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文化

学校里的一场cosplay秀 (多图)

作者:铅笔小新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44582e10100ivxl.html

(儿 子学校,上周搞了一场cosplay秀,就是模仿喜欢的动漫人物或者偶像,自己制作他们的服装道具,然后上台亮相。时间比较紧,我就在淘宝店买了服装,以 及护额。其他道具如假发、绑腿都是他自己做的。儿子很珍惜这个名额,每个班两位同学,对于一向内向的他而言,多少有些喜出望外。儿子模仿的人物是日本漫画 书《火影忍者》里的一个人物。。)

学校老师说这是第一次搞这种活动,没有排练,反而非常原生态。这是二年级的小朋友。 继续阅读

哪些国家过六一儿童节?

六一儿童节,也叫”六一国际儿童节”,每年的6月1日举行,是全世界少年儿童的节日。

1942年6月,德国法西斯枪杀了捷克利迪策村16岁以上的男性公民140余人和全部婴儿,并把妇女和90名儿童押往集中营。村里的房舍、建筑物均被烧毁,好端端的一个村庄就这样被德国法西斯给毁了。 继续阅读

“富贵不能淫”

作者:芦笛 http://www.bullogger.com/blogs/ludiblog/archives/352814.aspx

适才在《寒山小径》看到海外逸士网友转贴的一篇文章,说什么文字专家对第二代身份证上竟然出现四个文法错误而感到“内心苍凉”,慨叹“标准化试题”害得国 人汉语水平下降,词汇贫乏,文字平淡苍白,毫无生气。华东师范大学教授潘文国甚至还担忧,今后的年轻人可能不会再用“恻隐之心”,不懂“虽千万人吾往 矣”,不知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只会说“我看你可怜”、 “老子跟你拼了”、“我要和你结婚”等大白话。 继续阅读

我先说了,你随意

作者:庄雅婷  http://www.bullogger.com/blogs/lome/archives/352209.aspx

我有一个朋友,她现在很苦恼的是如何才能结交一位单身男青年。因为如今看起来阳光干净的男生们,早就被其他姑娘们先下手为强了。她先后认识的那几位男健身 教练、摄影师、造型师、公关公司总监居然都年纪轻轻就已经结婚了,而印象比较好的那几位IT精英、编辑、财务经理也都早有固定女友,都是大学时就已经私定 终身的那种。虽然说现在只要未婚就还有竞争的权利,可道德观也没那么容易突破的,好歹人家感情生活稳定,也同居在一起,插足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每次都是,先是认识了一个新人,看他年纪轻轻怎么也不像拖家带口的样子,然后他的作息规律也不像是过二人世界的,彼此印象都不错,结果发展到几乎有些暧昧 了,对方才不经意的说出来自己有女友或者有老婆。这时候我那个朋友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的寒暄一下,恨恨的在心里抹掉他,寻找下一个理想男友的目标。这种事情 她是有经验的,总不能还没怎么样就摆出受害者的样子问“你为什么不说你已经结婚或有女友?”,对方一定很无辜的说“我没有说,你也没有问呀。” 继续阅读

十二生肖文化趣谈

十二生肖

生肖的最早记载

十二生肖是中华民俗文化中富有鲜明特色的一个组成部分,生肖的说法起源于何时,现在已经难于考察清楚。

长期以来,不少人将《论衡》视为最早记载十二生肖的文献。《论衡》是东汉思想家王充的名著。《论衡· 物势》载:”寅,木也,其禽,虎也,戌,土也,其禽,犬也……午,马也,子,鼠刀,酉,鸡也,卯,兔也,……亥,豕也,未,羊也,丑,牛也……巳,蛇也,申,猴也。”以上引文,只有十一种生肖,所缺者为龙。该书《言毒篇》又说:”辰为龙,巳为蛇,辰、巳之位在东南。这样,十二生肖便齐全了,十二地支与十二生肖的配属如此完整,且与现今相同。 继续阅读

艾米:贪心不足蛇吞象(完)

既然我批评的是“序曲尾声”,那么赵燮雨如果想反驳我,就应该设法证明自己的“序曲尾声”写得很好,没有我批评的那些毛病。但他垂死挣扎了两年,为此写了 将近140篇博文,始终没能证明他的写法是好的,是有道理的。

相反,他完全抛开自己的“序曲尾声”,改从十万八千里之外来辩论这个问题。

他在电邮里写道:“必须说明的是看来你不懂戏剧。为此择要摘录一下部分网友对我的评价——”网络莎士 比亚”;”太有才了!”(此人乃著名剧评家);”一部红楼梦,八出新戏文;多少灯下苦,化作一段情”(此人乃上海歌剧院首席编剧,余秋雨和巴金女儿小李的 大学同班同学;而他太太是我太太的中学同学)……”(摘自赵燮雨2008年3月10日电邮) 继续阅读

艾米:贪心不足蛇吞象(4)

即便越来越看出赵燮雨满心都是功名利禄,贪之又贪,我仍然没准备全面拒绝他改编《山楂树之恋》的要求,只要他把话剧改编权让出来,把合同期限改为五年,并具体写出想要哪些戏剧的改编权,我仍然会跟他签合同,一是因为我答应过他,二是因为我可怜他。

但我没把这个意思直接告诉他,决定试他一试,让他继续表演。如果他的表现不太过分,我就把部分改编权交给他;如果他太过分了,我就一个改编权都不给他。

我在电邮里说:“从你一再要求加好友开始,我就觉得我们不那么同类了,还有你为博克点击突破一万所写的那篇文章,再加上我上封电子邮件提到的那几点,感觉不是一路人。”(摘自艾米2008年3月8日电邮)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