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蛇吞象

艾米:贪心不足蛇吞象(完)

既然我批评的是“序曲尾声”,那么赵燮雨如果想反驳我,就应该设法证明自己的“序曲尾声”写得很好,没有我批评的那些毛病。但他垂死挣扎了两年,为此写了 将近140篇博文,始终没能证明他的写法是好的,是有道理的。

相反,他完全抛开自己的“序曲尾声”,改从十万八千里之外来辩论这个问题。

他在电邮里写道:“必须说明的是看来你不懂戏剧。为此择要摘录一下部分网友对我的评价——”网络莎士 比亚”;”太有才了!”(此人乃著名剧评家);”一部红楼梦,八出新戏文;多少灯下苦,化作一段情”(此人乃上海歌剧院首席编剧,余秋雨和巴金女儿小李的 大学同班同学;而他太太是我太太的中学同学)……”(摘自赵燮雨2008年3月10日电邮) 继续阅读

艾米:贪心不足蛇吞象(4)

即便越来越看出赵燮雨满心都是功名利禄,贪之又贪,我仍然没准备全面拒绝他改编《山楂树之恋》的要求,只要他把话剧改编权让出来,把合同期限改为五年,并具体写出想要哪些戏剧的改编权,我仍然会跟他签合同,一是因为我答应过他,二是因为我可怜他。

但我没把这个意思直接告诉他,决定试他一试,让他继续表演。如果他的表现不太过分,我就把部分改编权交给他;如果他太过分了,我就一个改编权都不给他。

我在电邮里说:“从你一再要求加好友开始,我就觉得我们不那么同类了,还有你为博克点击突破一万所写的那篇文章,再加上我上封电子邮件提到的那几点,感觉不是一路人。”(摘自艾米2008年3月8日电邮) 继续阅读

艾米:贪心不足蛇吞象(3)

虽然我对赵燮雨的《真实的细节和细节的真实》系列彻底失望,但我还是安慰自己说:也许他不那么擅长写文学评论,但戏曲可能还是写得好的,毕竟他自己说了,他出生在一个沪剧老艺人的家庭,还写过N多剧本。只要不是先天性白痴,有了“从小家庭熏陶”和“个人不懈努力”这两个条件,应该不会写得太差。

于是,我仍然准备将戏剧改编权交给他。

赵燮雨当时人在美国,所以他起草并签字的合同,很快便于2008年3月1日寄到了我的朋友飞星那里,飞星看了赵燮雨起草的合同后,很不满意,主要是以下三点: 继续阅读

艾米:贪心不足蛇吞象(2)

赵燮雨于2008年2月25日发了一篇博文,宣称他要为《山楂树之恋》写一个系列,叫做《真实的细节和细节的真实》,让大家关注他这个系列。

我一看这个题目,就十分欣赏,心想这回可遇到一个高手了,于是我专门在新浪艾园为他这个系列设了一个专栏,准备转帖他的这个系列的文章。

两天后,他写了这个系列的第一篇,是关于《山楂树之恋》里的大妈的,他先来了几段开场白,然后开始分析: 继续阅读

艾米:贪心不足蛇吞象(1)

“贪心不足蛇吞象”的来源,民间有很多种说法,我小时听到的说法是这样的:

有个叫“象”的人,家里很穷,有一天,他救了一条蛇,蛇很感激他,就对他说:我的肝可以治皇帝的头疼病,你可以把我的肝割一点,拿到京城去,献给皇帝,他 会封你的官,你就可以脱离贫穷了。

于是蛇张大嘴巴,让这个叫“象”的人钻到它身体里去,割了一点蛇肝。“象”带着蛇肝,到京城去献给了皇帝。皇帝吃了蛇肝,果然不头疼了,十分高兴,就封 “象”做了乡里的官。

但皇帝的头疼病并没治断根,过段时间又疼起来了,于是叫“象”再去割蛇肝,答应割来了就给“象”加官进爵。“象”越来越贪心,做了乡官还想做县官,于 是又去割蛇的肝,割了好几次,“象”的官也越做越大。最后,“象”不顾蛇的死活,还要割一次肝,因为他想做到宰相。 继续阅读