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丁乙

艾米著《一路逆风》签订出版合同

按照合同规定,《一路逆风》应该在合同签订后半年内出书。 继续阅读

(征求意见)丁乙应该与满大夫破镜重圆吗?

艾米:一路逆风(尾声)

虽然丁乙从理智上认定前夫不会自寻短见,但现在找不到人,也没找到买机票回国的证据,她还是彻底慌了,赶快打电话给姐姐,问要不要报警。 继续阅读

艾米:一路逆风(68)

一旦打破了“白头到老”的神话,丁乙的生活变得简单明快了,不然她会挖空心思探讨Bill(Madden先生坚持让她叫他的名,而不要叫姓,说他的姓令人崩溃)的动机和意图,到底是一时的新鲜,还是有长期打算。 继续阅读

艾米:一路逆风(67)(多图)

真到了要跟韩国人谈谈的时候,丁乙又怯场了。谈什么?难道去求韩国人不要揭发小温?那怎么说得出口?况且说了也不见得有用。 继续阅读

艾米:一路逆风(66)

韩国人这个关子卖得好,丁乙一下就跌进了进去,老在琢磨小温到底干了什么很不好的事。 继续阅读

艾米:一路逆风(64)

丁乙一直忍着没把这事告诉姐姐,不想破坏姐姐那边圣诞节的祥和气氛。但第二天,姐姐打电话来了,她听到那边背景里有圣诞音乐,很柔和很圣洁的感觉,想到自己这个倒霉的圣诞节,喉头就起了哽咽。 继续阅读

艾米:一路逆风(63)

以往的圣诞节,丁乙都很忙碌,因为丈夫要请实验室的全体员工到家里来吃饭。圣诞节只放一天假,而实验室的人大多是外国人,不可能回自己的国家去跟亲人团聚,所以就到老板家聚聚,庆祝一下。 继续阅读

艾米:一路逆风(62)

姐姐在J州那边帮忙找房子,就省了丁乙一大笔事,不然的话,隔这么远,怎么在J州找房?虽然可以在网上找,但网上贴出来的照片,都是经过了美化的,而且只照好的方面,不照坏的方面,总得亲自去看看才行。但如果飞过去看房,一来一去几百块,还不一定一下就能看到。现在有姐姐在那边负责找房,她就一门心思在这边收拾了。 继续阅读

艾米:一路逆风(61)

韩国人推心置腹地说:“他们现阶段的情况,很像我前夫当年刚开始出轨时的情况,你知道他心不在你身上了,看你不顺眼了,对你没兴趣了,在性方面也跟你没什么接触了,你从你这边可以感觉到很多问题,但你抓不住他们那方面的把柄。” 继续阅读

艾米:一路逆风(60)

虽然丁乙做的是个小手术,她也没对外人讲,但这事还是传得五湖四海都知道了。韩国人到家里来看了她,导师和色教授也打了电话来问候,连远在H州的鲁平都听说了,打电话来慰问。 继续阅读

(网友求助)陷入丁乙一样的处境,我该怎么办?

下面是一封网友来信,征得她同意后,发在这里,请大家热心出主意,提建议: 继续阅读

艾米:一路逆风(59)

仿佛就是一眨眼的功夫,丁乙已经恢复了知觉,但眼睛困顿,睁也睁不开,鼻子里像在冒火一样,很难受。她想叫护士看看她的鼻子怎么回事,但发现自己嘴里好像塞满了棉花一样,话都说不清楚。 继续阅读

艾米:一路逆风(58)

手术室那边的电话很快就来了,问丁乙什么时候可以过去做pre-op(术前准备)。

她是个急性子,很想知道这个手术到底是怎么回事,就回答说什么时间她都available(能到场),于是那边给她定了第二天下午一点。 继续阅读

艾米:一路逆风(57)

第二天,丁乙给两个妇科医生打电话,预约见面时间。 继续阅读

艾米:一路逆风(56)

丁乙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得癌症,在她印象里,癌症大多有家族史,与性格内向抑郁也有关系,但她家没一个得癌症的,亲戚中也没有得癌症的,她的性格也不内向抑郁,所以她从来都没想到自己跟癌症会扯得上边。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