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出国

网友求助:掉进了人生最低谷(更新)

这篇文章经作者要求,已经撤掉,但考虑到很多网友跟了贴,所以只把作者提供的内容删掉了。

下面是我回给她的电子邮件: 继续阅读

艾米:请大家出谋划策,今今和卫国应该在哪里生活?

故事结束了,生活还在继续。圣诞节后,今今回了美国,而卫国还在中国。

他们俩应该如何安排自己的生活?

小今虽然上大学了,目前学费也比较低,但她终究要上医学院的,而医学院的学费是比较高的。当然她可以贷款读书,美国人的孩子大多是自己贷款读书,工作之后再来慢慢还,但岑今和卫国肯定都不想让女儿自己贷款读书,所以他们需要挣钱。 继续阅读

艾米:竹马青梅(52)

刚出国那阵,岑今和卫国之间主要是靠信件联系,那可都是手写的信啊,说给现在的人听,人家打死都不会相信。

但他们那时真的是铺开一叠信纸,拿起一支圆珠笔,就那么一笔一划地写起信来。她一点一点描绘自己在美国的生活、工作和学习,他一点一点描绘自己在中国的生活、工作和学习。只在信的开头结尾,有一些抒情的话,还不是太肉麻的那种。

她的信总是比他的信长,她一写就是五六张信纸,有时为了信件不超重,她还正反两面都写。但他的信一般都只两三张纸,有时也写到反面去了,但大多数时间都只写正面。

她免不了向他撒娇,抱怨他信太短。 继续阅读

艾米:竹马青梅(51)

当岑今拿到美国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卫国才刚开始复习GRE。

她催他去考GRE,但他不肯:“要考就要等到复习好了再考,不要留下一串不好的记录。”

“去考吧,你一定会考好的,你看你的托福,不是一下就考出630多的好成绩来了吗?”

“可是你知道我花了多少气力在托福上?GRE比托福难多了,而我还才刚开始复习,怎么能去考呢?那不明摆着是去求败吗?你还是让我复习一段时间再考GRE吧。”

她知道他说的有道理,但又于心不甘:“但是我马上就要走了——” 继续阅读

艾米:竹马青梅(50)

手头宽裕的时候,好像钱也经用一些,没怎么节约,但仍然有钱用。而一旦手头不宽裕了,钱也好像不经用了一样,注意了又注意,钱还是一下子就溜走了。

正当岑今觉得钱越溜越快的时候,电信局也来凑热闹了,给她寄来一个通知,说她预存的电话费用完了,请她尽快补交,否则就要断掉她的电话。

她觉得很奇怪,她预存的是半年的电话费,这才过了两个月,怎么就用完了呢?她自从改在外面给卫国打电话之后,家里的电话就只用来跟父母交流,但那也是一星期才打那么一次,而且往往是父母打过来,又因为是长途电话,两边都是尽量节省时间,从来不煲电话粥。芷青自从辞职之后,也没什么电话了。预存的电话费怎么会这么快就用光了呢?难道真是人越穷,钱越不经花?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