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之中忆非典

(来自网络)

2020年注定是一个令人终身难忘的年份,新冠病毒席卷全球,美股暴跌两次熔断(历史上一共三次…),油价重挫公司裁员…风暴眼中喝一杯茉莉香茶,给大家讲讲十七年前我在北京经历的非典故事吧。

话说十七年前2003年,本人还是青葱少女一枚,正在北京读研究生最后一年。三月底四月初北京的非典疫情开始拉响红色警报,每天确诊人数据说增加百人左右,校园内外一片人心惶惶,都在传说北京有可能要实施严格隔离管控。有的同学赶紧返回家乡,我也给家里打了电话,父母却说老家山西疫情更严重,还是老实待在北京(此处为后文埋下一处伏笔)。

于是我和同室好友W就都没有走,安心等到学校宣布整座校园封校隔离,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也出不去。一场万人大隔离就此拉开序幕。

首先每个人发了宿舍楼门卡,食堂卡,洗澡卡—必须凭卡和学生证才能进入宿舍,指定食堂,指定澡堂,以实现各楼隔离。还记得我们当时住30号楼,指定食堂是9食堂,全校最差食堂之一,大家不禁怨声载道。有情侣指定不同食堂的马上有了对策,小两口你从这个食堂打一份,我从那个食堂打一份,然后甜甜蜜蜜坐在外面草坪上一起吃。

很快这个趋势有所扩大,我在校园里常看到三五成群的户外聚餐,饭菜分享,实质上违背了“隔离”的初衷,但是颇有春日野餐的浪漫气息。我和W当时都是孤家寡人,只好天天成双入对9食堂,苦不堪言。

但是刚封校的时候,校内的餐馆还开业, W碰巧有几张现金券,我们就计划隔几天去一次餐馆打牙祭。第一次去了:有鱼有虾,十分快活;第二次:只有肉菜,没有海鲜,也还行;第三次:只能吃蔬菜豆腐了,存货已快告罄;第四次:什么都没有了,年轻的服务员们聚在餐厅唱卡拉OK,看着进来的我们大眼瞪小眼…

上文不是说到我老家是山西嘛,也是重灾区之一,这个身份对我隔离期间的生活起了意想不到的重大影响。当时非典前我正在苦苦挣扎于我的毕业结题,研究生导师希望我做更多的生物试验,为论文补充大量数据。生物试验需要培养一些特定的细菌,我花费了很长时间都没有成功,正在苦恼之中非典就来了。导师也被隔离在校园外,我只能自己慢慢摸索,于是心中更加沉重。

有一天早晨我来到系馆,门卫大爷把我挡在外面:这位XX同学,你是不是山西人?我点头,门卫大爷说:山西是疫区,我们有规定,你从即日起不得进入系馆!

我懵懂间辩解:虽然我是山西人,我非典期间没有离开过校园啊。但是门卫大爷认定我的籍贯有“原罪”,让我速速离开,甚至不能去取回我的实验记录本。

我只好怀着复杂的心情(又惊又喜吧)给导师写信:亲爱的导师,我无法完成这一系列实验,因为我被禁止进入系馆…娃哈哈,想来导师一声长叹之后,也只好给我回信:那就结题吧。真是祸福相依啊,我居然就这样糊里糊涂得达到了“毕业”标准。(补充:那一年和我有类似情况的研究生博士生很多,最后毕业都大放水,为避免感染,有的答辩都是远程电话答辩…)

这下我“闲”了,没有学业,只能娱乐。每天早晨起床,我端端正正坐好,打开电脑,连上水木term界面,开始灌水。巡视各大版面新闻,发表无关痛痒评论之后,宿管阿姨就要进行一天一次的消毒。这时得快速离开,否则就会迎面被狂喷一气八四消毒液,让人眼睛流泪,剧烈咳嗽。

来到户外,同学们都在草坪上树林间面面相觑。很快大学生们就像小学生们一样踢起沙包,跳起大绳,玩起了各种童年游戏。中午勉强9食堂果腹之后,下午全校同学同看校电视台的两点档港剧。第一部就是86射雕英雄传。这部伴随我们童年的电视剧青年再看重播,别有一番风味。大家一边灌水评论一边看电视,继万人食堂,万人澡堂之后,我们终于迎来了万人电视。从此86射雕成了我最难忘的电视剧!从没有和别人这么深入透彻的讨论过每一个镜头情节!比世界杯直播还热烈。

最后的篇章,不得不提非典时期的爱情。非典时期,我听说目睹了许多“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我听说有男孩女孩隔着校园铁门牵手拥吻—为此我还居然无聊的专门实地考察,亲眼看见情侣们三步一隔得“探监”式谈情说爱,见到我无不投来狐疑的眼光。我还听说有男生半夜翻墙头探望女友结果被保安抓个正着(你说保安怎么这么负责?!)。

最“感人”的自然是一个校内女生被确诊要单间隔离,他的男朋友也在校内,马上当着大家的面来了个深情拥吻,然后申请一起隔离—结果真的一起隔离!据说最后终结连理!–我和W也是感动的涕泪交流。

历经月余,非典终于要过去了,学校开始有限度的进出。每个班一天允许出去两个学生?我和W申请出去,我还记得需要填出校原因,我们俩颇有文艺气息的写道:夏天将至,天气渐热,需要出校,购买凉鞋。。。非典过去十七年了,现在回想起校园隔离的那段日子,却都是“欢乐”的回忆了。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希望我们也能平安度过2020年的新冠,十多年后再忆,万水千山如昔!

http://www.mitbbs.com/article_t/LeisureTime/2130795.html

4 responses to “新冠之中忆非典

  1. 运气好,非典时平安渡过,现在回忆起来还挺”欢乐”。如果那时感染了,不死也会脱层皮。

  2. 很多非典病人治好后留下不少后遗症。姑娘运气好。

  3. 很多非典病人留下后遗症, 还没钱进行后续治疗。

  4. 楼主运气不错。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