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小说随笔

只因她是母亲

(来自网络) 继续阅读

没有父亲的父亲节

发信人: nierdaye 继续阅读

父亲节:树

发信人: skl 继续阅读

江城五月落梅花

送交者: lcmsl2016 继续阅读

最是人间留不住

送交者:yvonne33 继续阅读

爱上了一个网络ID

发信人: clam (流浪中的唐先生), 信区: LeisureTime

我知道爱上一个ID是件荒谬的事
一种后现代社会的痴想综合症
一个无限缠绕的自我暗示
一种不具形体的燃烧 继续阅读

酒罢问君三语——纪念我逝去的初恋 (4,完)

一直都有她的消息。她的事业有声有色,已经做到那家国有企业的工会主席。但是感情不太顺利,婚后一直没有孩子,丈夫对她也不好,几年后就离婚了。后来就一直独身。 继续阅读

酒罢问君三语——纪念我逝去的初恋 (3)

那以后,我一度消沉了三年多的时间。 继续阅读

父亲啊父亲

送交者: 豢星牧云

那年父亲真的老了,每次打电话来,总是满怀热忱地问:你们什么时候回家?且不说相隔一千多里路,要转三次车,光是工作、孩子已经让我分身无术,哪里还抽得出时间回家。父亲的耳朵不好,我解释了半天,他仍旧热切地问: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几次三番,我终于没有了耐心,在电话里大声嚷嚷,他终于听明白,默默挂了电话。隔几天,父亲又问同样的问题,只是那语调怯怯地,没有了底气。像个不甘心的孩子,明知问了也是白问,可就是忍不住。我心一软,沉吟了一下。 继续阅读

女流氓的故事

送交者: 苏小洋

我其实特别的喜欢女流氓的轶事 继续阅读

春梦

发信人: taiyanghua (honey), 信区: Zhejiang

“顾蔓怡,你来说一下,现代社会,三十未婚的女子又被称为什么?”站在讲台上的语文老师顺手捡起一颗粉笔头抛了出去,粉笔头在空中作了一个超完美的抛物线运动,不偏不倚,正好打中那个趴在桌上酣睡的我。 继续阅读

光棍节快到了,太监们都急疯了!

送交者: 光明左使

本城的西面有一个公园,原先这个地方叫杏花村,杏花村就是个地名,其实没有什么杏花。 到是有不少粪池子。臭得不能闻,老吕说他一个同学曾经掉下去过, 这些陈年老粪表皮上结了一层硬壳,他这个同学就像陷在泥里一样慢慢地下沉,上半身露在外面,无助的挥舞着双手。所幸有个路人经过,捏着鼻子把他捞了上来。 继续阅读

龙应台:你应该学会不相信

作者:龙应台

二十岁之前相信的很多东西,后来一件一件变成不相信。 继续阅读

想念一座城市

送交者: 月中眠

想念一座城市,不只是因为城市本身固有的魅力,还因为城市之外的余韵,风过了,有一种声音,花谢了,有一种芳馥。 继续阅读

超脱

越来越习惯
一个人静静地呆 继续阅读

网缘

发信人: shot (野水横木)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