽责下发监察建议书了吗?不落实“两个维护”,要求他人警钟长鸣,机关纪委相关人员马列主义“手电筒”也照一照自己是否是律已常在?强化主动办理信访案件的责任和担当,如何履职尽责的?问一问中共襄阳市纪委:湖北省纪委号称“三反馈”,收到实名举报人徐学军举报材料,“反馈”了吗?在哪里?上网公开!类似老河口市委组织部袁乃义因未按照规定受理、办结信访事项,就要承担通报批评和诫勉谈话的法律责任!襄阳纪委问责了吗?上网公开处理结果!很难吗?
    喜欢尺子只量别人的乃义部长坚称“一根筋”的国家信访局晓琴局长不是真糊涂,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要大胆质问湖北省国保总队重量级人物:“谁能拿人格保证涉案‘0087048号原始发票’现身后经鉴定不是卖砖人所开的?”很难吗?

  2. 医生说的很有道理

  3. 这个医生强调洗手,没强调戴口罩,是不是接触传染比空气传染更厉害?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